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笑说:请你吃个饭还是请的起的,老大才是土豪。我第个月工资170多,我们工资差不多,老大奖金却比我多100多,你说是不是土豪。

          秦从林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问道:是吗?

          舒大堆哭丧着脸说:我们医药公司效益差,哪里像老大的仙源制药厂,现在是市里有名的企业。老大是不是?

          秦众森笑而不答:别扯了,坐下来喝酒吧。

          舒大堆毫不客气倒满杯酒,对着秦从林说:老二,来干杯。不要怕花老大的钱,这点钱对他来说毛毛雨了。你是不知道,老大这月有多风光。上班头天上班,就上电视了。

          秦从林不相信,问道:是吗,还有这等好事?

          舒大堆补充道:后面又上了次。个月上两回电视,你说让人羡慕不羡慕?

          秦从林充满好奇地问:我没听明白,参加工作个月,上两回电视,凭啥呀?

          秦众森解释起来:瞎猫撞上死老鼠。第次是电视台来厂里拍专题报道,我们新来的大学生被厂长拉进去凑人数,稀里糊涂就上了电视;第二回是医药协会会上,摄像镜头正好对着我多照了几秒钟。

          舒大堆不等秦众森解释完,就抢着说:不管是不是撞上的,说明了老大在单位还是受重视的,你是没看见,电视上老大光彩夺人呀。再看看我,我是整天窝在仓库里看人家搬东西呀,实在窝囊。来,老大这杯酒你定得干了2

          秦众森按住酒杯说:你跟从林多喝点,我就不要勉为其难了。

          舒大堆推开秦众森的手:不行,这杯酒是我真心要敬你,祝贺你工作的第个月就跟度蜜月样,甜呀。

          秦从林沉吟了半响:大堆兄,你这样说,我倒是觉得众森这样未必是好事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怎么见彩虹。众森这是幸福来得太快,这么快出头,说明这个企业不是个正常的企业,没有完善的规章制度,用人随心所欲。

          秦从林这样泼凉水,舒大堆不满道:老二,你瞎操什么心。让我度蜜月,我开心死了。

          秦从林继续说:从开始,我就觉得众森的选择是错误的。众森还是应该去那些制度更完善的单位上班,比如药这种大的国企。

          舒大堆摇头道:药现在徒有虚名,效益不好。

          秦从林坚持道:但是众森就适合这种按部就班的工作,脚踏实地步个坑的工作。像仙源这种暴发户样的单位,我倒是觉得更适合你大堆来。

          舒大堆盯着秦从林说:你这是夸我吗?说我不脚踏实地是吧?

          秦从林乐呵呵说:我可没这么说。会叫的孩子有奶吃,我只是说你比较善于抓机会,制度的不完善可能会给你创造比较多机会。而众森不会叫,不懂主动,总是要等别人来给机会。

          舒大堆脸恐慌的样子回应道:危言耸听。

          秦众森边给大家倒酒边对同学说:你别听他的,他总是要整出些跟人不样的歪理来,喜欢唱反调。

          舒大堆笑起来,对秦从林说:哈哈,标新立异。不说老大了,说说你自己吧,老二你也马上毕业工作了,你跟我们说说你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工作和单位呢?

          秦从林摸了摸后脑勺,想了想回答道:呵呵,我呀,还没想好呢3我这人好高骛远,高不成低不就的。

          舒大堆拍了拍秦从林的脑袋说:哈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呀。

          秦从林大口吃菜,嘴里含糊着说:反正还有年,管它呢。

          秦众森举起酒杯说:是呀,喝酒就喝酒,扯那么远干嘛,面包总会有的。

          舒大堆跟着端起酒杯嚷道:对对对,喝酒。

          三个人喝得高兴,耳尖的秦从林忽然觉得楼下有喊声。

          秦众森听了走出去,探头往下看。果然楼下站着位披着长发的年轻姑娘,正抬头仰望。

          秦众森俯身问:你找谁呀。

          长发姑娘回答道:我是新来的,你能不能下来帮我把行李搬上楼呀。

          秦众森匆匆下了楼。

          长发姑娘伸出手说道:我叫单月红,你也是新来的大学生吧。

          秦众森握了握姑娘柔软的小手,有些心猿意马回答道:我叫秦众森。

          秦众森提起地上的大箱子,边走边说: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

          单月红跟在后面说:是吗?我听说今年共分来三个大学,还有个叫什么?

