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只看结果(2/2)

加入书签

(zhaishuyuan)寒考虑了片刻,决定把关于药的事情有选择的告诉了兰若楠。当兰若楠听明白昨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主动的原因是因为林默(zhaishuyuan)寒下错药的缘故以后,不仅没有像林默(zhaishuyuan)寒所想的那样恼羞成怒(shubaojie)。反而有些感激给错自己药的那个黄隆。对于兰若楠的这种反应,林默(zhaishuyuan)寒表示很无语。

  二人温存了片刻,林默(zhaishuyuan)寒送兰若楠回到兰若楠自己的房间。虽说兰若楠身体强健,但昨晚是破瓜之夜,再加上在药物的刺激下二人有点没有节制。以至于兰若楠的行动有点不便。林默(zhaishuyuan)寒叮嘱兰若楠好好休息以后,准备去找那个黄隆算账。

  只是那个黄隆的运气好。让林默(zhaishuyuan)寒扑了个空。林默(zhaishuyuan)寒有些失望的离开了黄隆的住处。在林默(zhaishuyuan)寒离开不久,躲在附近的黄隆松了口气,决定先躲林默(zhaishuyuan)寒一阵再说。可让黄隆没想到的是,林默(zhaishuyuan)寒竟然会杀了一个回马枪,趁着自己回住处收拾行李的时候,将自己给堵在了屋子里。

  “你这是要去哪?”林默(zhaishuyuan)寒一脸冷笑的看着黄隆问道。

  黄隆讪讪的笑着,警惕的盯着林默(zhaishuyuan)寒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答道:“这里的房租太贵了,我又找了一个便宜的住处,本来打算等搬过去以后再去通知你的,没想到你会找来。”

  “别来这一套,我问你,那个药是怎么回事?”林默(zhaishuyuan)寒随手一挥,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到林默(zhaishuyuan)寒的问题,黄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低声问道:“我要说我给错了药,你信吗?”

  “你说呢?”林默(zhaishuyuan)寒冷笑着反问道。

  黄隆见状干脆不再找借口,很光棍的对林默(zhaishuyuan)寒说道:“我就是给错药了,怎么样?”

  “哼,你说呢?”

  “你,你爱咋地咋地……哎呀,嫂子你怎么来了?”黄隆突然一脸惊讶的冲林默(zhaishuyuan)寒的背后叫道。

  林默(zhaishuyuan)寒下意识的扭头向后看去。就听房间内传来“咚”的一声。黄隆双手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林默(zhaishuyuan)寒一脸得意的冲黄隆说道:“想跑?你以为你能从我手里跑掉吗?”

  “你,你真阴险。故意装着上当,竟然把窗户给冻实了。”黄隆一脸悲愤的指着林默(zhaishuyuan)寒叫道。

  “我又没让你去撞窗户。”林默(zhaishuyuan)寒耸耸肩,一脸无辜的答道。

  黄隆闻言一阵语塞,狠狠的瞪着林默(zhaishuyuan)寒,郁闷的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是,我承认是我的错,把要给错了。可我也要问你一下,现在的结果你难道不觉得还可以吗?”

  听到黄隆的问题。林默(zhaishuyuan)寒顿时无语了。而黄隆一见林默(zhaishuyuan)寒不再说话,顿时又来了精神(shubao.info),站起身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怎么样?昨晚爽吧?”

  “去!”林默(zhaishuyuan)寒尴尬的呵斥道。而黄隆却不以为意,从林默(zhaishuyuan)寒的表情可以看出。林默(zhaishuyuan)寒来这里不是为了找自己兴师问罪。想到这里,黄隆的心顿时回到了原位。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对林默(zhaishuyuan)寒说道:“别气了,咱们不要去计较过程,看结果才是最主要的嘛。哎,我这里还有一点助性的药,你用不用来点?”

