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也活该,勾引人家老公”饯菲菲说到,突然意识到什么,转移话题:“对了,两位叫什么?”

          “。”朴灿烈回答。

          “r。”吴亦凡回答。

          饯菲菲听了,更是笑得灿烂:“年龄?”

          “饯小姐,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朴灿烈说着,叫上了吴亦凡,拉着安信言走向走廊。

          “去包宿44号。”朴灿烈叫住个服务生,对她说。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包宿44号。

          在这里说明下,夏爱是周更,而且,夏爱算是快的啦好吧不是,而且夏爱本身很懒,所以

          31恶趣味的凶手

          似乎是被放了很久了,玻璃桌上的啤酒瓶凌凌乱乱的,东倒西歪,地上还有些许的烟头,瓜子壳什么的地。

          朴灿烈低下头四处看了看,主沙发的单人沙发的间隔处,有小堆白色的粉末。

          吴亦凡也发现了,拿出个透明的小袋子,带上手套,把那些粉末装了起来。

          “朴教授。”吴亦凡看向朴灿烈,叫道。

          “18,仕芭,44,44号包厢,44,意思也是:是死,”朴灿烈说着,笑了笑,“凶手真蠢。”

          “这样直接真的好吗?”安信言无语道。

          “我向来这么直接。”朴灿烈不可否认道。

          “那么,死者来过这,有人给了她毒品?”吴亦凡说。

          “嗯,而且这个人,就是凶手。”朴灿烈点了点头。

          “那么,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破案了?”吴亦凡把袋子收进口袋,问道。

          朴灿烈不语,只是浅笑。

          晚上的停尸房尤为阴森,冰冷,到处弥漫着尸体的腐味。

          “你就那么肯定死者的尸体会被偷?”监控室里,安信言侧过头问身边的朴灿烈。

          “嗯,凶手定会来,”朴灿烈凝视着屏幕,坚定道,“因为死者身上,有需要的东西。”

          “那警察怎么没发现?”安信言不解的问。

          “我的话从不说两遍。”朴灿烈说完,便不再理会她。

          不过安信言也明白了。

          ‘因为死者身上,有需要的东西。’仅仅是凶手需要而警察认为不重要的东西。

          不过那些警察难道不知道不能放过任何个线索吗?不过也难怪,朴灿烈看不起他们连他们直属上司吴亦凡也觉得无奈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分钟过去了,小时过去了,就在安信言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时候,监控视频有了动静,在她站起身,走过去,监控视频的左下角突然出现了个人,副吓人的样子,接着发出非常诡异的笑声,愈来愈尖锐

          安信言下意识的抓紧了旁边人的衣角,脸色苍白的看着屏幕,明显是被吓到了。

          朴灿烈愣,低下头看着被她紧紧抓住的衬衣衣角,无奈的抬起头又看向屏幕,尸体已经不见了,第四排第二个的尸体不见了,也就是王赫莲的遗体。

          “那是专门来吓你的。”朴灿烈皱起眉看着安信言。

          安信言回过神,不服气的反驳:“但起码我看到了过程!”

          朴灿烈挑了挑眉,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虽然在左下角突然跳出个人,但那个人丝毫不会挡住尸体,偷尸体的,是个男人,瘦瘦高高的,穿着清洁工的衣服。”安信言松开他的衣角,说。

          “你还算有用。”虽然说他没被吓到,但他却被安信言影响到了,才以至于看不见偷尸过程。

          我有个视频,偷车的,非常恐怖,反正我是被吓惨了,想看的读者可以加我向我要。号见第20章。

          “金大律师最近好像很忙啊,连我都请不到。”金钟仁坐在包宿的真皮沙发上,调侃。

          “是很忙,不过你请的方式很特别。”金钟大笑了笑,猫咪嘴甚是好看。

          的确特别,让两个粗壮的保镖把他‘请’到这。

          “只要让我手下几个不用入狱,要什么酬劳都可以。”金钟仁晃着手里的高脚杯,冷冷的说。

          “是吗?金少最近好像对个女人很感兴趣,市著名医院的安信言r。安,也是盛尘零班的音乐老师,”金钟仁笑着看向他,“我说的对嘛?”

          金钟仁的手不动声色的握紧,看着他饱含笑意的眼,讽刺的说:“如果金律师不答应,也不能怪我了。”

          “你手下被告上法庭,而我是诉讼方请来的律师,按理说,我是应该按法律来的,要是按人情讲,我和金少也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流,”金钟大微微笑,“就这样了,我还有事,告辞。”

          语罢,转身走了出去。

          金钟仁狠狠的瞪着金钟大远去的背影。

          他这是除了安信言第次被人拒绝!他最近是不是太没威严了?