          秦众森回答道:叫吴建国。今天周末出去会朋友了。

          单月红哦了声。

          秦众森帮忙着把个大大的箱子拖进单月红房间,随口问了句:你吃过了吗?

          单月红打量着自己的宿舍,漫不经心地回答:还没呢。

          秦众森热情地邀请说:要不要到我房间吃

          单月红毫不推让,很干脆的回答:好呀。

          秦众森领着单月红回到自己宿舍,番介绍后,秦众森说:小单,你坐吧。我出去再叫几个菜。

          单月红拦住秦众森说:菜够丰富了,不用麻烦了。

          舒大堆热情站起身,倒了杯酒递给单月红说:欢迎众森的新同事,起喝杯。

          面对屋子的陌生人,单月红也不客气,端起酒杯饮而尽。

          秦从林怔怔看着女孩喝酒的动作,夸赞说:单姑娘喝酒挺爽快的呀。

          单月红抿了抿嘴说:在北方读了四年书,性格像男孩子了。

          秦从林摇头道:长发披肩,哪里看得出像男孩子了。

          舒大堆附和道:就喝酒像,刚才那架势仰脖子杯酒下肚,就把我们都镇住了,真是是巾帼不让须眉。

          单月红被说得脸红起来,露出女生才有的羞涩说道:谢谢夸奖,来喝酒吧。

          四个杯子又叮叮当当碰在起。

          第十九章

          ?

          打完牙祭,回到学校,天已经黑了。

          宿舍空荡荡,这个秦从林早有思想准备,但是身处其境,还是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

          秦从林背靠着张桌子发了会呆,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抹床擦席子,挂上家里带回来洗好的蚊帐。

          切拾掇好了,正想躺下去好好享受下,进来个五十岁左右的女老师,秦从林定睛看,原来是班主任魏老师。

          魏老师看见秦从林,吃了惊,问道:怎么是你呀,从林。

          秦从林连忙站起身,嬉笑道:魏老师,你怎么来了。我这前脚刚进门,你就来关心我了,不愧是全国优秀班主任呀。

          魏老师环视了下宿舍,回答道:我路过,在楼下看见房间亮着灯,就上来看看。我还以为是胡然在里面呢。

          秦从林有些嫉妒地说:魏老师偏心呀,心里只有胡然。胡然每回都要开学了才返校的,怎么可能是他呢。

          魏老师看了学生眼,解释说:别说怪话,前两天我在南校门碰到了他,所以才以为是他。

          秦从林听了,看了看胡然的床铺,奇怪地说:不会吧,这屋里就我个人呀,其他床铺都卷着呢,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魏老师笑起来: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吧,那天我们还打招呼了。

          秦从林思索着说:那这就奇怪了,胡然回来了,却没有来宿舍住,难道他住女朋友那去了?

          魏老师马上问道:胡然谈女朋友了?

          秦从林轻打了自己嘴巴,赶忙纠正道:没有吧,我乱说的1

          魏老师不信,说道:你还懂得给他打掩护呀。

          秦从林举手发誓道:我哪里打掩护了,胡然奔没有谈恋爱。进校的时候,您三番五次重申不能谈恋爱,我和胡然还有张良三个人立下山盟海誓,大学四年坚决不谈恋爱。

          魏老师乐了:不谈恋爱,还山盟海誓。

          秦从林继续说道:我们确实发誓了,我们仨都奉行不恋爱主义,谁坏了规矩,谁先谈了,谁就要包另外两人半个月的饭票。我想胡然断然不敢率先冒天下之大不韪。

          魏老师不以为然道:不就谈个恋爱吗,有那么严重吗?

          秦从林却较真起来:这可是入校以来,您的谆谆教诲呀,我们誓死不能违背。

          魏老师呵呵笑道:越说越离谱了。

          秦从林还想接着说,忍不住打了个嗝,噎住了。

          魏老师鼻子闻了闻,问道:你喝酒了?