  “去你的,越说越不正经。我这个样子像是需要药物辅助的吗?”林默(zhaishuyuan)寒一脸鄙视的瞪着黄隆问道。

  黄隆见状连忙笑道:“对对对,你龙精虎(fuguodu.pro)猛,不需要药物辅助。昨晚一共几次?谁主动的?用的什么姿势?……”

  被黄隆越来越露骨的问题给问的面红耳赤的林默(zhaishuyuan)寒终于忍不住吼道:“住嘴!”

  黄隆立刻闭上了嘴,但那双充满了求知欲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林默(zhaishuyuan)寒。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转移话题的说道;“我来这里不是向你报告昨晚发生的事情。来这里是通知你一声,准备浮出水面,和我一起在明处吸引注意力。”

  “怎么?你罩不住了?”黄隆笑着问道。

  “总是让你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让我感觉有点过意不去。”

  “嘁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黄隆一脸鄙视的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

  被拆穿谎话的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耸耸肩,继续说道:“好吧,我承认,我一点都不关心你。之所以让你浮出水面,是因为丁毅的身边多了一些人才,而这些人才光凭我一个搞不定。我担心因为这些人才的缘故,让那个丁毅的心里出现不应该有的想法。”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干嘛就一定要选择那个丁毅呢?我想比那个小子更适合当傀儡的人并不在少数呀。”黄隆疑惑的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

  “那在你眼里。那个丁毅是个什么样的人?”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问道。

  黄隆想了想后说道:“唔……志大才疏,胆小怕事,而且还喜欢自作聪明。”

  “不错,概括的比较全面,不过你还少说了一点。他还是个极度自私的人。换句话说,他是一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只要是为了他自己。他可以出卖一切,包括他的良知。而我们要的人,就是他那种人。我不否认你所说的还有他那样的人存在,只是既然他就是我们需要的那种人,我们又何必浪费时间另找呢?”

  “你就不怕他在某,他还没有反咬我们一口的能力。”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笑道。

  “阿嚏”正在别墅中和自己新收的手下联络感情的丁毅突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喷了新手下一头一脸。

  “哎呀真是对不起,还请不要生气。”丁毅见状连忙拿出手帕递给坐在他对面,脸黑如锅底的手下道。

  “没关系,大人太客气了。”黑脸手下接过手帕边擦边对丁毅说道。

  丁毅见状连忙说道:“刚才咱们说到哪了?继续说吧。”

  “是。刚才我们说到权利的分配问题。一个势力,想要保证命令可以最大限度的得到执行,最好的办法就是势力里只有一个声音,那样就不会有人因为不同的声音而显得犹豫不决,从而让一件原本可以办好的事情最终办砸……”

  听着黑脸手下的讲述,丁毅一边点头一边心里暗暗比较着自己在势力中的地位。结果让他有点沮丧,不管怎么比较,黑脸汉子所说的那个唯一的声音,怎么看也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林默(zhaishuyuan)寒。

  就像黄隆所担心的那样,随着势力的增大,丁毅的心里果然有了他这个傀儡不该有的想法。他想要甩开林默(zhaishuyuan)寒,当家做主了。只是丁毅忘了,势力的实力增长,并不代表他就有了和林默(zhaishuyuan)寒叫板的本钱。如果把丁毅比作别墅的顶层,那林默(zhaishuyuan)寒就是支撑这所别墅的地基。没有了地基,再华丽的别墅也会变成空中楼阁,轰然落地变成一片废墟。可惜关于这一点,被丁毅无意或者有意的忽视了。在丁毅的眼中,自己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班底,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有了和林默(zhaishuyuan)寒平起平坐的资格。为了让林默(zhaishuyuan)寒承认自己的资格,丁毅开始悄悄的计划了起来,他所依仗的,就是那些新近投靠了他的那些手下。至于万一事有不谐,丁毅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一想到可以逼迫林默(zhaishuyuan)寒接受自己所提出的要求,那点小顾虑随即就被丁毅抛诸于脑后。。。)

  s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