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随风摇曳,湖里的水深沉的仿若星空,他挑起嘴角,轻道:“我从不信命,也从不信世上有绝对。”

          假山后,官婉儿听着两人模模糊糊的对话脸上的凌厉之色越发浓重,扶在石头上的手点点的收紧,手掌被石头的菱角割开也毫无察觉,鲜血顺着手腕滑落到青色的衣袖上,像是绣上了朵刺目的红梅。

          等冷言离开,她才突然感觉到手心传来钻心的疼痛,蹙着眉看着血流不止的手不禁冷笑了声,这点痛比起心里又算什么。

          她望着水月消失的方向眼里的怨恨点点的倾泻而出,清冷的眸子里盛着浓稠的嫉恨,点点的撕碎了那股如莲的清傲,“我本想待你如姐妹,可你却非要和冷言纠缠,无论什么我都可以让给你,唯独他不可以!”

          官婉儿脸上闪过抹诡异的冷笑,似是藏在暗处阴狠的毒蛇,连春日里的阳光都好像瞬间阴冷了几分。

          她转身朝着北苑走去,那里,还有个比自己更恨水月的人

          水月没有急着回梅苑,而是绕路去了流云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他

          她走的很慢,每走步都在思索,可脑海里却偏偏片混沌,此时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他在的那个地方步步前行。

          “小主。”流云殿的丫鬟对水月早已经是熟识,看到她前来连忙行礼。

          她顿下脚步,轻声问道:“庄主在吗?”

          那个穿着鹅黄铯衫子的丫鬟答道:“庄主现在正在议事厅议事,若是小主要见庄主,奴婢现在就去通知。”

          水月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只是路过而已,既然他在忙我就不打扰了。”

          小丫鬟犹豫了片刻,庄主有吩咐只要水月小主过来无论何时都可以去通知他,可现在小主又说不找庄主?

          水月站在流云殿门口,院内的香樟遮天蔽日,阴影倒投在门上把她也笼罩在其中,流云殿是羽云山庄的主殿,也是最巍峨的院落,可是现在仰望着它,心里却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冷言的话,始终在自己心里挥之不去

          白墨羽对自己到底有几分真心

          她不知道

          “小主”站在旁的丫鬟看着水月小心翼翼道。

          水月收回眼神,用眼角瞥着她。

          “要不奴婢还是去禀告庄主您来了?”

          水月垂下头似是在思索,现在要去找他吗?自己可以问他吗?想起他的承诺突然有些踌躇,他说给他时间

          小丫鬟静静的等着她回答。

          片刻后,水月抬起头微微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不用跟庄主说我来过。”

          小丫鬟还没反应过来水月已经转身走了,等她回过神,水月已经走出了流云殿。

          阵风吹过,香樟的树叶沙沙的响动着的,地上那片巨大的阴影配合着,左右摇摆,像是人心。!!

          481第481章官婉儿的孩子

          梅苑里的梅树上长满了芽蕊,青嫩的苞尖簇着细密的茸毛,片欣欣向荣的景致,好像随时都会舒展开身姿。白柒柒躺在树下的躺椅里小憩,没有遮掩的火红色长发从椅子上垂到了地面,缕缕发丝铺洒在地面,如曼珠沙华的花蕊凌乱的勾勒出支绝美的花,红的有些灼目

          水月回到梅苑,被绿叶下的那抹火红勾住了眼神,看到白柒柒如小猫般缩在躺椅里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回到屋内拿了条毯子正要给她盖上,突然白柒柒睁眼反射性的抓住了水月的手腕,眼神冰冷的犹如寒冰。

          水月不禁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跳,怔怔道:“柒柒?怎么了?”

          白柒柒看到是水月连忙放开手,脸上挂上了嘻嘻哈哈的模样,她坐起来挠了挠头,“原来是月儿啊,我还以为是”说着她止住了话语,眼波转,拉住水月的手说道:“月儿,听说明天是你生辰?”

