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9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砹?”席深快步从洗手间走了出來指着沈微词就是串严厉质问

          “我怎么沒理了我向有理再有是谁说的当你把个手指指向别人的时候有四个手指指的是你自己”沈微词想到席深今天才说过李衍的话忍不住反唇相讥道

          拼口舌以前她或许会有些顾虑不敢太放肆但是现在看玩笑玩不了他她还叫沈微词吗

          “咳咳”席深被沈微词堵得咳

          这话的确是他说过的

          “对了晚上吃什么天都沒吃饭了吧”席深瞄了眼沈微词的肚子果断转移了话題

          “吃”沈微词小声重复了句

          这不说不觉得说好像还真有些饿了呢

          “还是品天下的粥吧”沈微词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品天下的粥品最对她的胃口

          那味道可说是百喝不厌

          “嗯怎么又是粥啊其实我有个很好的提议”席深听到沈微词说粥忍不住就想到了迷情郁金香那档子事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大了起來

          世界上最悲催的事莫过于还沒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始享受二人世界就有个头号大情敌稳稳当当的插在了两人中间

          关键是他还不能脚把那个头号情敌踢走非但如此他还得百般忍让着好好地伺候着他

          咳咳现在席公子肯定还不知道他的情敌并不是只有个而是双赤裸裸红果果的双啊

          “什么提议啊”沈微词并沒有注意到席深脸上的表情只是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指甲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我们可以打电话给李衍让他给我们送份大餐來”席深字句的说道脸上的笑容阴险的很明显

          “李衍为什么不是安述呢他才是你的秘书啊”沈微词头也不抬靠着墙壁接着玩自己的指甲

          “咳咳你不是最喜欢欺负李衍了吗”席深被沈微词不着调的问诘给难住了为什么不是安述这不是她向的做法

          他配合她还需要理由吗

          “唔可是我也说过啊我要改邪归正以后再也不侮辱人好为我们的儿子积福的”沈微词撇了撇嘴慢吞吞的解释道

          126:找精神病院

          “咳咳你直以來不是最喜欢欺负李衍了吗”席深被沈微词不着调的问诘给难住了

          为什么不是安述难道这不是她向的做法

          他配合她还需要理由吗

          “唔可是我也说过我要改邪归正以后再也不侮辱人好为我们的儿子积福的”沈微词撇了撇嘴慢吞吞的解释道

          “但是”席深挑眉声音重的惊人:“你后來又说了像李衍那种辈子欠侮辱的人侮辱对他來说其实是另种滋润”

          “哦有吗我不记得了啊还有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在背后说人家李衍毕竟是个圈子里的好兄弟这样不好”

          某词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

          “你确定是我在背后说人而不是你记错的什么的”席深被沈微词那不着调的淡然表情弄得脸的无奈

          “你放心我记忆力向很好的怎么会记错而且我还记得你每次说完李衍之后都会砸钱给他所以你们才会直到现在都沒有闹翻啊”沈微词边玩着手指边很认真地说道

          “嗯等下我先打个电话”席深并沒有再理会沈微词而是非常客气的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摸出了兜里的手机

          “喂是市精神病院吗”

          “嗯我这里有个病人睡了觉起來之后说话直颠三倒四神智挺混乱的你们看能不能给安排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好房间呢”

          “哦这种情况必须得住院调养啊”

          “嗯那你们半个小时之后來接人对了那位病人现在的地址是市私人医院住院部顶楼”

          “喂喂你干什么呢”席深看着突然冲上前來夺走他手机的沈微词故作惊慌地问道

          “哼”沈微词紧紧捏着手机冷哼声:“你才是神经病”

          说着就蹬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往床边走去

          直走到床边坐上床之后沈微词才把攥在手里的手机拿出來准备再回个电话解释下说清楚她才不是什么神经病人

          可是当她把手机点亮之后她才发现那有什么通话记录她分明就是被他给骗了

          可恶的男人狐狸样的男人沈微词在心里大声腹诽着席深

          随后歪着脑袋想了想又伸出纤白细嫩的手指滑开了手机编辑了条简讯然后点击了发送给114

          不过几秒时间简讯提示声就响了起來

          沈微词无视席深已经伸长的脖子只是自顾自的点开了手机看的脸欢快

          分钟后

          席深还是步步移了过來:“你用我电话做什么了”

          “哼啊”沈微词淡淡然懒懒散散的哼了声算是对他的客气

          “你用我电话做什么了”席深挑眉再次问道

          现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沈微词侮辱人都不带思考的

          她可不像他只是吓吓人

          她的侮辱可是实实在在锥心刺骨的

          “恩啊”沈微词翻了个身还是之前那副样子径自玩着席深的手机就是不肯多说句话

          见他这模样席深不高兴了很不高兴了

          席深不高兴的后果很严重

          “唔席深你放开我”沈微词细声细语的呢喃着

          她哪里能想到他二话不说上來就扑到她又是亲亲摸摸又是扯衣服呢

          缠绵的吻刺激的温度

          最是能震人心魄

          尤其沈微词还是个身子极为敏感的孕妇

          “哼说不说”席紧紧压制着沈微词魅惑着问道

          “说说什么啊”沈微词小声呢喃着

          她想她这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手不是自己也不是感情而是席深的那双眼

          从头到尾她都逃不过他那双茶色凤眼的诱惑

          从最初的初吻后來的垂涎三尺难堪照再到现在的无力沈微词是彻底明白了这双眼对自己的极致诱惑

          以前她知道人这生总该有些信仰总该犯些错误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都是值得骄傲值得纪念的

