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对称的较量(1/2)

加入书签

  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想要上位,想要出人头地,最简捷的办法就是让占了位置的人让位。

  随着丁毅的声望逐渐上升,来投奔丁毅的人也越来越多,而这些人之所以投靠丁毅的目的,大致都是奔着荣华富贵而来。只是当他们发现林默(zhaishuyuan)寒成为了他们成为丁毅手下第一心腹的拦路石时,林默(zhaishuyuan)寒自然也就成了这些人心中的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可以说丁毅会在心里产生不该有的想法,十有**都是这帮人平时有意无意撺掇的。

  对于这些人,林默(zhaishuyuan)寒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不客气的说,只要林默(zhaishuyuan)寒想,就是丁毅晚上做梦说的梦话是什么,对林默(zhaishuyuan)寒来说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更何况是那帮想要除掉他的那帮闲人。只是林默(zhaishuyuan)寒没有动手,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就像是阴两句林默(zhaishuyuan)寒的坏话。造上几句谣。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丁毅对林默(zhaishuyuan)寒一定会心生猜忌,三人成虎(fuguodu.pro)嘛。可让那帮闲人万万想不到的是,林默(zhaishuyuan)寒才是发给他们薪水的老板,而他们效忠的丁毅,只不过是个代理人。他们针对老板的行为,到头来还能落下好?可惜没人告诉他们这些,在他们看来,现在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趁着林默(zhaishuyuan)寒远离丁毅的机会。先下手为强,把林默(zhaishuyuan)寒给除掉,那就永绝后患了。这帮人不担心丁毅知道以后会跟他们翻脸,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们已经摸清了丁毅的脾气,知道丁毅是个什么性子。即便他事后知道了,最多也就是抱怨几句而已,但往后依然还是会依仗他们。

  斩草除根,是这帮人此刻正在进行中的计划。他们倒不是太笨,知道这件事不能让丁毅身边的老人知道。为此他们重金聘请了外人。目的就是林默(zhaishuyuan)寒的项上人头。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巨额的赏金面前,让无数英雄好汉竞折腰。林默(zhaishuyuan)寒此时的脑袋那就不是肉脑袋,纯粹就是黄金做的黄金脑袋。不管走到哪,都是那么耀眼夺目。

  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兰若楠很担心林默(zhaishuyuan)寒的安全。为了保护林默(zhaishuyuan)寒,兰若楠将训练手下的工作交给了助手。而自己则是一过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回答一致。

  时间就那么一服丁毅接受这个迟来的消息了。为了说服丁毅,那帮人的领袖,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去和丁毅摊牌的使者。

  当时丁毅正在书房看书,见自己视为心腹的手下来了,当即满面笑容的和其说起了话来。对于手底下那些人的一举一动,丁毅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也不想总是做个傀儡。人常说人的野心是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就拿现在来说。丁毅已经成为了联盟公认的后起之秀。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迎来崇拜或者爱慕的目光。丁毅已经不再满足于充当一个傀儡,他想要摆脱林默(zhaishuyuan)寒的控制,成为联盟真真正正的后起之秀,而不是成为林默(zhaishuyuan)寒的影子。因为这个想法,他对心底下那些人的小动作视而不见,甚至时不时的还会进行一些遮掩。只是让丁毅想不到的是,他的那些遮掩,尽数落在了林默(zhaishuyuan)寒的眼中。对于丁毅这个人,林默(zhaishuyuan)寒除了失望还是失望,而丁毅对此却不自知。依然还在做着大权在握的美梦。见心腹手下来找自己,丁毅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来意,只是这种事丁毅不好先开口,便静静的等着心腹先开口。

  就在丁毅和心腹手下打哑谜的时候。林默(zhaishuyuan)寒被袭击了。林默(zhaishuyuan)寒丝毫不见慌乱的看了看包围自己的刺客,淡淡的说道:“就只有你们这点人吗?”

  “哼,小子,不要狂妄,今道:“老实交待,我可以在你交待完以后给你一个痛快。”

  ……

  事实证明,这世上就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刺客头目和林默(zhaishuyuan)寒相比,差了一个等级。

  在林默(zhaishuyuan)寒的逼问下,刺客头目老实交待了自己的雇主都有谁。林默(zhaishuyuan)寒听后暗暗点头,果然就是那几个人。随手一拍刺客的道:“你可以去死了,不过你放心,黄泉路上你绝不孤单,我会让把你的雇主一一送去与你陪伴。你要是跟他们有什么财产纠纷,到时候尽管找他们算。”

  一句话,林默(zhaishuyuan)寒就宣布了那帮背后使坏的小人的命运。

  与此同时,丁毅还在和心腹手下打着太极拳,谈话绕来绕去,就是不说正事。两个人都在等待消息,等的在心里已经无数遍(fanwai)的预演了听到消息后应该有的反应。

  在两人的期待下,书房门被一脸慌张的手下撞开了。一进门就听手下大叫道:“林默(zhaishuyuan)寒,林默(zhaishuyuan)寒……”

  “林默(zhaishuyuan)寒怎么了?”丁毅和心腹手下异口同声的问道。二人看向手下的眼神(shubao.info)都是充满了期待。

  “林默(zhaishuyuan)寒,林默(zhaishuyuan)寒……”手下还在重复林默(zhaishuyuan)寒三个字,急得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