          水月正等着她的回答,突然听到她说起自己的生辰不由愣了下。

          白柒柒哈哈笑了声,“刚刚珠儿跟我说的,喏,你看,她来了。”说着她朝着水月身后怒了努嘴。

          水月转过头,珠儿跟玲珑端着几叠点心走了过来,看到珠儿眼眸颤,她下意识的转开眼神,似是躲避什么。

          玲珑把点心放到石桌上笑着说道:“小主刚走柒柒小姐跟珠儿就来了。”

          “是吗?”水月强牵出抹笑意。

          几个人围桌落座,虽然玲珑和珠儿名义上是下人,可私下里与水月在起时候倒是十分自在,水月也不过分的要求她们什么,她们在起聊天的样子倒不像是主仆,更像是小姐们起说笑的场面。

          “月儿,明天你生辰,有没有想过怎么过。”白柒柒撑着下巴脸期待的模样,好似过生辰的是她似的。

          水月笑了声,“我没有想过,而且最近因为上古之事,大家都很忙,也不必要铺张,像平常样就行了。”

          白柒柒扁了扁嘴,“这样多没意思,起码应该热闹热闹。”

          珠儿也接话道:“柒柒说的没错,倒是可以热闹番。”

          水月抿唇浅笑了笑没有表态,蓦然想起去年自己生辰时白墨羽硬塞给自己块血玉不由弯了弯眼,如果只是与她们热闹番倒也不错。

          几人叽叽喳喳的说着,不知道怎么慢慢扯到了怀孕生子的话题上,白柒柒偏着头看着水月,笑嘻嘻道:“月儿,连官婉儿都已经怀孕,你也应该抓紧些,我哥肯定会更喜欢和你起生的孩子。”

          水月脸色僵,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婉儿的孩子是冷言的这件事情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恐怕会造成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结果

          她脸上挂着有些不自然的笑意,朝珠儿问道:“最近婉儿怎么样?”

          珠儿有些奇怪道:“刚刚姐姐不是去常青阁了吗?”

          听着水月的话玲珑也是疑惑的看向她。!!

          482第482章松了口气

          她脸上挂着有些不自然的笑意,朝珠儿问道:“最近婉儿怎么样?”

          珠儿有些奇怪道:“刚刚姐姐不是去常青阁了吗?”

          听着水月的话玲珑也是疑惑的看向她。

          水月尴尬笑了笑,“我去的时候婉儿真巧不在,所以我并没有见到她。”

          “原来这样。”珠儿释然的笑了笑,“婉儿最近孕吐有些严重,不过好在她胃口还不错,这几天心情好像也不错。”

          “白墨羽庄主,有常去看她吗?”

          珠儿摇了摇头,“庄主最近似乎很忙,所以很少来常青阁,不过婉儿常会做些糕点汤品送去流云殿。”

          “这样吗”水月垂着头咬了咬唇,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哎呀,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珠儿惊了声,“我差不多应该回常青阁了。”

          看着珠儿站起身,水月愣了瞬,抬起头道:“你等等。”说着从怀里掏出刚刚没还的丝帕递给了她,“这是婉儿上次落下的,你替我还给她。”

          珠儿接过来点了点头。

          白柒柒与玲珑与她道了别,她点着头,有笑着朝水月说道:“姐姐,那我回去了,我明天再来。”

          水月恩了声,思索瞬后,道:“你顺便替我向婉儿带句话。”

          “什么话?”珠儿眨了眨眼等着她的交代,院子里片静逸,只有风吹树叶的窸窣声在这片沉默里张扬着。

          半响后,水月咬了咬唇,抬起头说道:“让她注意身体,切放心。”

          婉儿或许已经知晓自己知道了她肚子里孩子的事情,必须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想要揭穿她的意思,让她暂且安心下来。不管冷言现在打算如何,如今之计,起码自己要保护好婉儿,也要让她有些警醒,不能让她再替冷言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白墨羽,绝对不是傻子,他绝对不会容忍谁玩弄他,而且婉儿是冷言送来的人,他定也有防备的,但愿婉儿不要玩火

          其实,或许自私些来说,知道了这些事后,虽然自己震惊,却似乎松了口气。

          珠儿并不知道水月心里所想,朝她应了声后转身走远。

          水月抿着唇,看着珠儿渐行渐远,若有所思。

          常青阁里几个丫鬟正在打扫院子,看到珠儿回来朝她点了点头,珠儿往内院张望了眼,道:“小主不在吗?”

          “不曾见到小主,大约是出去了。”那几个丫鬟摇了摇头。

          珠儿略思忖走进了内阁,里屋也是空无人,看到婉儿是去哪里了,透过窗户看了眼天色,团乌云从天边笼罩而来,风也吹得紧了,看来是要下雨了,还是去找找婉儿吧,她有孕在身,若是着凉

          她正想出去,突然阵邪风涌进屋内,帷帐后‘啪’的声,有什么掉在了地上,珠儿愣,往屏风后走去,定睛看,原来是梳妆桌上的发钗滚了下来,猫下腰拾起掉在桌角的东西,忽然听到外面的门打开来,依次走进来两人。!!

