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倾君繁夏时光里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乐乐,醒了,快起床了。”如果在他们自己的公寓他这样睡还无所谓,可这边是老宅,爷爷都起床了,他这样睡不太好。

          无动于衷、纹丝未动……

          顾繁夏一把掀开被子,强行把人从床上拉起来,捏捏脸,“醒了醒了,快醒醒,醒醒。”

          这一放假他就自动换成了睡不醒模式,这可不行。

          “哎呀,别动,再睡一会儿,一下下,一分钟。”迷迷糊糊地,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赶快起床,爷爷都起床了,顾子墨那小子也一早起来了。”

          开始为某人穿衣,“先起来,吃了早餐后我们就回公寓。回去了再继续睡。”

          卿乐点点头,勉强接受,终于从床上下来,晃晃悠悠跑去卫生间洗漱。

          下楼就见全部人都在客厅,二哥和唐亦然昨天居然没走,留宿在了老宅?大哥一家人也没有回去。

          顾家人都比较喜欢中式早餐,唯一算西式的就只有牛奶了。顾家的早餐桌上永远都是包子、馒头、油条、饺子、面条轮着来,还有各种饼。

          顾爷爷把最后一个饺子吞了下去,“汇演准备得怎么样了?”

          尽管爷爷没有指名道姓,没来由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赵桑荔还是立马反应过来爷爷是在问自己,她是此次八一建军节汇演的主要负责人,包括晚宴。

          “都准备好了,只要演员把节目排练好就充分了,”突然把话头转向卿乐,“对了,乐乐,你们学校不是有舞蹈演员的名额吗,我怎么没看到你的名字?”

          “我落选了。”

          “落选,凭你的技术?”

          “二哥,那不叫技术。”卿乐立马纠正二哥顾繁辉的错误。

          “二哥真是俗不可耐,人家那叫艺术。”三哥顾繁煌忍不住打趣。

          “就是你摔了来医院那天?”顾繁月上次在他竞选受伤那天在医院见到过。

          卿乐点点头。唐亦然喝了口豆浆,“我去找了学校,没用。本来他也不打算报名,我和安云列偷偷把他的报名表交上去的。”

          顾繁辉抬头,“安云列?谁?顾子墨和乐乐出事那次在医院打太子那个?”

          是的,就是他。

          “怎么不打算报?”爷爷突然问。

          “我怕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大孙媳妇去把名额加上就好了。”爷爷斩钉截铁,一点不容别人反驳。

          “爷爷,这样不好,别为难大嫂了,那些演员都训练了一阵子,我再加进去就乱套了,这不是添乱嘛?”

          至始至终没有开口的顾繁夏突然发声,“爷爷,随他吧。”

          “那乐乐跟我出席汇演和晚宴吧。”

          这一决定把赵桑荔吓着了,“爷爷您要出席?”

          “怎么,有问题?”

          “没有,没有。”就是有,她也不敢说啊,区区一场宴会出动大首长,先别说这连动效应了,就是安保问题也要重新审视了。赵桑荔只觉得头痛啊!

          “爷爷,我去不太好吧?”用什么身份去才是最大的问题。

          “担心什么。”

          顾繁夏伸出手来握住身边人放在桌底下的手,“去吧,不用担心。”

          听到卿乐答应去,全家人不由得松了口气,那个汇演和晚宴绝对无聊死人,谁愿意没事跑那去凑热闹啊。

          不知道老人怎么心血来潮,以往每天主办方下多少次邀请爷爷连看都不看一眼,今年居然主动说要去。谁都怕自己被点到陪同,谁都不想去,既然已经确定了由乐乐去,众人也就放心了。那么无聊的汇演和晚宴,谁都避之唯恐不急。

          但是所有人都想差了,卿乐不但没有不喜欢,反而相当兴奋。回来的时候众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要找个欢乐,结果人家一本正经说:“可好看了,那些节目都表达出了对祖国和对军人的热爱,尤其赞美了军人的伟大,我也觉得军人太伟大了。”

          呃……众人各自找理由散开了。

          见众人纷纷找借口离开,卿乐一头雾水,无辜地看着顾繁夏,“我说错什么了吗?”

          顾繁夏无奈摇头,“没错,一点都没说错。”

          汇演的时候很平和,就坐在位子上好好欣赏节目就好。可是,晚宴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霍妍妍既是演员又是参加晚宴的人,表演结束后她换上礼服坐在霍爷爷旁边。顾爷爷和霍爷爷同等身份的老人,他们坐在一起,他们带来的孙子辈自然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问题就出在霍妍妍和卿乐坐在了一起。

          她故意把葡萄酒倒在了自己白皙的晚礼服上,大声嚷嚷,“啊?你干什么?你怎么这么狠毒?就算我抢了你演员的位置你也不用这么报复我一个女孩子吧?”

          会场喧闹,除了他们这一桌的人几乎还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而这一桌都是跟两位爷爷相当身份地位的将军,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

          “既然是竞选那就是各凭本事,我知道你实力强,可是是你自己摔倒了,我也没办法。”

          “不是我,爷爷。”一桌子的人看着,卿乐怕爷爷难做,在座的都是跟顾爷爷交情菲浅的人物。

          “不是你,难不成还是我诬陷你?还是我自己把酒倒在裙子上的?这可是爷爷送我的我最喜欢的裙子?”

          “霍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是女人,最爱的就是裙子,为什么要放过你。再说了,一个男人还这么心胸狭窄真是令本小姐大开眼界!”

          “霍小姐,如果你肯……”

          “肯什么?放过你?没问题,只要你当众向我道歉。”

          要他道歉可以,可是不是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道了歉,丢脸的是顾爷爷,是顾家。顾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绝不能在这当众道歉。

          “霍小姐真要如此咄咄逼人?”

          “各位爷爷都见到了,我不是咄咄逼人,我只是要你向我道歉,毕竟这是爷爷送我的裙子。”

          “妍妍,不就是一条裙子,闹什么,太不成体统了,还不去洗洗?”霍爷爷虽然嘴上说着软和话,但卿乐不觉得他是真心的,那样虚假的笑意实在让他不舒服。

          “既然如此,霍小姐就别怪我了。”

          “霍小姐裙子上沾的是葡萄酒,没错吧?”

          “不然还能是什么?”

          “请你肯定的告诉我是不是葡萄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