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3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她站在院中闭上眼睛,仰起头,张开双臂,沐浴在阳光里,鼻子使劲嗅着太阳带来的温暖气息。春日的暖阳扫心底的阴霾。

          梁骁带着甜儿乘车去了瘦西湖。湖光粼粼,暖风微醺。

          繁花虽已有凋败,但依然有大批花朵争相在不多的时日内尽情绽放自己的美丽柳已吐露出鲜嫩的绿芽,碧草正昂然伸展着纤细的腰,柔柔的绿意轻搔得人心里发痒,空气中仿佛涌动着暗暗的情愫。

          春风吹动浓情在胸中弥散,撩人的欲望恣意蔓延。

          “杨柳散和风,青山澹吾虑。”甜儿轻吟着,脸上现出许久未有的轻松惬意。

          梁骁心里彻底放晴,他看见了甜儿发自心底的开怀,感觉自己好似饮下用瑶池水泡的明前龙井那样通体舒畅。

          “甜儿,走了这么远,坐下歇会吧。”梁骁说着,示意梁绘将交椅摆在稀疏的树荫下。

          甜儿久病初愈,梁骁恐累着她,又怕毒日头晒着她,还忧仍带凉意的天气冻着她。

          甜儿笑着点点头,由梁骁扶着过去坐下。

          微风拂过,轻扬起甜儿的发丝;阳光透过树荫洒下斑斓的光影,在甜儿清秀的脸庞上施了层柔和的光芒。

          梁骁痴痴望着她,良久方醒,赶忙将绣云递过来的薄锦被搭在甜儿腿上。

          明媚春光下,对璧人相携相伴。

          梁骁手持玉笛,倾情吹奏,曼妙音符流淌在盎然春意中。

          风乍起,吹皱池春水。

          第69章嬉孩童引出梁骁心中痛;知真相激

          恍然间,孩童清脆的笑声融进了笛声中,不等甜儿从陶醉中醒来,个绒布球便轻砸在她腿上,笛声和笑声戛然而止。

          甜儿捧起布球,向旁边望去,只见两个四五岁的小孩,个穿红,个着绿,离自己丈许,踯躅不前,眼睛盯向自己手中的绒布球。

          甜儿会心笑,手扬,将球抛还回去。

          两个小孩都没接住球,绿衣小孩跑着去捡球,红衣小孩在原地挠了挠头,冲甜儿鞠了躬后跑开了。甜儿瞧着他,又瞅了眼身旁的梁骁,同梁骁起笑起来。

          远处走来对年轻的夫妇,那妇人边走边叮嘱两个玩球的小孩不要摔着,显然,他们便是孩子的父母。

          球总被绿衣小孩掌控,红衣小孩很难插上手,不会儿,便见他兴致索然。

          只见他跑到父亲身边,拿过父亲手中的纸鸢,说了些什么,大概是父母没答应陪他玩,他只好拿着纸鸢,独自默默走开。

          走了几步,他抬头看见甜儿正笑着注视自己,犹豫了片刻,踌躇地走近甜儿,不好意思地问:“姐姐,你能陪我放纸鸢吗?我自己放不起来。”清朗的童音和天真无邪的笑脸,勾起了甜儿的童心。

          甜儿笑着抚了抚小孩的头,欣然应允『骁陪着她俩放纸鸢。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甜儿笑得这么开心了,那如孩童般的笑颜是那样灿烂,那笑声中的欢乐让每个听到的人都被感染。

          玩怂许久,日已经西斜。年轻夫妇带着孩子向梁骁和甜儿道别。

          夕阳将树草映得别样美丽,甜儿嘴角带着弯动人的弧度,仍沉浸在欢乐中。

          梁骁知道,甜儿喜欢孩子,她总能和小孩子投缘,可是梁骁眼中滑过丝哀伤和落寞。

          甜儿的手轻轻握着梁骁的手,那丝冰凉让梁骁猛然收回神。

          梁骁将甜儿的葇夷拢在掌中暖着,柔声说:“天凉了,咱们回去吧。”

          甜儿握紧梁骁的手,脸上泛起无限娇羞,轻声如蚊语:“以后,我们带自己的孩子出来玩。”不等说完,脸上已漫起片绯红,目光中情意涌动,缱绻万千,霎时,明丽异常。

          此言出,却触动了梁骁心中的伤口,他心里阵酸涩,泪水瞬间朦住了双眼÷甜儿觉察,他赶紧低下头。

          甜儿没有听到他的回应,暗嘲他这样的平日泼皮之人竟会羞怯到讷言,不免好奇心大盛,凑近去看梁骁的神情。看之下,却疑惑陡增。

          “骁哥哥,你怎么了?”甜儿见梁骁低头用衣袖拭泪,“你是不愿意吗?”

