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努嘴,若萱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几个黑衣人围着旁边的桌子坐着,不时眼光瞄两人眼。

          若萱心咯噔了下,她和风御麒在起的时候,没有少遭到伏击,不由得警惕起来。

          她扫了眼四周,茶楼里还是有护卫的,想来黑衣人也不敢在这里下手。

          想到昨晚他的侵犯,她恼怒,心里泛起恶作剧。

          “灵儿,麒王爷身受重伤,今日又独自去千慕山办事,我还真不放心。”她幽幽地道。

          白灵怔了怔,见她不停地打眼色,反应过来,笑道:“姑娘,你不会是喜欢上麒王爷了?”

          “我只是担心。”若萱故作娇羞地道。

          “姑娘也不用担心,麒王爷受伤及人去办事又没人知道。”白灵故意提高声音道,邻座的黑衣人都听得很清楚她说的话。

          果真,不消会,几个黑衣人就快速走出了檀杉茶楼。

          若萱趴在桌上笑起来。

          “姑娘,我们会不会闹出事情?”白灵担心地道,毕竟风御麒被刺伤心口,她是知道的。

          若萱给两人倒了杯茶水,淡淡地道:“无事,那些黑衣人是去找死。”

          白灵微凝眉,半信半疑地望着若萱。

          若萱也没有解释,侧耳听茶楼上的说书。

          两人在外面逛了圈,若萱心中总烦躁不安,心不在焉。

          “姑娘,看你气色不好,我们回府吧?”

          若萱点点头,回到弈园,拿起书架上的书,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天浑浑噩噩地过去,太阳下山了,不知他回来了没有,她站在窗前,手心都是冷汗。

          她苦笑,原来不管多恨,她还是会担心他,还是不想他出事。

          她终是克制不了心头那抹担忧,提裙走出房间,出了殿门。

          长剑扑面而来,她大惊,眼见剑尖到了眉心,另道剑气疾速拔开前面的剑。

          “妖女,本王杀了你。”

          风御瑞的剑又刺来。

          b若萱心颤个不停,是他出事了吗?怎么会?

          她瞬间石化,早上风御麒贴身丫环明明说李语和李辰跟着他的。

          她知道李语和李辰武功了得,那几个黑衣人怎会是三个人的对手?

          长剑如电,在她面前翻飞,她恍然未觉。

          “别拦本王,让本王杀了她。”风御瑞怒吼。

          “八爷,你若杀了她,王爷也活不下去了。”李语长剑震退风御瑞。

          若萱觉得脸上凉凉的,抬眸对上李语:“王爷现在哪里?”

          “清乾苑。”

          她发狂地往前奔去,什么也顾不上了,心里只有个声音,就是快点看到他,看他是否平安。

          清乾苑门口的侍卫没有阻拦,神色复杂地望着她疾奔。

          房门口碰上他的贴身丫环,端着盆水,水里片鲜红。

          若萱捂住嘴,脚步轻晃,手无力地扶在门框上,却再不敢迈步。

          透过门帘,慕容笑在床前忙碌,还有李辰神色冷俊地站在床头递东西给慕容笑。

          丫环不知端出多少盆血水,若萱的眩晕越来越重,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无力地顺着门框滑坐在地上。

          李辰看了眼地上的若萱,再望了眼床上紧闭双眼的风御麒。

          照顾夜吉影

          慕容笑给风御麒包扎好,站了起来。

          “七哥怎样?”风御瑞从若萱身旁走过,狠狠地瞪了眼她。

          若萱顾不了风御瑞的嫌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凝着慕容笑,等着他的回答。

          慕容笑脸色凝重:“过了今晚才知道。”

          风御瑞长剑挽,剑尖指着若萱的脖子睃。

          李语没有再拦风御瑞,而是道:“我和李辰赶到时,王爷已受重伤。”

          若萱满脸冰凉,错愕地望向李语:“什么?你们不是和王爷在起吗?”

