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在长宁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夏其实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欠妥,忙点头,“我今天就回去”。

          李盛男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说什么。她还得赶回医院,又没开车,于是问张擐:“你要走了吗?方不方便捎我回医院?”

          小夏一扫刚才的颓靡,立刻就精神了,眼珠子在两人之间转过来转过去。

          张擐倒是没注意,回道:“当然可以,本来我也要走了。”

          在车上的时候李盛男给张擐指路,“你从阳关路过去,把我放到门口,你直接就可以上高架走外环回去了。”

          张擐反应了两秒钟才回答:“我已经不住在那边了。”

          李盛男一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此刻正是晚高峰,车都是一步一步挪着走,等红灯的时候,李盛男突然开口问:“你知道我跟沈长宁怎么认识的吗?”

          张擐几乎沉默了一个红灯的时间,才回道“你们不是大学同学”?

          李盛男哈哈大笑,“我比他大五岁怎么可能是同学,哎呀你真会说话。”

          “沈长宁大一交的女朋友是我当时的男朋友的妹妹,很绕是吧,我们两对都没在一起多久反而是我跟他比较合得来,我说这个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沈长宁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他当朋友特别好,可是却并不适合当恋人,我从来没见过他主动喜欢过谁,有女孩追他觉得顺眼就答应了,也没见他像别的男生一样跟女朋友腻歪,因为他这个人在爱情这回事儿上分的心思太少,在他心里有太多别的事情比爱情更重要,所以他几次恋爱都是被甩的那一个,刚开始可能还觉得这是个性是腔调,可是谁又能永远接受自己并不是另一半心中的第一位呢。”

          虽然李盛男这番话有点不着边际,但张擐还是接收到了她话里拐弯抹角的安慰,可他确实不想跟任何人讨论这个话题。

          还好李盛男显然也没这个打算,说完就开始研究他车载播放器里的歌,在转到《desperado》时按下了播放键。

          第23章

          沈长宁再看到张擐已经是大半年以后了,他去那边办事,路过张擐单位门口的时候马上五点,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就熄了火。

          他其实至今都说不清楚对张擐到底是什么想法,他从来没有太深的迷恋过一个人,不知道这种情感如何能在暗处生根发芽,又如何能在没有阳光雨露的情况下长成参天大树。

          没几分钟就看到张擐出现在门口,此时已是初秋,沈长宁还穿着短袖衬衣,张擐却已经换上了长袖的西服外套。他之前就发现张擐好像特别怕冷,穿衣服跟他简直差了一个季节。

          张擐拎着公文包微微埋着头往回家的方向走,等沈长宁大脑反应过来时已经发动车跟在张擐身后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先于大脑作出这个举动,嘴硬地安慰自己说只是去看看他住的地方环境怎么样。

          张擐租的房子开车就不到十分钟,但走路就起码得半小时,他大多数时候也不开车,走路上下班权当锻炼。

          沈长宁看到他进路边的便利店买了瓶水,又看到他停下来看路边贴的海报,不知道是不是领带太紧,边喝水边还扯了扯衬衫的领口。

          最右侧车道上,一辆车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行驶着,还好这条路是单行道,车不多,还不至于引起公愤,旁边的人也只当是爆胎了。

          一直到人进小区沈长宁才停下来,撇了撇嘴,张擐挑房子的眼光真差,这小区又旧又远,连绿化都没有。

          可是他也不想想,又不是买房子,只是租个暂住之地谁又会考虑那么多呢。

          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严主任叫住张擐,让张擐陪他去买点东西。离单位不远就有个商场,两人慢慢走着过去,一路上严主任一反常态的沉默。

          张擐看着他明显比前段时间老几岁的面容,心里沉沉的。

          严主任是给刚满两岁的小孙女买衣服,从现在穿的,到十多岁穿的,买了足足二十套。张擐帮他拎着衣服袋子,抬头片刻又低下,随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回去快走到单位门口时,严主任停下脚步,看了好一会儿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挂在门口牌子上的名字,终于开口说了这路上的第一句话,“两个人时,你觉得答案是1另一个人说明明是2你还能坚持,十个人时,你说答案是1另外九个人都说是2你开始怀疑,等一百个人里九十九个人都说答案是2时,那么答案就只能是2了。”

          严主任从那天以后再没有出现,大家开始还问严主任去哪儿了,随后接踵而来的审计让人提心吊胆,后来连最迟钝的小夏都知道了不要讨论这个话题。

          第24章

          国庆前李盛男过生日,李盛男本来是想邀请张擐的,可一想到沈长宁也会来,想想还是算了。她倒是还不知道沈长宁已经什么都知道,只是看张擐搬出沈长宁家,以为张擐想开了,不想再耗在沈长宁这棵歪脖子树上。

          可抵不住有个故作聪明的小夏同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发现李盛男和张擐之间有问题,趁去签字的时候鬼兮兮地跟张擐说:“主任,后天我小姨生日诶。”

          张擐一看到小夏那贱不啦叽的笑就知道这人又不知道又想到哪儿去了,也不想跟他白费口舌,倒是好好思考了下确实应该请李盛男吃顿饭。可是礼物是个大问题,他想了一会儿决定咨询黎生送瓶酒算了,开始发短信。

          “送女生什么酒比较好?当生日礼物,关系还不错。”

          黎生秒回,“巴黎之花嘛,名气又大瓶子又美,很讨女孩喜欢。”

          “哪儿有卖的?”

