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各自的修行(1/2)

加入书签

  地狱第三层东北方,浓烟滚滚,生活在附近的野生动物正在逃命,岩浆散发着炙热的温度,随着宁平涌动。╔ ╗无论宁平跳到那棵树上,岩浆总是会随后而至。岩浆男脚踩岩浆,犹如一名踏浪而行的健儿,**着上身冲宁平喊道:“宁平,被我基鲁赫夫看上的人是跑不掉的,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哈哈哈……”

  “我呸!大爷我性别男,爱好女,对你这个肌肉男,无爱。”宁平趁着跳跃的空隙回头拒绝道。

  “哈哈哈……好一张利嘴,不过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只好让你吃点苦头了。”基鲁赫夫哈哈大小,催动着岩浆在宁平的身后紧紧追赶,丝毫不顾沿途损坏多少树木。

  “你,你们想做什么?”被岩浆男忽略的面纱男此刻正在面临巨大的危机,他被石八方和菲尔德给一前一后的堵住了。

  菲尔德和石八方对视一眼,默契的相互点了点头,开始围殴面纱男。面纱男的能力是铁锈,可以将被起摸到的铁制品腐蚀,但是对于其他物品,他就无能为力了。以往有岩浆男基鲁赫夫护着,面纱男还不觉得,但是现在,切身的疼痛让面纱男很后悔以前不听岩浆男的话,修炼的时候只知道琢磨怎么偷懒,结果现在被人给按在地上狠揍。

  “哎呀~救命啊~救命啊~”空中回荡着面纱男的惨叫,可惜因为岩浆男基鲁赫夫的关系,方圆二百米之内,别说人。就是动物都没有一只。

  渐渐的,菲尔德和石八方打累了。抽了面纱男的腰带把面纱男给绑了起来,随后去帮宁平的忙。想要找到宁平很容易,沿着基鲁赫夫的岩浆一路找下去就可以了。

  小心的沿着岩浆路一路追下去,在一个小湖边,菲尔德和石八方看到了宁平和基鲁赫夫。就见宁平脚踩着秋水剑,漂浮在半空中怒视着基鲁赫夫。而基鲁赫夫则是笑眯眯的看着宁平,冲着宁平招手喊道:“死心吧。赶紧下来,飘在空中多累呀。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才刚刚领悟御剑之道,小心一会掉进湖里,变成落汤鸡。”

  “八方,有办法吸引那个家伙的注意力吗?”菲尔德低声问蹲在一旁的石八方道。

  “你想做什么?光凭子弹可对付不了那个家伙。”

  “普通的子弹当然不行,不过我有这个。╔ ╗”菲尔德从装子弹的弹袋中拿出两枚通体幽蓝的子弹。石八方伸手接过。入手一片冰凉。不由纳闷的问道:“这是?”

  “这是我在林默寒还没有离开的时候请他帮我做的冰冻弹。正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菲尔德嘿笑着说道。

  “这样啊,那你可要瞄准一点。我去了。”石八方将手里的冰冻弹还给菲尔德,猫着腰悄悄的向着基鲁赫夫移动了过去。

  “对我有点信心,你自己也小心点。”菲尔德接过冰冻弹,端起**开始瞄准,等待狙击的最佳时机。

  石八方并没有傻乎乎的直奔基鲁赫夫冲过去,先不说能不能引起基鲁赫夫的重视。但是围绕在基鲁赫夫四周的岩浆对石八方来说就是一个考验。石八方可没有站在岩浆上给人战斗的本事。

  悄悄的移动到基鲁赫夫的侧面,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山壁,紧紧挨着湖泊。石八方趁基鲁赫夫还在劝降宁平的时候,猛然发力,使劲将一块将近湖边的大山踢飞了出去,直奔基鲁赫夫附近的湖面。

  巨石落入湖中掀起一道大浪,石八方紧跟着又连续踢出了数块巨石,让湖面的大浪一浪高过一浪的扑向基鲁赫夫。基鲁赫夫见状顿时一惊。水可灭火,岩浆也不例外。被湖水碰到的岩浆虽说将湖水烧沸。但同时,岩浆也开始渐渐凝固。基鲁赫夫不敢怠慢。连忙催动岩浆形成一道墙壁,迎着大浪顶了上去。这样一来,虽然岩浆墙被凝结,但是大浪也被挡住了。而就在基鲁赫夫松了口气,准备找是谁想要找自己麻烦的时候,基鲁赫夫突然感到心口微微一疼,低头一看,自己的心口出现了一个小洞,幽蓝色的寒冰正在蔓延至自己的全身。

  “宁平,快走!”石八方大声冲宁平喊道。宁平见状一咬牙,催动脚下的秋水剑冲到了石八方的身边,伸手一拉石八方的胳膊,问道:“菲尔德呢?”

