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攘外需先安内(1/2)

加入书签

  牌社总部杰琳卡,在今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一物降一物,罗琳说话就是管用,柳轻眉和石道。

  “是。”得到警告的石道:“真不知道那个八字胡和这里的什么会长需要谈什么。既然谈了这么久。”

  罗琳闻言看了石话。而柳轻眉则是轻笑一声,也没有接茬。无趣的石了一句后跟着罗琳向外走去。石得好听是保护谈判使者的安全。可这个谈判使者到哪也不带着自己,和人谈判的时候也不让自己跟着,这次的任务还真像石的那样,无趣到了极点。

  不过为了防止石明叫他们来的理由。

  “嗯咳……叫你们来是打算告诉你们一点有关这次任务的事情,我想你们因为瞎猜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石道:“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这次的谈判使者,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我们去管。至于要和牌社谈什么,我也不清楚。同时我也没兴趣去弄明白。而对于你们,我希望你们和我一样对这次的谈判不感兴趣。可以做到吗?”

  石道:“很好,都是乖孩子。”

  对于罗琳的评价。石道:“轻眉,你负责看好石可以拒绝那个牌社会长欧拉的命令,否则石道。

  “这位小哥说这话可就错了。”有人在一旁说道。

  “我哪说错了?”石。”

  “是吗?那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其中有什么原因吗?”石道:“走了有点累了,这位公子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不如去茶馆坐一会,如何?”

  “好啊。”原本就是因为柳轻眉的关系才开口搭话的青年闻言立刻答道。

  三人来到附近的茶馆,找了一个雅间,点了一壶茶几盘点心,年轻人先是自我介绍道:“在下姓牛,单名一个哲。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石宝。”

  “柳眉。”

  互通了姓名之后,刘哲先是起身看了看门外,确认附近没人之后,回到座位坐好,问石的都是真的。自从牌社的会长欧拉趁着副会长作乱的时候杀了自己的老师以后,牌社就已经快要分崩离析了。不久以前,被害的马仕尔先生的女儿莲蓬打出了旗号。要为父报仇,现在但凡是有点门路的。都已经离开杰琳卡,投靠别的地方了。你说你们现在这个时候待在这里,万一打了起来,躲都没地方躲。”

  “哦,要真是这样的话,倒的确是挺危险的。不过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个欧拉就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会没有反应呢?不过他现在就算是想要有反应,那也要先把手头的事给解决了才能去找莲蓬小姐的麻烦。”刘哲突然怪笑了一声,压低声音对石道。

  “……难道这内部还有不服欧拉的人存在?”

  “那当然,不服的人多得是,只不过畏与欧拉现在手里的实力,没人敢出头而已。”

  “唔……谢谢你的提醒,我和柳眉还需要考虑一下。”

  “那你们最好抓紧时间考虑,我先告辞了,和你们的谈话很愉快。”刘哲说完这话,起身向石道:“知道了,少用罗琳大将来压我。”

  “嘿嘿……既然好用,那我干嘛不用?”柳轻眉笑着问石道。

  欧拉闻言冲里德森龇了龇牙,冷声说道:“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试试。为了照顾你,我可以命人给你单独开一个牢房。”

  “……哼!”里德森终究不敢和会长欧拉对着干。冷哼一声表示不屑以后,拂袖而去。欧拉没有去挽留,任由里德森离开,随后更是对其他人说道:“要是还有人想离开,现在离开也来得及。”听到欧拉的话,原本打算迈腿的人立刻收回了自己腿。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当欧拉大权在握以后,牌社的老人就已经察觉到了欧拉的本性。

  自以为是,刚愎自用,这就是老人们对欧拉私下里的评价。一个可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的人是得不到朋友的。随着大权在握的时间越来越长。欧拉在牌社内的风评越来越差,尤其是莲蓬高举替父报仇的大旗,牌社内部的情况已经出现了极大的改变,而疲于应付来自内部压力的欧拉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个变化,依然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牌社最合适的会长。

  见逼走了里德森。欧拉不免有点得意,不过还没等他得意多久。之前第一个开口问话的老者突然开口宣布道:“如果会长一定要和联盟合作,那请恕我不能默(zhaishuyuan)认。我的父母、兄长,都是死在联盟的手里,我不会,也不能和联盟搅合在一起。”

  “……这样啊,那真是太遗憾了。”欧拉闻言沉默(zhaishuyuan)了片刻,随后满脸遗憾的说道。有人开了头,剩下的就好办了,其他人也纷纷找到了理由,反对和联盟化干戈为玉帛。欧拉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反对。等到那帮老人离开以后,欧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

  “都已经准备好了吗?”欧拉沉声问负责今晚行动的李翼道。自从方秉和周全放自己回来以后,李翼将感觉自己的日子和以往不同了。之前的一次失手让欧拉对自己大发雷霆。而正是通过那次欧拉的大发雷霆,李翼算是看清了欧拉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共患难却不可共富贵,马仕尔军师的话果然正确。李翼心里嘀咕着,嘴上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听到欧拉的询问之后,李翼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请会长大人放心,一切已经准备完毕,就听会长大人下令了。”

  “嗯,那就开始行动吧,让那些违抗我命令的人知道知道,和我作对的人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欧拉声音冰冷的说道。

  是夜,当面指责欧拉的那名老人全门被灭,包括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一共二百一十三口,无一幸免。

  虽然这件事被欧拉扣在了莲蓬的头上,但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这世上还没有可以让人在千里之外不用任何手脚的功夫。所有人都在私下议论。说真正的凶手是欧拉。而灭了人家满门的原因就是不同意牌社和联盟和解。

  这件灭门事件闹得很大,大的有点超过了欧拉的控制。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欧拉派人找上了正在杰琳卡充当人质的石道:“会长大人,眼下正是我们集中力量消灭莲蓬的时候,你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干出会节外生枝的事情呢?”

  “军师不要生气,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欧拉笑眯眯的对格萨特说道。格萨特闻言不由一愣,随即说道:“还请会长大人为下属解惑。”

  “呵呵呵……你就是不让我解。那也是要跟你解释一下的。在解释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请问。”

  “你觉得,如果牌社内部风平浪静,我们的愿望还能实现吗?”

  格萨特不是笨人。如果是笨人,也就不会受到会长欧拉的另眼相看了。仔细想了想,格萨特摇头答道:“不能。那些老顽固已经没有了争取心,只知道依靠以前的成就吃老本,可老本总有吃完的一道。

  “嘿嘿,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欧拉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协议扔给了格萨特。格萨特接过一看,眼睛顿时瞪的溜圆,协议上面写的竟然是那帮从来不给欧拉好脸色的老顽固一次资助欧拉的清单。

  “像这样的协议我这里还有几份。”欧拉就像是男的看到格萨热吃惊的表情似地,又拿出了三份协议。格萨特看完了协议,沉声对欧拉说道:“会长大人这个办法只是暂时有效,等莲蓬被消灭以后。肯定就是他们向你发难的时候。”

  “我知道,所以我把联盟给拉了过来。”欧拉维修哦啊这答道。

  听了欧拉的话,格萨特没有再就这件事发表看法,转而问欧拉道:“会长大人,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去清剿莲蓬那伙人。”

  “再等等。狮子扑兔尚尽全力,我们要么不动手。要么就直接一巴掌拍死她,让她一辈子别想翻身。而且我们还可以趁此机会整治一下牌社内的那帮老顽固,让他们明白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一代表现的时候。”

  “……不要过火。”

  “我有分寸。”

  *

  就在欧拉借着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