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我的人_第4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揉都没得揉。

          向来能忍的人望到窗外枝桠上玩闹的两只麻雀,竟然头一次在课堂上有些坐不住,树上鸟儿成双对,他也得偿所愿与喜欢的人交往了一个多月,但竟然比尚未如愿时更加难耐,是恋人太保守,还是他太贪心?

          季凡对自己说,别着急,人都是自己的了,迟早里里外外都会被自己占有,何必急于一时?恋人的一点点变化他看在眼里,从接吻时被动地任由予取予求,到现在只要他凑近,若是四下无人便会主动缠上来索吻,也越来越黏人,不时晚上还跑他宿舍里要自己抱着睡觉,自己应该心满意足才对,可是……这也正是他最忍受不住的,人就在他唾手可得的距离,却偏偏不能索求更多,最可恶的是跟好友谈起这个苦恼时,对方不仅幸灾乐祸,还大肆炫耀与恋人的如胶似漆,让他忍不住冒出了向好友的恋人吐露好友有过无数任情人的想法。

          奇怪的是,就在季凡感到要熬不出头了的时候,一个月后却是他的恋人主动钻进他被窝里的——这回可跟往常不一样,这让季凡日思夜想的小兔崽子是赤条条钻进来的,那九分羞怯一分妩媚使得季凡瞬间被欲望烧红了眼,把人要得第二天话都说不出来——前一晚喊哑了嗓。遥想起那次失败的温泉旅行,季凡大惑不解,揉着恋人短短的头发,问道:“韬儿,我真高兴你能给我,不过为什么这么突然……?”

          “当然欢迎了,宝宝夹得哥哥好舒服……”季凡的眼眸比此时窗外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还要亮,“韬儿……”

          “恶心,别叫宝宝。”话是这么说,眼睛半合的人嘴角却翘得老高,“嘘,我要睡觉了。”

          初夏的这天夜晚,蝉鸣由远及近,混着树叶的沙沙声响,顺着微风从窗外飘进季凡的宿舍,窗帘被吹起一角。陈钟睡梦中被什么东西压醒,睁眼发现是发小托给他照顾一晚的猫咪。李浩贤刚下夜班,远远就朝着等在台下的张灿然微笑。季凡拥着怀里的人,将吻印在呼吸均匀已然入睡的恋人额头,最后轻轻印在恋人温热柔软的唇瓣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