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13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常,特别是像我这样,起来吧秀珠。”安妃打断秀珠:“本想等周絮身体差不多了招进宫,这等又等,竟小产了,世子也差点有事,也是可怜的,宁王好在还是看重周絮的,为了她把几个妾都送走了,其它也禁足,不过太后不会任其如此,今天母亲悄悄递了消息,说是太后对我还有宁王妃都不满,敲打了我母亲和宁王妃的母亲,然后是镇国侯府,尚书府,其它人倒是得了夸赞。”

          “太后门心思都是夏家,宁侧妃,母亲那里暂时还是不要进宫,等等再说。”

          “娘娘先养好身体再生个皇子最好,夫人交待了,宁王妃也会没事的”

          ***

          “你今天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京城处小院,还有两个人没有睡,黑白,个白衣飘飘如同嫡仙,个身黑色劲装,看就是武将,两人盘坐在小院的屋顶,也不怕冷,风吹动两人的长发和衣角,两人手中各自拿着壶酒。

          边看着夜空边喝着酒,由于是深秋,但是中秋,所以满满的月挂在天边,很是明亮。

          就是其它地方赏月的也不少。

          男白的两个男人正是白飞,张副将。

          两人出了宫,便呆在这里,也没回府。

          “没有。”

          白飞喝了口壶中的酒,挑了下眉摇头。

          “我们认识多久了?”

          张副将看了白飞眼,并不多说,喝了口酒后道。

          “几年了吧。”

          白飞皱了下眉。

          “所以说——”

          张副将边喝酒边开口,不过说着:“有五六年了吧,你我还不了解吗?”

          白飞听了,脸色变了下,终于不再否认,他拿起酒壶,似乎是要喝,可是想了想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微眯,有些迷离,又把酒壶放了下来,拿在手中把玩:“你怎么看出来我心情不好的?”

          “这还用说,你平时是不喝酒的。”

          张副将睥了白飞眼。

          白飞闻言笑:“也是。”

          “出了什么事?”

          张副将看着白飞。

          白飞仍是盯着头顶的天:“没事。”

          “有什么不能说?”

          “还真不能。”白飞笑,想着那个属于宁王的女人,宁王妃,周絮,想着那个女人和他的几次相遇,开始还没有什么,只是熟悉,后来呢,后来便有些不样了,特别是那次赛马,还有后来几次。

          上次在宁王府他和她靠得很近,他抱了她,差点亲近她。

          她给他的感觉如他想像中的,他很是爱不释手,后来离开了时不时也会想起。

          那个女人过得并不是很好。

          宁王——

          白飞再次眯起眼,如果可以,他可以给她更多的,可是她是宁王的女人,还是宁王妃!

          为什么不早点遇到!

          如果早点就好了。

          他以为他这辈子不会动心的,身边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可是他都不喜欢,谁知——那个薜慧也给他熟悉的感觉,可是却并没有别的感觉,最初他也不知道他对周絮有异样的感觉,要不是宁王生辰那次亲近,还有周絮小产,他还发现不了。

          听到周絮小产,她的儿子也差点出事,他当时很震惊,差点忍不住去了宁王府。

          理智都控制不了,要不是想到她的身份,怕引来麻烦,还有怕她误会,他才压下去,也因为此他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发现已经很喜欢。

          他忍了又忍,这些天他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这次进宫过中秋宴,没有看到她,他很失望,想到她小产定在府中,差点又去了宁王府,他现在真的很想她,太后肯定会找她的麻烦,以宁王对她的宠,他不想她伤心,想帮她。

          宁王对她的宠,他又嫉又恨,要是和离,要是离和,可这里是古代!

          白飞想着心事。

          张副将直盯着白飞。

          良久。

          张副将开口:“上回在宁王府,你有些不对劲,当时我发现,不过因为别的事,直没问。”

          白飞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转头:“你多想了。”

          就是面对张武他也不能多说,破坏她的名声。

          张武没有再问,直直盯着白飞。

          白飞任他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不知道你到底因为什么事,但能说的时候,告我,我们是兄弟,现在我们好好喝酒。”张武转开了视线,不再问。

          白飞微笑:“好兄弟。”

          两人开始喝酒,不再说话。

          直到凌晨。

          两人离开。

          “你那个未婚妻,不知道皇上那里?”

          白飞道。

          张武皱眉。

          白飞见罢大笑,白色的身影望了眼皇宫和宁王府,飞下小院,张武见罢也跳下小院,不久两人离开。

          ***

          宁王府。

          夏如眉高氏王氏正问着留在府里自已的人,问着太后来人后发生的事。

          得知没有发生什么,周絮直接就留了人,钟氏洛氏也没有反对,六个人被安排住在后院的小院里,三人脸色难看阵,又变好,还有对周絮态度的不满疑惑,决定等明天好好看看,因为想着事,也没有睡好。

          钟氏洛氏直等着,得知朱禧回来,直打听着消息。

          得知朱禧去了主院,也不睡等着,谁知什么也没等到。

          只好脸色不好的先睡了,同样的想着那六个新进府的,怎么睡得好。

          别的人也是观望着。

          红棠蓝晓担心着周絮,风琴则有些担心夏如眉。

          周絮再醒来,天亮了,睁开眼看到仍是朱禧。

          朱禧也看着她,周絮很平静,她没有再像头天醒来后那样歇斯底里的疯狂,她整个人突然的的沉寂下去,情绪不再激动!像昨天后来样。

          她静静的呆着,什么话也不说,不问,静静的注视着头顶,或是窗台,静静的想着什么,不看朱禧,像看着普通陌生的人样,没有恨,没有怨,什么也没有,空空的,空洞洞的,就算朱禧用手把她的头搬正,看着他,仔细看,其实也能发现她的目光根本没有聚焦在他的身上,像是透过了他,看到别处。

          整个人沉寂得可怕。

          “周絮。”

          “”

          “王妃。”

          无论朱禧怎么唤她,和她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不看他,半点回应也没有,好像屏蔽了,沉在另个世界,没有听到样。

          “你要直这样吗?”

          半天,朱禧静静看她,又开口。

          周絮还是不答。

          朱禧眉头越来越皱,越来越沉,像头天样。

          “昨天我进宫后,发生了什么?”

          朱禧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昨晚太晚了没有吵醒你。”

          接着朱禧又开口。

          朱禧自言自语了好半晌,时间长了,周絮还是那个样子,不愿意醒来,直如此,朱禧皱紧眉:“看来你现在是真的不想说话,不想理我!”

          他冷冷的说。

          又凝着周絮看了会,朱禧起身,叫了人进来洗漱,当着周絮的面问起春风秋叶还有绿依,昨天后来发生的事。

          “说吧,昨天本王进宫后,发生了什么?”

          他开口。

          春风秋叶绿依看周絮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担心的看着朱禧,三人里面春风秋叶已经等了夜了,两人开口,开始述说。

          和朱禧想的差不多。

          在周絮她们留在府里的人用过晚膳,坐着猜谜赏月吃月饼的时候,太后的人来了府里。

          请牢记

          盛世之嫡妻再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