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怪医(1/2)

加入书签

  玄月镇,一座人口不足一千户的城镇。╔ ╗在这座城镇中,勤劳又朴实的居民像往常一样,开门准备开始忙碌的一天。白石大街作为这座城镇唯一的商业街,是整个城镇最忙碌的地方。在这里,除了各种各样的商品会在这里出售,更是玄月镇各种娱乐场所的汇聚地。比如青楼、茶馆、书场、澡堂……

  “站住!快拦住前面那个穿白大褂的!”就在人们各自忙着开店前的准备工作时,在白石大街的一头,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正在一个劲的疯跑,后面跟着一大群手持各种武器的人。看到这一幕的人们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丝毫没有去拦跑在最前面的年轻人。只是即便没有路边人们的帮忙,年轻人在身后那些人的围追堵截下,年轻人还是被堵在了一条死胡同里。

  “哎呀~今天有点背运啊。”年轻人看了看拦住自己去路的那堵高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看着围住自己的众人问道:“各位叔叔大伯,哥哥姐姐,你们为何要追我?”

  “少装蒜!小子,你大白天的猫在澡堂的后面想要干什么?”一个短打打扮的壮汉上前一步,指着年轻人喝道。

  年轻人后退了一步,背靠着墙壁,不解的问道:“小生路过那里时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所以在那里休息片刻……”

  “我呸!臭不要脸!”壮汉大骂一声。指着年轻人喝道:“你少他妈装无辜。我家澡堂的后面根本就不挨着大街,你路过?你怎么路过的?我说前几天有顾客反应有人在偷窥,今天总算让我逮着了,饶不了你!”

  “哎哎~无凭无据的,小心我靠你诽谤啊。”年轻人冲着壮汉叫道。

  可惜壮汉压根就不听年轻人的话,伸手冲身后一招,顿时,七八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手持短棍的挤了过来。

  “哥,不要,这样会打死他的。╔ ╗”站在壮汉身边的一个女孩见状急忙劝道。

  不等壮汉回答。年轻人眼睛一亮,对着女孩笑道:“多谢小娘子为在下求情,在下名叫于予玉,家住镇东回春堂。至今尚未娶亲,不知小娘子是否已经许了人家。”

  话音刚落,女孩被羞的满面通红,躲到自己的壮汉哥哥身后,轻声嗔道:“登徒子!”

  壮汉怒视着年轻人,咬牙切齿的对手下吩咐道:“给我打!朝死里打!让这个混账玩意再敢调戏我妹妹。”

  几个打手闻言当即上前,还没等他们动手,于予玉突然大叫一声,“等一下!”

  “怎么?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壮汉冷笑着看着于予玉问道。

  “……别打脸,我还要靠这张脸向你妹妹求亲呢。”于予玉双手抱头的蹲在了地上。口中叫道。

  “打!给我狠狠的打!”壮汉暴怒的大声吼道。

  一声令下,几个打手一拥而上,把于予玉给围在了中央,抬脚就冲着于予玉开始轮流踹,于予玉惨叫连连,只是他的人缘好像不是太好,即便是叫的那么凄惨,周围围观的人依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劝说两句。

  “住手!”就在于予玉准备偷溜的时候,人群外传来一声断喝。

  众人很惊讶的向人群外看去,人们很自动的分开。将刚才出声阻止的人暴露了出来,是个和自己的妹妹年纪相仿的女孩,不过她的身边站着一个拿剑的小子,看上去不是弱手。

  “外乡人?”壮汉皱眉看了看说话的人,轻声嘀咕道。╔ ╗

  “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人?不觉得很过分吗?”之前出言阻止的女孩走到壮汉面前。出声说道。

  “外乡人,你不知道事情的原因。这小子偷窥女澡堂。而且已经一次两次了,你说该不该打?”壮汉闻言向来人解释道。

  女孩点了点头,开口附和道:“确实该打,可是你们打也打过了,再打下去可能会出人命,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想你们也是应该不想的吧?”

  壮汉闻言点点头,冲着几个手下一挥手,对女孩说道:“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这家伙是个医生,虽说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医术却很高。别人想要打死他,是很困难的。至少从他第一次被揍到现在,我是没有发现他出现过什么毛病。”

  “……他是医生?”女孩闻言看了看躺在地上装死狗的于予玉,问壮汉道:“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名叫于予玉的医生?”

  壮汉闻言一脸的古怪,不光是壮汉,四周围的人也是一脸的古怪,看得女孩还以为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急忙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姑娘,请问你找那个于予玉做什么?”壮汉出声问女孩道。

  女孩随即答道:“求医。我的哥哥生了病,我听人说于予玉医术高明,所以……”

  “哦,那就难怪了。姑娘,你要找的于予玉,就是这个家伙。不过说实话,姑娘,你还是去找别人试试吧,那个于予玉的人品很差,你长得这么漂亮,他可能会提出一些很过分的要求的。╔ ╗”

  “……谢谢你的提醒。但是我哥哥的病情恐怕不能再拖了。”女孩一脸为难的拒绝了壮汉的提议。

  妹妹为了生病的哥哥甘愿牺牲自己!这让朴实的镇民很感动。壮汉回头和自己的妹妹稍微交流了一下,对女孩说道:“姑娘,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带着你的哥哥来我家里住,我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于予玉这家伙为你哥哥医治。”

  “这个,不太好吧,我们这次来的人不少……”

  壮汉闻言笑道:“哈哈哈……姑娘。我家是开澡堂的。有的是住的地方,就算是你们来了百八十人,同样住得下。”

  “宁平,你看呢?”女孩征求站在自己身边的男子道。

  宁平微微点头答道:“梦馨,我们初来乍到,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个熟悉这里的本地人愿意帮助我们是求之不得的。”说着,宁平冲壮汉道谢道:“如此就要麻烦你们一段时间了。”

  “不客气,不客气。来两个人,把那个于予玉给我带回去。”壮汉笑着摇了摇头。吩咐身边的打手道。

  不料两个打手还没有走进于予玉,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狗的于予玉突然蹦了起来,一脸得意的叫道:“想要我给人看病,没门!”说完于予玉扭头就跑。周围的人想要拦住于予玉,却发现此时的于予玉就跟一条溜滑的泥鳅一样,转眼就跑出了人群,钻进了一条胡同。等壮汉的手下去追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于予玉的人影了。

  “没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知道他家在哪?回头我领你们去他家。”壮汉有些尴尬的对宁平和韩梦馨说道。

  宁平闻言摇摇头说道:“谢谢你的好意,只是对于你的好意,我们恐怕要说声抱歉了。╔ ╗我们带着同伴来这里求医,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那个于予玉。所以对于你刚才的邀请……”

  “别说了,我理解,都怪那个于予玉。我家就住在前面那条街的宝和浴场,你们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找我帮忙,只管来找我。”壮汉理解的点头对宁平说道。

  “多谢。”宁平向壮汉道了声谢,带着韩梦馨离开了人群,向着于予玉所在的镇东回春堂走去。

  “老大,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有小弟走过来对壮汉低声问道。壮汉闻言看了看左右,发现围观的人都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