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心魔噬心(1/2)

加入书签

  >修道即修心。修道之人最忌心动,一旦心动,就必须完成心愿,否则极易产生心魔。在对韩宇撒谎之后,青芒子彻夜未眠。而韩宇在看到青芒子的黑眼圈以后,还以为青芒子彻夜不眠是在研究拘魂铃,忍不住还劝青芒子要注意休息。

  对于韩宇的关心,青芒子只是强笑了两声,随后便借口要继续研究拘魂铃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以后,继续胡思乱想。

  拘魂铃对于青芒子来并不陌生,也不需要多浪费时间在拘魂铃的上面。原本得到了拘魂铃,青芒子就应该满心欢喜。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一山还望一山高。在发现韩宇的手里有神(shubao.info)格碎片以后,得到拘魂铃的喜悦已经被冲淡了,现在的青芒子,满心都是韩宇手里的神(shubao.info)格碎片,至于拘魂铃,也就那么回事了。

  当然这倒不能怪青芒子这样势利。拘魂铃和神(shubao.info)格就好比是一外一内,拘魂铃是外在的道具,而神(shubao.info)格则是提升青芒子实力的良药。拘魂铃有可能会被人夺走,而服下了神(shubao.info)格以后的青芒子,那提升的实力却不会被人轻易夺走。这也是为什么青芒子想要韩宇手里神(shubao.info)格的原因。只是青芒子不敢直接开口索要。修道之路凶险异常,就像韩宇并不了解青芒子一样,青芒子同样也不了解韩宇。虽韩宇将拘魂铃交给青芒子的行为让青芒子很感动。但让青芒子全心全意的相信韩宇。青芒子做不到。从修道至今,青芒子经历过太多的尔虞我诈,尤其是被封在镜里的经历,让青芒子愈发的不敢轻易相信别人。也正是因为这样,青芒子的心中,渐渐的出现了心魔。

  一开始青芒子也知道自己出现了心魔,可在神(shubao.info)格没有到手之前,那个出现的心魔却是无论如何也消灭不掉的。有的时候青芒子甚至会想干脆就和韩宇直,然后让韩宇当着他的面用掉神(shubao.info)格,这样一来。虽痛苦了一点,但心魔却也会被消除。可这种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要让青芒子真的去和韩宇开门见山的,青芒子又会感觉不甘心。可就这么一直拖着。到头来那个心魔必定会吞噬青芒子的本心,将青芒子变成心魔的傀儡。

  夜,漫长……

  无心睡觉的青芒子起身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里思绪万千。抬头看天,一轮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给人一种幽冷的感觉,让青芒子浮躁的心得到了一丝宁静。

  “既然睡不着睡了。”看着天空的圆月,青芒子突然想去赏月。话月下喝酒赏月。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想到就做!青芒子轻轻的推开门,先去厨房拿了瓶酒,几样下酒的菜,随后来到勇气号的顶层,结果却发现顶层已经有人抢先了。

  是韩宇!

  青芒子转身想回去,结果却被韩宇发现了。

  走啊,一起赏月吧。”韩宇冲准备离开的青芒子招呼道。

  “呵呵……我忘了点东西,去去就回。”青芒子微笑着对韩宇了一声,放下手里的酒和下酒菜。转身就走。韩宇纳闷的看了青芒子显得有点急匆匆的背影,将注意力放在了青芒子放下的酒菜上。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不坐一会就走难免显得有点做作。暂时还不想让韩宇知道自己心思的青芒子在房间里待了一会之后,再次来到了顶层。就见韩宇一脸高兴的对自己叫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来来来,先喝一杯。”

  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青芒子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的看着韩宇。而韩宇盯着自己手里的酒杯看了看,开口问道:“青芒子。关于莲蓬的事情,不知道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可以了。拘魂铃我已经可以熟练使用,随时可以开始。”青芒子开口答道。

  韩宇闻言脸上露出喜兴的道:“那太好了,那我们明天就开始,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青芒子满口答应下来。

  就像是了却了一桩心愿一般,韩宇的脸上露出了轻松地表情,语气很随意的对青芒子道:“青芒子,你帮了我这么大个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青芒子听到这话,心中一动,想要让韩宇将神(shubao.info)格送给自己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但到了嘴边的话却被青芒子生生的咽了回去。知人知面难知心,青芒子心中的戒心还没有放下,以至于青芒子想相信却又不敢相信韩宇所的话。

  见青芒子没有答话,韩宇也不在意,继续自顾自的道:“莲蓬是我的女人之一,为了她,我甚至可以付出我的生命。青芒子,你要是有什么要求的话,只要不是我办不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听到韩宇这个允诺,青芒子的确心动不已,可心魔却在这时阻止了青芒子。“帮助有困难的人是我的责任,你不用那样谢我。”青芒子一脸平静的对韩宇道。

  见青芒子这样,韩宇也不好继续要报答青芒子,便转而开始和青芒子聊起了别的。而青芒子则是后悔的想要给自己一嘴巴。刚才那么虚伪的话真的是自己的吗?

