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只看结果(1/2)

加入书签

  “唉”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林默(zhaishuyuan)寒的心情意外的平静。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林默(zhaishuyuan)寒还有点不敢相信,可在醒来以后,怀里抱着一个赤身**的大美妞,这又让林默(zhaishuyuan)寒不能不相信昨晚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

  这尼玛叫什么事呀?林默(zhaishuyuan)寒的心里很郁闷。那个黄隆不是说给的药是用来让兰若楠忘掉自己的吗?怎么会变成这样?一想到那个黄隆,林默(zhaishuyuan)寒顿时就感到牙根痒痒。正想着回头怎么找那个黄隆算账,林默(zhaishuyuan)寒就感到怀里的佳人动了动,低头一看,正好和抬头的兰若楠来了个对视。

  两个人同时脸上一红,林默(zhaishuyuan)寒毕竟是男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自然不会再继续当缩头乌龟,可这种时候林默(zhaishuyuan)寒又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半道:“早啊。”

  “……早。”

  “那啥,些什么一样,兰若楠也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对于昨晚的事情,兰若楠可以说是记忆犹新,可越是这样,兰若楠就越是感觉不好意思见人。昨晚那算什么?自己成了女采花贼?当然兰若楠最担心的,还是林默(zhaishuyuan)寒对自己的看法,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放荡的女人?

  “若楠。那个。既然我们已经这样了,那我就会对你负责。”林默(zhaishuyuan)寒没话找话的对兰若楠说道。而兰若楠听到林默(zhaishuyuan)寒的话,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疼,脱口问道:“只是因为我们这样了才决定接受我的吗?”

  “当然不是,其实,我有一点事情瞒着你,所以我之前不敢接受你。”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连忙解释道。

  “那就是说……”兰若楠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

  林默(zhaishuyuan)寒被兰若楠的眼神(shubao.info)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说道:“之前我是知道你心意的,我对你也是有好感的。只是我还想要问你一句,如果有道。

  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心里微微感动,“即使我与联盟为敌?”

  “如果你和联盟为敌,那联盟就是我的敌人。”

  “……若楠,让我们谈一场恋爱吧。”林默(zhaishuyuan)寒沉默(zhaishuyuan)了许久,伸手将兰若楠拥入怀中,在兰若楠的耳边低语道。

  兰若楠反手将林默(zhaishuyuan)寒抱住,重重的“嗯”了一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彼此。两颗脑袋越离越近。就在两人的双唇即将碰到一起的时候,门响了。

  被坏了好事的兰若楠顿时露出了一副懊恼的样子,忿忿的瞪着房门。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伸手揉了揉兰若楠的脑袋,起身跳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就见门外站着几个兰若楠的手下。

  “你们有什么事?”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

  “那个,我们队长在你这吗?”兰若楠的那个助手边说边向房间里瞄,可惜视线被林默(zhaishuyuan)寒挡住了,看不到屋里的情况。

  “你们找兰若楠做什么?”林默(zhaishuyuan)寒继续问道。

  “哦,我们队长昨晚彻夜未归。我们担心她的安危。”助手一边随口应付着一边努力向房间内探望。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皱眉问道:“你在看什么?”

  “嘿嘿……随便看看。”助手讪笑着答道。

  “既然没事,那就走吧。”林默(zhaishuyuan)寒说完就准备关上房门。

  “哎哎哎等下,我们有事要找队长。”助手见状连忙说道。

  “……你们等一下。”林默(zhaishuyuan)寒想了想,对门外的几女说了一声,转身向屋里走去。临走之前,顺手将门关上了。

  回到了卧室。兰若楠已经起床了,正在收拾疯狂了一晚后的战场。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上前说道:“别收拾了,你先把你那几个手下打发了吧。她们说找你有事。”

  “哦。那我去去就来。”兰若楠闻言放下手里的被子,转身向门口走去。林默(zhaishuyuan)寒发现,兰若楠好像让口袋里塞了什么,不由心中起疑,拦住兰若楠问道:“你往口袋里塞了什么?”

  兰若楠闻言脸色腾的一下就好了。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出手如雷,趁兰若楠害羞的工夫,一伸手将兰若楠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展开一看,一块四四方方,上面还有点点血迹的布片。

  不等林默(zhaishuyuan)寒询问,兰若楠一把抢了过去,脸色羞红的嗔道:“别看。”

  林默(zhaishuyuan)寒有点尴尬,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床,果然如自己所想,是兰若楠的落红。见林默(zhaishuyuan)寒的眼神(shubao.info)飘向床单,兰若楠的脸更红了,跺了跺脚,小女儿态尽显的低头冲出了卧房。林默(zhaishuyuan)寒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起身开始收拾卧室中的残局。

  冲到门口的兰若楠脸色还是红彤彤的,连续深呼吸了几次,等到脸色稍稍恢复正常以后,兰若楠这才打开了门,就见自己的助手正趴在门上做侧耳倾听状。

  “你这是在干什么?”兰若楠脸色有些难看的瞪着助手问道。

  “……恭喜啊队长,昨晚得偿所愿。”助手笑嘻嘻的对兰若楠说道。兰若楠原本有些难看的脸色顿时变红了。嘴硬的说道:“不,不知道你说些什么。”

  “嘿嘿……队长,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了。”助手见状坏笑着说道。

  “知,知道什么了?”

  “嘿嘿……啊……用力……再大力一点……”助手坏笑了两声。突然一边呻吟一边说道。而一旁的一个女保镖则配合的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兰若楠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恼羞成怒(shubaojie)的瞪着作怪的助手道:“你现在来就是为了取笑我的吗?”

  “当然不是喽。我们是来祝贺队长终于得偿所愿的。”助手一本正经的答道。

  “哼!”兰若楠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关门。助手见状连忙伸手拉住兰若楠说道:“等会队长,我们还有点事想要向你请示呢。”

  “什么事?”兰若楠板着脸问道。

  助手没有在意兰若楠此时的脸色,闻言说道:“我们是来询问今道。

  “是,我们明白了。队长,我们走了,就不打扰你跟你家那口子亲热了。”助手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不过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回身对兰若楠说道:“哦。对了,队长,我还有点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

  “那个。下回办事的时候,叫的小声一点,要是再让别人睡不着觉,别人会抗议的。”助手一脸诚恳的对兰若楠建议道。

  兰若楠顿时面红耳赤,“滚!快滚!滚快点!”

  打发走了来捣乱的助手,兰若楠脸色红红的回到了卧室,就见林默(zhaishuyuan)寒已经将卧室收拾停当,见兰若楠回来,林默(zhaishuyuan)寒伸手将兰若楠拉到腿上坐下,柔声问道:“你的那些手下打发走了?”

  “嗯。”兰若楠轻轻应了一声。有些不习惯的在林默(zhaishuyuan)寒的腿上扭了扭身子。而林默(zhaishuyuan)寒则是微微一笑,他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兰若楠满脸窘迫的样子。

  “这算是恶趣味吧?”林默(zhaishuyuan)寒心中暗道。

  “默(zhaishuyuan)寒,什么时候把咱俩的事告诉我的父母?”兰若楠扭扭捏捏的问林默(zhaishuyuan)寒道。

  林默(zhaishuyuan)寒闻言答道:“这件事交给我,我去和你父母说。至于你嘛,就乖乖的等着嫁给我吧。”

  “哦。”在别人面前长牙舞爪的兰若楠此时就如同一只乖顺的猫咪,缩在了林默(zhaishuyuan)寒的怀里轻声应道。

  见兰若楠这样,林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