          现在她知道她这生司索冽就是她的信仰从最初到最后她都信他永不负她而错误总是为席深而犯她被他吸引被他诱惑为他未婚生子

          当然这其中不排除她就是认准了他也会被她诱惑他最后总也会属于她所以她才敢这么放肆的爱着这么放肆的挥霍着

          这样想着沈微词干脆眼睛闭将自己泛着水泽的红唇递到了席深面前

          席深看着沈微词百年不遇的主动來不及思考其中曲折就将自己的两片薄唇贴了上去

          吻过后

          席深轻抚着沈微词白皙温腻的肩头带着些情欲未足的语调暗哑着嗓子说道:“老婆你好美我还是想吃你”

          沈微词听席深这么说光洁的身子忍不住抖:“咳咳还是算了吧”说着就把自己已经滑到腰际的衬衫扶了上去开始个个的扣扣子

          “不是啊这不是已经过了三个月危险期了吗怎么还不可以”席深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问道

          “我我沒说不可以”沈微词红了脸小声说道

          她怎么可能敞开胸怀扯开嗓子告诉他:席深你给老娘听好了老娘就是想要非常非常想要

          所以说在那档子事情上女人还是半推半就更好些的

          当然像孙左云那种老女就是例外了

          女人倒追男人女人扑到男人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沒有面子些罢了

          但如果做的能像孙左云样可以那么矫情的话那肯定就得另当别论了

          但是现在的问題是此时此刻她也不能半推半就啊

          就在沈微词思绪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身体也很应景的发出了串叽里咕噜的声音以此來配合主人大脑里沒节操而委屈的

          127:狗血八点档

          “你有沒有听见什么声音”席深指着沈微词的肚子脸疑惑的问到

          “沒沒有啊”沈微词用已经扣完扣子闲下來的手指握住了席深指向自己的手指很淡然的说道

          “既然沒有那你干嘛抓我的手啊”席深笑着挑眉出声问道语气里带了抹促狭

          “抓抓你手啊”沈微词咬着嘴唇吞吞吐吐的反问了句

          想了想随后又摇头晃脑很无辜的说道:“只是突然想吃银川那里的泡椒凤爪了”

          “泡椒凤爪”席深抽出自己的手很认真的看了看低声嘀咕着:“这哪里像泡椒凤爪了”

          “你看啊筋骨分明侯重感十足嚼起來肯定有嚼头”沈微词看着席深伸出來的手双手托腮很有兴趣的解说着:“这要是有天我们地球人成了外星人的食物那你的手肯定是首选中的首选啊”

          “那你呢你能给外星人做什么”席深瞄了沈微词眼颇有深意的味道

          “我啊外星人肯定也需要出资啊我到时候就跟沈微末起去给外星人当厨子”沈微词瞄着席深宽大的手掌兴味十足的说道

          “然后呢你们帮着外星人起屠戮我们地球人”席深笑眯了眼薄艳的红唇轻启若有似无的问道

          “不不不我这么正义的人怎么能帮助外人欺负自己人呢那叫卧底到时候我就把你的手哦不那叫爪子在砒霜里泡上个三五天然后剁了煮了给外星人吃了毒死他们首领”沈微词摇了摇头继续编着自己的宏伟梦想

          “合着你不但想做卧底而且还想耍把大义灭亲的威风呢不过这样也好估计百年之后这世界上就会出來个极品对子:【古有陈世美抛香莲为权为势丧天良】【今有沈微词弃席深为名为利泯人性】”席深翻了个身子和沈微词并排躺着慢慢吞吞的念着副幽怨的样子

          “这你不说我还真沒想到大义灭亲果断的好事啊到时势必会流传千古流芳百世百年之后肯定有人会在沈微词传里写道:革命大侠沈微词为救地球于危难之际不惜潜入外星人内部大义灭亲送毒爪她这种壮怀激烈的精神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少的少年们同志们我们要向革命大侠沈微词同志学习哈哈哈哈哈”

          沈微词念着念着不小心就嬉笑出了声

          “很好笑吗”席深偏头不满道:“床都被你笑的震开了楼下不知情的还有为我们在做什么呢”

          “能做什么啊”沈微词不以为然的说道随后又陷入了自己的伟大梦想当中:“席深到时候你定要支持我把自己的爪子贡献出來啊”

          “”席深听他这么说脸下子就黑了:“有你这么卖夫求荣的吗”

          “咳咳席深你错了你还沒跟我求婚沒跟我举行婚礼呢不算夫妻的”沈微词想到那个欠缺的婚礼语气也有些无奈谁让肚子里面这个小东西來的这么快呢

          “不算夫妻那那个红本本算什么尤其是你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三个月的算什么”席深瞄着沈微词的肚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哼”沈微词听席深这么说忍不住冷哼声:“我就知道末末说的对女人旦主动但人是绝对不会珍惜的我就知道当初我不应该救你让你欲火焚身烧死算了或者是被个肥婆丑妇强的你想吐也比现在好”

          “这怎么越说越混了你明知道我沒那个意思的”席深见沈微词板起了脸马上就急了也不由得怨道:沈微末那小东西给她老婆灌输的都是些什么理论啊

          “那你现在还老提那些子事刺我不管怎么说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在跟着你说不定现在你公司就有人在背后说我勾搭你潜规则你呢”说道这里心里越想越多的沈微词下子就受不了了啪嗒啪嗒往下掉直把席深吓得阵心慌

          “好老婆你就原谅我吧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意思呢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现在就求婚我们明天就让媒体把我追求着你的新闻洒遍全城我们后天就举行婚礼大后天我就把席氏都转到你名下怎么样你就别哭了好不好”席深把自己拥有的自己能想到的东西全部列了出來

          颇有副拱手山河讨你欢的昏君姿态

          当然安述那个忠诚将军是不在的

          不然绝对又少不了阵唠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