          483第483章偷听

          “落云,在膳房做事做的可还好?”

          说话的人是官婉儿,可听到她口中的名字珠儿却阵悱恻,落云不是曾经绿水阁的人吗?婉儿找她做什么?

          珠儿鬼使神差的没有急着出声,而是躲到了帷帐角的高架后侧耳听着,上面放着个琉璃花樽正好堪堪挡着她的身形。

          “多多谢小主厚爱,听绿水小主说,是有婉儿小主暗中相助奴婢才躲过劫。”落云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柳叶眉,细长的眼,此时低垂着头,怯怯的在官婉儿面前低眉顺目的模样。

          片刻后,官婉儿幽幽的声音传来,“上次你让我替你打听你落秋的事情,我已经打听过了。”

          落云浑身微微颤,双膝屈扑通跪了下去,“我姐姐现在不知是生是死,还求小主告知二。

          珠儿双手扶着架子,心里隐隐滚动着不安,自从绿水之事后落秋被庄主治以以下犯上之罪打入了大牢,并不允许任何人探望,绿水垮自然也不会有人去看望个小小的丫鬟可落秋还有个妹妹落云在庄内

          珠儿咬了咬唇,只是为什么婉儿要帮她

          “你姐姐倒还是活着,只是生不如死。”官婉儿说的极慢,像是从牙缝里个个字挤出来,听的人难受,

          落云微张着嘴,想着姐姐现在必然受着千百般痛苦不由哭了起来,官婉儿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开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半响后,落秋跪着爬到官婉儿膝下,“求小主救救我姐姐,奴婢愿意为小主做任何事情,求求小主”

          “你姐姐是得罪了水月小主,如今才被庄主责罚,我虽然怜爱你,可也爱莫能助啊。”官婉儿语气里有些叹息,也似乎蕴藏着危险,像是匹狼在步步引诱着猎物。

          落云张了张嘴,豆大的泪珠不停的滚落,低低的啜泣声回荡在静逸的房中,里面有哀怨,夹在着丝丝恨意。

          “不过”过了半响,官婉儿的声音又缓缓响了起来,语气里夹杂着为难,“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

          落云眼中升腾起了希望,紧紧的抓着她的裙摆急促说道:“奴婢什么都愿意做,只求能救出姐姐,求求小主,求求小主。”

          落云俯着身体不停的磕头,额头砸在地砖上,‘砰砰’的声音清晰可闻,不会乌黑的地面上附着着层殷红。

          官婉儿拉起她,勾起她的下巴拿着帕子替她拭去血丝,“可别磕了,头都破了。”

          落云咬着唇,眼里水波闪动,“谢谢小主疼爱。”

          “可是我姐姐”

          又是沉默,珠儿站在帷帐后手脚冰冷,这样的婉儿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却莫名觉得好可怕

          官婉儿低声道:“如果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也要救出你姐姐吗?”

          落云愣了下,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眼里的闪烁着希望与执着。

          官婉儿不自觉的微扬了下下巴,从眼里划过抹幽芒。

          她轻声笑了声,拍了拍落云的手背道:“我刚刚是考验你,又怎么会真的让你去死。”!!

          484第484章密谋

          落云脸上浮出感激之色,眼里泪光涟涟,“谢谢小主,若是能救出姐姐奴婢不怕死。”

          官婉儿点了点头,嘴角噙笑,“你有这份觉悟自然是好的,救出你姐姐并非易事,不过自然也是有办法的,只是我想请你帮我点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奴婢愿意听。”落云没有丝毫犹豫,只要能救出姐姐,她什么都愿意去试。

          片刻的沉默后,官婉儿缓缓开口,“其实我有个恨之入骨的人,恨不得她马上去死,可我却不能亲手除掉她”

          “奴婢愿意助小主臂之力,只是奴婢势单力薄”落云的头渐渐垂下去,声音也渐渐消失。

          “只要你愿意,自然能派上用场。”官婉儿拉起跪着的她,柔声劝慰着。

          “小主的意思是?”落秋眼里重新燃起了丝希望,期待的看着。

          官婉儿隐隐勾起唇角,轻声道:“明天是水月的生辰,自然是要热闹番,到时候膳食是由膳房打点,我想你把这个东西加到她膳食里,到时候我自有法子救出你姐姐。”

          话音落定她从袖子里拿出小瓶东西递给落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