  心不在焉的和韩宇了几句,青芒子借口累了要回去休息,离开了谈兴正浓的韩宇。韩宇以为青芒子是在为明天做准备,便也没有挽留,任由青芒子离去,而自己则继续赏着月,喝着酒,想着莲蓬苏醒过后的情况。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房门,布下一个静音结界,青芒子对着空旷的房间低声喝道:“给我滚出来!”

  话音刚落,在青芒子的对面。一个淡淡的黑影出现在青芒子的对面。如果仔细辨认的话,这个黑影和青芒子几乎一模一样。

  看着自己的心魔,青芒子的脸不定。而那个黑影却是一面无所谓的表情,还有闲心调侃青芒子,么这么难看?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吗?”

  青芒子:“……”

  心魔无聊的撇了撇嘴,坐在床边问道:“大半夜的把我叫出来做什么?如果没事我可是会生气的。”

  “……为什么刚才要干扰我的心神(shubao.info)?”青芒子怒(shubaojie)视着黑影问道。

  干扰你?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干扰你。我们可是一体的……”心魔闻言笑嘻嘻的看着青芒子道。

  “我跟你不同!”青芒子低声吼道。

  “有什么不同?我即是你,你即是我。不管你如何辩解,这都是不能更改的事实。我你就认命吧。乖乖从了我多好,只要你从了我,那神(shubao.info)格什么的。只是事而已。”心魔对青芒子劝诱道。

  “……不要了!”青芒子瞪着心魔道。

  见青芒子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心魔见好就收,打了个哈哈,问青芒子道:“不就不啦。反正我就算不,只要你一天不达成心愿,我就一天不会消失。我的兄弟,咱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得是呢。”

  芒子闻言刚要反驳,就见心魔的身影渐渐变淡,最后消失无踪。

  青芒子一脸颓然的躺在了床上,脑子里几乎乱成了一团浆糊,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的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被等不及的韩宇给叫醒。

  “要不,咱们还是改天吧。”韩宇看着不住打哈欠的青芒子。出声建议道。

  “不用,你不需要担心我,我没事的。”青芒子拒绝了韩宇的好意。见青芒子坚持,韩宇便也不再啰嗦,为莲蓬招魂的仪式在青芒子的主持下开始。

  看着青芒子如同疯子一样披散着头发,右手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桃木剑,左手拿着拘魂铃,围着供桌走两圈就停下摇摇铃,走两圈就摇摇铃,韩宇瞪大了眼睛。估计要是没有莲蓬这档子事。韩宇恐怕会想要亲身体验一下也不定。

  ……

  半个时过去了,青芒子依然还在转圈外加摇铃,感觉没有新意的韩宇忍不住偷偷打了个哈欠,却没想到这哈欠一打起来就没个完了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打个不停。一旁的宁平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轻声提醒韩宇注意。可韩宇此时却感觉自己的上下眼皮在打架,总是想要合在一处。

  着青芒子的一声断喝。已经昏昏yù睡的韩宇也随之清醒了过来。再一看青芒子,就见青芒子左手拘魂铃冲着摆放在供桌上的黑皮书一阵急摇,铃声大作的同时右手桃木剑突然一指黑皮书,口中喝道:“咄!”

  随着青芒子的一声断喝,黑皮书的封面无风自动的起来,一个虚淡的人影自书中出现,面无表情的看着青芒子。而青芒子也被这突然冒出来的虚影给吓了一跳。不过青芒子随即调整心态,桃木剑一指虚影,口中喝问道:“来者何人?”