          梁骁忙堆出笑意,“哦,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梁骁努力挤出个大大的笑容,可笑里却满是掩藏不住的苦涩。他说:“听到你亲口答应嫁我,我激动”

          “讨厌!”甜儿啐道,她正为刚才自己的唐突之言懊恼着,听梁骁直接挑明,不觉又是甜蜜又是羞恼,“谁答应嫁你了。”

          甜儿娇羞地扭转小脸,脑中却不知怎地突然闪现了下梁骁方才的表情,那表情依稀不是喜悦

          甜儿缓缓侧脸窥瞧,瞬间,脸错愕。

          “骁哥哥,你真的高兴吗?”甜儿看到梁骁的脸上分明写满了哀伤。

          “是啊!”梁骁应承着,扭转脸不看甜儿,也不让甜儿看自己。

          “那你伤心什么?”甜儿温柔地询问。

          “我没有。”梁骁换了副嬉皮笑脸的涅迎上来,眼中有隐隐的哀悯。他凑到甜儿颈间轻嗅着,调笑道:“哦,我是伤心,我伤心的是——咱们就是再快,恐怕也赶不上明年这个时候带着孩子出来玩了,太可惜了!”

          甜儿推开他,眼中疑惑且悲伤,问:“你为什么骗我?”

          梁骁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言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甜儿追问,睫毛上挂着莹莹珠光。

          梁骁再也抑制不住,猛地抱住甜儿,紧紧的。

          甜儿惶然无措,心中疑窦丛生。

          在她的再追问下,梁骁终于道出了事情。

          事实犹如晴天霹雳,甜儿呆若木鸡。

          她身体僵硬,脸色惨白,面无表情眼神空洞,那漆黑的双明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剩下团无边的黑暗,瞳仁像无尽永夜中封尘亿万年的深不见底的黑洞,吞噬着四周的切光亮。

          “甜儿,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梁骁担忧害怕。

          甜儿没有回应,仍是静静储。

          梁骁摇晃着她的双肩,大声唤着她的名字,不停地劝说:“甜儿,你哭出来吧!不要这么憋着,不要吓我”

          过了许久,甜儿嘴边浮起丝苦笑。那笑容在渐渐在脸上晕开,化出满面的酸涩,无限的凄凉痛楚无尽的愤恨绝望充斥着晦暗的瞳眸。

          泪水倏忽涌出,奔流而下,肆意冲刷着毫无血色的脸庞。

          梁骁揪紧的心稍稍放松了点,但阵剧痛立刻弥漫心头,如同千万只蝼蚁在啃噬自己,那种痛,痛彻心扉。

          他咬破舌尖,靠身体的疼痛镇压心底的痛,定了定神,走到甜儿身畔,轻柔地搂着甜儿,将她揽入怀中,用手轻抚甜儿的头,满是疼惜。

          甜儿再也无法克制,伏在梁骁胸口放声恸哭。那哭声凄凉,令梁骁也无法遏制潸然而出的泪。

          甜儿已哭得声音沙哑,渐渐的哭声也弱了。因哭泣消耗大量了体力,她已然连端坐的力气也没有了,歪在地上,靠在梁骁怀里。

          梁骁轻轻抚着甜儿的背,柔声安慰着。

          甜儿哭声已弱到渐无,仍不时抽泣下。

          看着怀中宛如受伤小猫般的甜儿,梁骁听到自己五脏六腑碎裂的声音。

          “甜儿,无论发生什么,我这辈子都赖定你了。”梁骁声音温暖柔和。

          甜儿悲怆的目光中掠过丝晴暖,可暖意稍作汪便又换成了无限寒凉,股怨毒从她眼中射出,转瞬间却杳无踪迹。

          切变幻仅在霎那见,然而这难以觉察的细微转变,恰被梁骁尽收眼底。他立时觉得身子好似冷得僵住了,头脑却被冷意刺激得格外清明,个困扰了多日的疑团仿佛在无意间解开了——他总在琢磨现在的甜儿和以前的究竟哪里不同,答案便是眼中的那种冰冷——从前,甜儿眼里从未有过那样刺骨的寒意

          青梅竹马的女书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