  “在那!”石八方连忙答道。

  宁平立刻将脚下的秋水剑一个拐弯,本着菲尔德藏身的地方飞了过去。经过基鲁赫夫头顶的时候,就见基鲁赫夫此刻浑身通红,脚下的岩浆更是不断的往外喷涌,一枚冰冻弹就想要解决基鲁赫夫,实在是异想天开。╔ ╗所以不论是菲尔德还是石八方,亦或是宁平,都只是将冰冻弹作为拖延时间的作用。

  “混蛋!你们一个都别想活!”基鲁赫夫终于彻底摆平了那枚冰冻弹带给自己的影响,冲着空中宁平怒吼一声,岩浆奔涌过去。宁平一把抓住菲尔德的左手,两手分别扯着菲尔德和石八方,向着远方逃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基鲁赫夫见状怒吼一声,双手插入岩浆,对着宁平三人逃走的方向用力一掀,一只浑身浴火的火鸟自岩浆中冲了出来,鸣叫着冲向宁平三人。

  菲尔德见状立刻右手控制**,回身就是一枪。冰冻弹准确的击中了火鸟的额头。冰冻弹收拾不了基鲁赫夫,但是对付一只火鸟还是绰绰有余的。眼见自己的火鸟被破解,基鲁赫夫怒吼连连,但是此刻宁平三人已经逃远,再想要攻击却已经为时已晚。基鲁赫夫恨恨的瞪着宁平三人离去的方向,为自己这次的狼狈感到愤怒。

  宁平三人一口气跑出老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后方有浓烟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刚才逃命的时候没注意,但是等歇了下来。宁平三人这才感到了疲倦,实在是太累了。基鲁赫夫给三人的压力太大。这还只是第三层,距离目标第九层还比较远,宁平三人不由得对彼此的未来感到有些担忧。自己这些人,真的可以打到第九层,救出莲蓬吗?

  三个人心事重重,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呼吸着。努力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平静。但是想要恢复平静,有怎么可能是想想就可以办到的。确实存在的压力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宁平三人身上。

  “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宁平伸展了一下身体,对菲尔德和石八方说道。

  菲尔德闻言点点头,将从面纱男那里抢来的东西丢给宁平,那是宁平需要找的东西。这样一来。三个人需要寻找的东西就全部找齐,按照规定,作为挑战者的宁平他们可以提前结束自己的比赛,等待比赛结束以后参加下一轮比赛。

  “我们真的现在就去结束这一轮的比赛?”石八方出声问菲尔德和宁平道。菲尔德闻言看了石八方一眼后问道:“八方,你有什么想法?”

  石八方沉默了片刻,抬头看着宁平和菲尔德说道:“我们的实力,通过这几次的比赛。╔ ╗想必我们也该有点直观的认识了。你们觉得,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在以后的比赛中起到作用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要留在这里,通过和别人的实战,提高自己的实力,就算不能帮上什么忙,但至少不能拖大家的后腿。”石八方想了想,缓缓的说道。

  菲尔德闻言沉默了。片刻之后,点头赞同道:“八方说的有道理。就算不能帮上什么忙,也不能拖后腿。宁平。要不然,你和八方留下,至于我,自身的实力是没有太大的潜力可挖,我要回去找乔嫣儿商量商量,借助外物强大自己。”

  “……好,那我们送你离开这里。”宁平考虑了一下,点头对菲尔德说道。

  商量好以后的个人安排,宁平和石八方陪着菲尔德来到第三层的入口处,目送菲尔德离开以后,宁平和石八方转身返回了地狱第三层,准备通过实战提高自身的实力。

  离开了地狱第三层的菲尔德刚刚回到酒店,还没有和林珂等人碰面,就被一个陌生的老头给拦住了。

  “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尊老的菲尔德礼貌的问拦住自己去路的老人道。

  “宁平在哪里?”老人开门见山的问道。

  “他还在地狱第三层,想要通过实战提高自身的力量。”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菲尔德也没有隐瞒,老实的答道。

  “唔?还留在那里?那你回来做什么?你们不是同伴吗?”老人疑惑不解的看着菲尔德问道。

  “我留在那里对我并没有什么用处,相反,我回到这里,反而可以提高自身的实力。老人家,如果你想要找宁平,那你只能自己去地狱第三层,又或者等到这一轮的比赛结束。我失陪了。”菲尔德说完这话,绕过老人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老人也没有再拦菲尔德,本来他的目的就不是找菲尔德,拦住菲尔德也没有什么用处。稍微思考了一下,老人迈步向酒店外走去。╔ ╗以老人的实力,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地狱第三层,易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