          秦从林不会意思回答道:今天我哥参加工作头次发工资,下了火车去打了下牙祭。

          魏老师若有所思道:哦,你哥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三年过去了,你们也马上要毕业了。你们这届是我第次当班主任。

          秦从林马上嘴里长了蜜说:您第次当班主任,就获得了全国优秀班主任称号,无尚光荣呀。

          魏老师谦虚的说:荣誉是学校给的。

          秦从林继续夸赞道:您当之无愧。

          魏老师看了学生眼,开心地说:从林,你也学会拍马屁了2

          秦从林扪心说道:我说的是真话,我们年段四个专业四位班主任老师,就是您最操心,对我们班学生无微不至,这是有目者共睹的。

          魏老师听了很享受,答道:又说俏皮话了,没看到的都是瞎子呀。其实,老师的想法很简单,我的孩子跟你们差不多大,我把你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样看。我希望你们个个都能有出息,顺顺利利完成四年的大学生活。

          秦从林拍着胸脯说:您放心了,我们都很听您的话的,除了胡菲菲,其他人都没有谈恋爱。胡菲菲那是太漂亮了,围着她转的人太多了,她想不谈都不行。

          魏老师沉思了半晌说:唉,你可能理解错了,老师不是这个意思?

          秦从林不解地问:理解错了?老师是啥意思,难道老师想要我们谈恋爱吗?

          魏老师轻轻地点点头说:此时彼时,二年级你们还小,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是适应大学环境。

          秦从林有些不敢相信,睁大眼睛问道:那老师的意思,三四年级我们可以谈恋爱了?

          魏老师眼睛看着学生说:我觉得你们现在长大了,再说学校对大学生谈恋爱也没有以前那么反对了。

          秦从林下有点懵懂,摇头说:老师您这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我们无从适应呀。

          魏老师也许是站累了,坐了下来继续说:老师也不是说定要你们谈。还有年就要毕业了,你们都要好好珍惜这最后的大学生活。我们这个班,是学蓄小的个班,只有12位学生,男生8位,女生4位,都很优秀。可是胡菲菲谈了好几个朋友,都是去外面找男朋友,我看她那几个男朋友未必比我们班男生强到哪里去。

          秦从林反应机敏,脱口而出问道:哈哈,老师您这是肥水不想流到他人田呀,是不是想在班上促成几对?

          魏老师反问起来:你说呢?我们的女生都这么优秀,男生也都这么出色,就找不出两对?

          秦从林想了想,感到有点难办,便说:除了胡菲菲,只剩下三位女生,僧多肉少,能成对就不错了3

          魏老师沉下脸:又说怪话。

          秦从林感叹道:女生太少了,这些可都是您的宝贝啊。

          魏老师征询道道:你们朝夕相处,你觉得谁跟谁有可能呢?

          秦从林思考了半天,摇着头说:这个还真没想过,我们直以为您是反对我们谈恋爱的,压根就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您是怎么想的呢?

          魏老师似乎心里有数,回答说:我也只是随便想的,不懂是不是合适,依我看还是有几对可能的。

          秦从林拦住老师说下去,找来张信纸,拿起笔在信纸上飞快的写上了所有同学的名字,男生女生分立两边。

          魏老师好奇地看着秦从林写字,问道:你这是干嘛?

          秦从林写完,把纸笔递给老师,指着上面的名单说:您看看,您觉得哪两人合适,您就用线把他们连上吧。

          魏老师微笑接过名单,对学生说:你鬼点子太多了。

          魏老师说完,不假思索在男女同学之间画了三道连线,划完还感慨地说道:胡菲菲如果没有男朋友,我觉得她跟胡然倒是挺般配的。胡然美男子,还是校园十大歌手。

          秦从林不作回答,乐呵呵说道:老师你这是想拉二胡呀?

          魏老师叹息了声说:金童玉女,可惜了。

          秦从林拿起信纸端详了半天,嘴里念念有词:杜建军对葛玲,班长和书记,官官相配,有点意思。

          忽然,秦从林叫起来:这里面怎么没有我的份呀,魏老师您这明显看不上我呀,我在您眼里原来是这么没有地位。

          魏老师批评道:你乱说,班上所有的孩子在我这里视同仁。我觉得,你是不用担心找不到的。

          秦从林假装很痛苦地说:您太欺负人了,我以后找不到女朋友会记恨您的。

          魏老师明白学生在说笑,很干脆答应道:你要是真找不到,尽管来找我。

          秦从林不好再说什么,低头指着名单说:老师,您把赵小云划给詹天朗,我觉得不合适。

          魏老师纠正道:又胡说了,怎么叫划给?是谁和谁般配。

          秦从林分辩道:般配归般配,也要互相喜欢。我觉得赵四小姐划给詹老七,说错了,我觉得赵四跟张三倒是有可能。

          魏老师忍不住笑了,随后板起脸说道:什么乱七八糟,赵四张三詹老七,你专门给同学乱取外号。听说你们私下叫菲菲胡汉三,太难听了。

          秦从林叫屈道:冤枉,这些都是胡然取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