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春天来了(1/2)

加入书签

  兰若楠,自打出生开始就没有遭遇过失败。无论做什么,兰若楠总是要比同龄人要做得好,换句话说,兰若楠是在夸奖赞叹声的包围下长大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兰若楠的心气是很高的。对于被林默(zhaishuyuan)寒一击放倒这件事,想不耿耿入怀都难。

  只是,在和林默(zhaishuyuan)寒的交手中兰若楠明白,那个林默(zhaishuyuan)寒是真没有拿自己当女人看啊。虽然这种看法让自认为自己不会输给男人的兰若楠有些高兴,但真的在被林默(zhaishuyuan)寒毫不留情的痛揍之后,兰若楠又在心里有点抱怨林默(zhaishuyuan)寒的冷血。

  女人,就是这种矛盾的动物。真难伺候!!!

  林默(zhaishuyuan)寒此时就有这种感觉。自从收拾了那个兰若楠以后,自己不论走到哪里,那个兰若楠就跟鬼影似的,总会出现在自己的附近。虽说不会干扰自己的做事,但总被一个人有事没事的盯着看,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别扭。有心问兰若楠到底想干什么,可每当林默(zhaishuyuan)寒准备靠近的时候,那个兰若楠就跟受惊的兔子似地,一溜烟的跑开,过一会又会溜过来,继续监视。一回两回,林默(zhaishuyuan)寒烦了,找了个机会,趁兰若楠没来得及逃走的时候将兰若楠给抓住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默(zhaishuyuan)寒沉着脸问道。

  “没,没想干什么。”兰若楠结结巴巴的答道。

  “……那麻烦你以后不要总是在我面前晃悠。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啊。”林默(zhaishuyuan)寒继续板着脸对兰若楠说道。

  兰若楠听到这话之后脸色微微一变。银牙暗咬,半晌之后才抬头问林默(zhaishuyuan)寒道:“你收徒弟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林默(zhaishuyuan)寒警惕的问道。

  “我想跟你学本事。”

  “……不收。还有,别再在我面前出现,离我远点。”林默(zhaishuyuan)寒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我不会放弃的。”兰若楠突然冲着林默(zhaishuyuan)寒的背影喊道。

  这句话说得很大声,以至于在当道。

  “林默(zhaishuyuan)寒,你不会真像始乱终弃吧?我可提醒你啊。那个兰若楠的来头可不小。你知道那个马克西吧,那是兰若楠的舅舅。”

  “……那个臭娘们到底想干什么?”林默(zhaishuyuan)寒心中暗自嘀咕道。一开始林默(zhaishuyuan)寒并不在意,但当他听丁毅提到马克西,心里顿时郁闷了。马克西是他需要拉拢的目标之一,可现下如果继续让谣言满拉拢马克西,恐怕马克西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我出去一下。”林默(zhaishuyuan)寒起身对丁毅说道。

  “好好说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别犯浑啊。”丁毅不放心的在后面叮嘱道,当然调侃的意思更重一些就是了。

  没有理会身后丁毅的胡说八道。还什么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呸!根本就没有的事,哪来的买卖?

  想要找到兰若楠并不是什么难事。很快,林默(zhaishuyuan)寒就在训练场找到了正在训练手下的兰若楠。看到林默(zhaishuyuan)寒来找自己,兰若楠一脸欣喜的跑了过来,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你考虑好了吗?”

  “……你跟我来一下。”林默(zhaishuyuan)寒沉着脸说道。

  “嗯。”兰若楠做一脸娇羞状,跟个小媳妇似地跟在林默(zhaishuyuan)寒的身后离开了训练场,相信用不了多久,新的谣言就将诞生。不过林默(zhaishuyuan)寒顾不上去理会那些八婆了,带着兰若楠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沉声问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了报复我,连女人家的清白都不要了吗?”

  兰若楠闻言脸色羞红,低头不语,气得林默(zhaishuyuan)寒有点想要揍眼前这个女人。半晌过后,在林默(zhaishuyuan)寒的耐性就要被磨光的时候。兰若楠抬头幽幽的说道:“我本来不想这样的。”

  “那现在算是怎么回事?”林默(zhaishuyuan)寒有点抓狂的质问道。

  “不关我的事,是别人乱传的。”

  “别人传得时候。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解释清楚?”

  “可我要是解释了,你不就更不肯教我本事了吗?”

  “那你以为现在我就会教你了吗?”

  “……”

  又是沉默(zhaishuyuan)……

  “女人果然是麻烦的根源。”林默(zhaishuyuan)寒见状嘀咕了一句,瞪着兰若楠说道:“反正我不管,你惹出来的事,你想办法解决。我不想再听到……喂,你哭什么?”

  兰若楠抹了抹眼泪,抽泣着说道:“我,我没哭。”

  “我靠!”林默(zhaishuyuan)寒心中暗骂,头疼不已。如果不是在这里,林默(zhaishuyuan)寒很有可能会一走了之。可眼下计划已经做了一半,即将就要到达关键的时候,这种时候是不能出意外的。任何的一点闪失,都有可能导致自己这次的计划前功尽弃。这不是林默(zhaishuyuan)寒想要看到的。

  “别哭了,你不是想要跟我学艺吗?我教你就是了。”林默(zhaishuyuan)寒一脸郁闷的对兰若楠说道。兰若楠闻言顿时破涕为笑,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真的?”

  “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第二遍(fanwai),还有,把脸擦擦,难看。”林默(zhaishuyuan)寒板着脸说道。

  听到林默(zhaishuyuan)寒的话,兰若楠用衣袖胡乱的抹了抹脸。看着林默(zhaishuyuan)寒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急什么?还行拜师礼。把那个无聊的谣言中止了再说别的。”

  “啊?还要拜师啊。”兰若楠有点傻眼的问道。

  “当然,你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可,可我不懂怎么拜师啊。是不是跪在地上给你磕三个响头就可以了?”

  “……算了,拜师的事情我来安排,到时候你就照着做就可以了。”

  “哦。”

  “你先回去,拜师需要准备的时间,等我准备好了以后再让人去通知你。这几不会影响大局,但小心无大错,林默(zhaishuyuan)寒可不想在将来的关键时刻出现意外。

  事情开始向着林默(zhaishuyuan)寒预想的方向发展。当林默(zhaishuyuan)寒准备收兰若楠为徒的消息被证实以后,之前的那些小道消息虽然没有被禁止。但传播的人已经大大减少。作为兰若楠的舅舅,马克西第一时间找到了兰若楠。

  “你真的要拜师?”马克西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问道。自家的外甥女,马克西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一头倔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最喜欢的就是跟人对着干。从来没有听说她服过谁,怎么突然就要找人拜师了?

  “嗯。”兰若楠轻声应了一声,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舅舅,不明白舅舅把自己找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既然想要拜师,为什么不找我商量商量?以我的关系。想要给你找个好师父并不是什么难事。不管是谁,总是会给我几分薄面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