          李辰皱眉:“我们只是起出府的,王爷让我们去趟相府,王爷独自人上了千慕山。鸷”

          “怎么会这样”若萱轻喃,她以为他和李语李辰在起。

          “黑衣人临死时说是王妃告诉他们关于王爷的行踪。”李语冷冷地道,睨了眼满脸泪痕的若萱。

          “我”若萱想解释,可是解释得清楚吗?他终归是受了伤,躺在在床上,没有平时的意气风发,没有冷傲,只是眉目紧闭,嘴唇苍白。

          她踉跄地扑到床前,跪在床前,伸手握住他的手,手很凉,此刻再不会反握她小手:“王爷,我以为你和李语李辰在起,所以想让那些黑衣人去送死,我没想让你受伤。”

          她再恨他,可也看不得他这样无声无息地躺着,她情愿看到他拽得什么似的那个样子,她很怕他这个样子,怕他醒不过来,那她的恨往哪里发泄?

          慕容笑望了眼她,提着药箱:“我晚点来看王爷。”

          几人鱼贯走了出去,风御瑞冷哼声,也走了出去。

          “七哥哥,对不起!”她低喃,执起他手,放在唇边,泪落满手,她想让他不好受,尝受自己受过的苦,但从来没想过要他死,说远点,说得高大上点,她不想成为大梁的罪人。

          他的手动了动,眉头紧锁,好似承受很大的痛苦。

          她伸手抚平他额头,像以前样,低声轻唤:“七哥哥!”

          她趴在床头,紧握着他的手,夜晚,感觉手如火烧。

          她睁开眼,借着夜明珠淡薄淡凉的光,见他额间都是细汗,脸红红的,紧抿的唇瓣上也翻卷出些苍白的皮,她说不出的心酸,他在她面前,直如神邸,好似永远也不会跨。

          她心里不安,伸手探上他额头,很烫。

          她站起来,伸了伸麻木的脚,对外面的李语道:“王爷发烧了,叫慕容公子来。”

          李语身形闪,闪出了清乾苑。

          慕容笑很快过来,给风御麒喂了药,扎了针。

          “王爷怎样?”若萱望着好似无知觉的风御麒,紧张地道。

          “不知道。”慕容笑冷冷地道。

          她怔了下,靠在床头,给风御麒捏了捏被子,她不怪慕容笑,也不怪风御瑞,这次是自己不对,若是他醒来,她想离开,两人再起,总是那么多的苦痛。

          她给他带来危险,他也给她带来很多危机,还是分开的好。

          第二天,若萱趴在床头,太阳已是高挂,丫环端了吃的进来。

          “姑娘,吃点吧,否则王爷醒来,你也倒下去了。”

          若萱摇头,没有胃口,什么也吃不下。

          丫环叹口气,把食物摆放在桌上,让若萱无论如何也吃点,然后拿着托盘,走了出去。

          守护天,他还是没有醒来。

          若萱站到窗口,对着那轮孤寂悬挂在天穹的圆月:“让他快点醒来吧,若是他醒来,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吧!”

          到半夜,他又发起高烧来,依旧是慕容笑扎了针,喂了药,烧才退去。

          她已是虚脱,比自己死过次还害怕。

          她紧握他的手,十指交握:七哥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以前,我都想和你到老,即使你那么多女人,我也不在乎。现在,我只想你好好的,我愿意放下这些恨意,远走他乡。因为我没办法呆在你身边而不爱你。重生后,我再也不可能和别的女人分享你

          三天后,深夜,若萱不敢睡,支撑着虚弱的身子,紧凝着床上的男子,三日,他的脸上已长出些青茬,怕他再发烧,她不时拭他额间的温度。

          小手里的大手动了动,双如墨的凤目睁开。

          “七哥哥,你醒了。”她脱口而出,忘记那个称呼是独属上官若萱的。

          他凝了她半晌,唇角勾起抹浅笑:“小萱!”

          她脸微红,娇嗔地道:“你爱叫小萱,那我就叫小萱吧。”

          他虚弱地笑笑,撑着要起来,她伸手扶起他,用软枕放在床头:“慢点!”

          “我睡了几日?”

          “三日了!”

          “辛苦你了。”风御麒抬手,抚过她额前那缕调皮的碎发。

          “王爷,你饿了吗?”她估摸着他也应该饿了,这三日,除了药还是药。

          风御麒点头。

          若萱欢快地跑出去,叫李语弄点稀饭来。

          “王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