          “那么金少”个保镖走上前,请示。

          “只能请个厉害点的律师了。”金钟仁叹息声。

          夏爱:这案子估计要才能结束,但除了吴亦凡,张艺兴,其他人对安信言的感觉得几百章以后了

          开个玩笑,反正,其他人是慢热,尤其是朴灿妮。

          另外,那个视频建议你在晚上看,还是自己个人在安静的地方看,更有,胆小的话就不要了。

          “安信言~”吴亦凡瘫软在沙发上,朝安信言的房间喊。

          “干啥干啥?怎么副要死了的样子?”安信言从房间里走出来,问。

          “最近的案子怎么样了?”吴亦凡双手放在脑后,悠闲的看着她。

          “这话应该我问你,”安信言说着,在他旁边坐下,“要不是需要我,我才不会放下恋雪不管。”

          “放心,有艺兴在医院,”吴亦凡说着,看了下时钟,“时间不早了,我去睡觉了”

          “等下”

          32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什”吴亦凡转过身,安信言突然扑进他的怀里,愣住了。

          “不要走。”怀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

          “安信言,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吴亦凡说着,反手抱住她,摸了摸她的头。

          “就在之前,”安信言回答道,又抬起头问:“你陪我看电视。”

          “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儿。”吴亦凡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好,睡觉。”说着,便拽着吴亦凡走向他的房间。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她要和他起睡。

          安信言的认知里根本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是吴亦凡知道,所以才那么放肆她。

          【翌日】

          【警局】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审讯室里,传出女人暴躁的声音。

          “饯小姐,你的戒指是这个吧?而且,死者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应该最清楚了吧?”吴亦凡从外面走进来,站在她对面,问。

          “你居然是警察?!”饯菲菲瞪大了眼睛。

          “废话,劳资不是警察你是?”吴亦凡微微皱了下眉,继续道,“你因为丈夫的魂不守舍而跟踪他去了你所在的酒吧,然后发现他和死者纠缠不清,再加上你本身就对死者印象不好,你才动了杀机,对么?”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那个语文老师不也和她吵架!而且在现场还有她的头发!”饯菲菲眼神飘忽,下意识咬了咬下唇。

          “你怎么知道?在现场的确有她的头发,不过她还不至于杀了死者,”吴亦凡勾唇笑了笑,“你很在乎外面那小白脸吧?”

          饯菲菲愣,猛地站起身,破罐子破摔:“是,是我杀她!但你以为我好过吗?每天旭都在担心,而且,而且我好像还能看见她!”

          “那是你房间被人安了香,”朴灿烈走到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你因为丈夫出轨而杀了王赫莲,而帮凶就是给我们假证据的警察李旭,你小情人,而你们不知道的是,王赫莲的爱慕者汪豪却在暗地里报复你们,擅自传入民宅安香,也得坐牢,而你杀了人,自然不会比他好过,但你小情人李旭就不样了,他虽然职位不高,但是是警察啊,啧啧”

          饯菲菲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朴灿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现在科技是发达的,”朴灿烈看着饯菲菲,脸“你笨死了”的样子,“只要知道了你们的关系,再稍稍动下脑子,不就知道了?”

          “现在的女人真是贪心。”朴灿烈说着,目光若有似无的看着她。

          “明明自己也有出轨。”吴亦凡接着道。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黄子韬附和道。

          “安信言!”三人齐朝安信言咆哮。

          本来正在吃东西的安信言听了,收回看着锅里的食物的目光,看向他们仨。

          “这样,朴教授,我就可以放心让你去处理那个案子了,真不好意思。”局长说着,有些抱歉的看着他。

          朴灿烈没有理会他,淡淡的往嘴里送着鱼肉。

          局长见了,神色变得有些尴尬。

          安信言放下筷子,用胳膊肘轻轻的捅了下身旁的朴灿烈,对局长说:“没关系,他不介意。”

          “医生都是骗子”朴灿烈淡淡瞥了她眼。

          “闭嘴!”安信言瞪了他眼。

          “呵呵,”局长客气的笑了笑,“安医生和朴教授总觉得是对。”

          听闻,吴亦凡放在桌下的手不禁握紧,随后又松开。

          黄子韬觉得吴亦凡有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奇怪

          反正,这饭局,算是安定的

          “对不起,小雪,那天我是被那些保镖赶走的。”许倩幽坐在林恋雪旁边,低下头,声音有些细小。

          “没关系的,小幽,反正我也没事。”林恋雪灿烂的笑了笑。

          “那么,明天能和我去个地方吗?”许倩幽看向林恋雪,眼里闪着期待。

          “可是信子”林恋雪犹豫着,但看到许倩幽眼里闪烁的光的时候,答应了。

          “小雪最好了!”许倩幽说着,靠在了林恋雪身上。

          路过的张艺兴见了,停下脚步,看向不远处的她们俩,皱了皱眉。

          33她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她的直觉是对的?

          张艺兴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安信言,勉强算你对了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