  把我吵醒了,却不知道我是谁?找揍呢吧你。”

  “放肆!”青芒子怒(shubaojie)喝一声,手中桃木剑当即刺向虚影。不料那虚影竟然径自伸手抓住了刺过来的桃木剑,冷笑着道:“就凭这种玩意可以伤到我吗?”着虚影手腕一动,桃木剑被断成了两截。青芒子见状心中一惊,当即开始摇动拘魂铃。

  听到拘魂铃的铃声,虚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种痛苦的表情,可看他那副不屈服的样子,青芒子不得不用力摇动拘魂铃,可不管拘魂铃的声响多大,那道虚影却始终咬牙坚持着,就是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

  “喀吧~”一声轻响,拘魂铃的摇把竟然被青芒子给摇断了。青芒子见状连忙去捡掉在地上的拘魂铃,不料一直坚持下来的虚影竟然还有反击的能力,趁着青芒子去捡拘魂铃的工夫,虚影冲着青芒子吐出了一口黑气。等青芒子听到韩宇的提醒想要躲避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一直在旁观的韩宇一见青芒子中了招。当即不再做看客。飞身上台准备帮忙。却发现那道虚影用比他还快的速度一头扎进了青芒子的体内。韩宇见状也顾不得多想,伸手一把将晕迷(xinbanzhu)中的莲蓬抱走,顺手还将黑皮书也一并拿走。等这一切做完,韩宇才担心的看着被黑雾笼罩的青芒子。

  黑雾很浓,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韩宇不知道等黑雾散去的时候,青芒子跟自己是敌?是友?为了以防万一,韩宇让宁平等人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旦发现情况不对,那就立刻驾驶勇气号撤离。

  ……

  黑雾逐渐散去,青芒子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韩宇的面前,刚才那个虚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样。青芒子一点都不记得了。他的记忆仿佛只到了自己作法为莲蓬招魂,随后睁眼一瞧的时候,就发现韩宇站在自己的面前,莲蓬则是没有踪影。

  ……

  听了韩宇的讲述。青芒子的脸sè变得凝重了起来。不管从哪方面去想,韩宇都没有骗自己的必要。而韩宇如果没有骗自己的话,那就明韩宇所的是真的。自己的体内真的多了一个虚影,而且那个虚影的能力好像还有点大,大到自己暂时没有办法对付。

  见青芒子担心的样子,韩宇出声安慰道:“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不会不管你的。”

  “谢谢。”对于韩宇的安慰,青芒子咧嘴冲韩宇笑了笑表示感谢。

  因为出了这档子事,为莲蓬招魂的事情也就向后推移了。韩宇不想要让莲蓬出现意外。而青芒子此时的情况,很显然并不适合继续进行招魂。

  青芒子同意了韩宇的意见。自家人知自家事,得知自己的体内多了一个虚影以后,青芒子的心再也无法安静下来,而这种情况下进行招魂,十有**会失败。

  众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将招魂的事情安排到两天之后再继续。

  *********************************

  杰琳卡,牌社总部伏龙阁

  经历了一次浩劫的牌社仿佛比以前要团结了一些,对于欧拉的领导,牌社内的大部分人选择了默(zhaishuyuan)认外加支持。他们害怕了。在亲眼看到莲蓬的可怕以后,他们需要寻求保护,而这个保护,就是牌社的现任会长,欧拉。

  这个意外让欧拉感到很诧异。也正是这个意外,让欧拉接受了这一次莲蓬袭击所带来的损失。损失很巨大。上万人的伤亡,外加先进星舰的损失,让牌社的战斗力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这种时候,欧拉能做的就是安抚手下,韬光养晦,尽快恢复牌社的实力。因为通过这次莲蓬的来袭,欧拉意识到了联盟的野心,也放弃了心里那点和联盟合作的想法。

  先不罗琳带着石天宝和柳轻眉在杰琳卡动作不断,随后如果不是莲蓬来袭,欧拉也不会知道大名鼎鼎的联盟监察长马克西会不动声sè的来到杰琳卡。马克西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很显然不是冲着莲蓬来的。莲蓬来袭只是一个偶然,而马克西来杰琳卡却是必然。他来不是冲着莲蓬的,那自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为了避免出现不可挽回的情况,自莲蓬被救走以后,欧拉就以处理善后事宜的名义留在伏龙阁,寸步未出。就算是之后的接见,欧拉也是在伏龙阁接见的。而这种紧张的情况直到马克西离开杰琳卡以后才算是得到了缓解。不过欧拉还是没有离开伏龙阁,即便有人亲眼看着马克西登上了联盟的星舰,可谁又能保证马克西这次不是故技重施,万一他再来一次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