          “我朋友那里有,我让他给你送过来。”

          张擐感动不已,黎生同志真是人民群众的好朋友。搞定礼物后才给李盛男打电话,跟她约好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好巧不巧的是沈长宁后天要出差,不能参加李盛男的生日聚会,也想着提前一天给李盛男过生日算了。由于李盛男工作性质特殊,很少有离岗的时候,所以他也没提前打电话约,于是造成了他刚进医院们就看到张擐跟李盛男一起走过来的情景。

          三个人都是一愣。

          还是李盛男最先反应过来,问沈长宁:“你怎么过来了。”

          沈长宁看到李盛男那完全不想看到自己的表情,哭笑不得,把手里的袋子拎了拎,“我明天出差,提前来给我的债主过生日。”

          从沈长宁出现的那一刻,张擐几乎是立刻就绷紧了背,眼睛看着前面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李盛男倒是没注意,说:“正好张擐也是来给我过生日,咱们仨一起?”

          张擐正准备说单位最近忙得先走,就听到沈长宁说:“成啊,张擐一起呗,否则我怕李秋水饭都不让我吃了。”

          都这么说了张擐反而不好再说走,只能一路低头跟在后边,一直到吃饭都是埋着头只吃。沈长宁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又酸又胀,怎么都不是滋味,盛了一碗土鸡汤,放到张擐手边,说:“尝尝,这汤很鲜。”

          张擐呐呐地说:“谢谢”,还是不敢抬头看他。

          吃到一半沈长宁出去接了个电话,包间里信号不好,回来一看只有李盛男一个人,皱着眉问:“他呢?”

          李盛男正在专心地吃螃蟹,头也不抬地回道:“说有事先走了”。

          沈长宁于是知道了,张擐不想,或者说不敢看到自己。

          李盛男吃完螃蟹,擦了擦手,接着又问:“张擐怎么那么怕你,你怎么人家了?”

          沈长宁早就憋得受不了,有心想跟李盛男吐露这满腔的烦闷,想想又怕她因此对张擐产生偏见,满肚子的郁结硬是从喉间压下去,噎得他几乎半死,没好气地回了句:“你想多了”,片刻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盛男一眼就看出沈长宁那口不对心的样子,可她才不想管,她现在看沈长宁觉得他呼吸都不顺眼。

          沈长宁这一晚上又久违的梦到张擐,梦到那天他们在山庄吃过饭,回房间的路上他问张擐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张擐看着他,眼神里意味不明,说有啊。像是慢动作重放,在梦里他清晰地看到张擐眼睛里有什么东西闪过,又迅速的湮灭,像几万公里外不小心撞向地球的飞星。

          这一幕沈长宁其实早就不记得,梦到了他才回想起好像确实是真实发生过。

          第二天在飞机上他一直都在想这件事,他已经意识到他对张擐的感觉实在太过奇怪,那种心疼、酸涩、烦躁、歉意,至少他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感受过,想探究这种情绪的缘由,却又不知从何下手。

          这直接导致他这个差出得比平时累好几倍,本来定的是一共三天,可第二天关键会议一开他就让赵闻涛给他定了返程的机票,他满心的焦灼似乎只有见到另外一个当事人才能化解。

          下飞机的时候是周五下午三点,他的车是走之前就停在机场停车场,上车就直接往张擐住的那小区开。他本意打算的是在门口守张擐下班回来,不管是面对面谈一谈还是怎样,反正不能继续再这样下去。可是他完全没考虑到这天是周五,全城大堵车,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区内转了两圈,狠狠地拍了下方向盘,满肚子的郁闷烦躁无处可解。

          不过上天好像真的更眷顾沈长宁,等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准备回家时,看到张擐远远从门口走过来,应该是刚下班回来的样子,还穿着西装拎着公文包,怀里抱着那只猫。

          大宁宁最近感冒一直不好,也不怎么吃东西,张擐上班前给它带到单位附近宠物医院打针,寄放观察一天,下班后再去接。

          等下午接到大宁宁的时候发现果然已经好很多,他把大宁宁抱起,让它两只前爪趴自己肩上,一只手搂着,准备回家。大宁宁特别不喜欢猫包,一进去一直叫,直叫得张擐心软,所以基本上去哪儿都是张擐抱着,等放下再用滚筒清理自己满身的毛。

          医院的小护士看不下去,就没见过养宠物养得这么娇气的,劝他:“别太宠了,否则以后不好养”。

          张擐谢过她的好意,却并不以为然,他养猫就是为了宠着它啊,在它相比人类短暂得多的生命中,给它最好的,给它想要的,以此感谢它一生的陪伴。

          他抱着大宁宁准备上楼,怀里的小东西却被楼下花坛开着的花吸引,一直试图往那边跳,张擐拿它没辙,给它放在花台上让它去跟那朵花玩,自己坐在一旁看着。

          沈长宁就在车里远远地看着这一人一猫,满腔的烦躁奇异地被抚平,他想下车去找张擐说个清楚,组织了下语言又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继续盯着那一人一猫看。

          他发现张擐今天居然戴了眼镜,显得比平常还要冷清,也不知道吃什么了,怎么嘴唇那么红。等张擐抱着猫站起来往楼道口走,他又想张擐今天穿这套西服买的什么牌子,怎么腿那么长腰那么细。

          等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想了什么,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在座位上,他从前跟张擐同住一屋檐下,朝夕相对,都不会注意到他穿了什么,戴不戴眼镜,身材怎么样。

          不过张擐腿是挺好看的,啊啊啊啊啊啊我都在想些什么!

          脑袋炸了估计有四五分钟后,沈长宁手忙脚乱的换挡踩油门,不敢在那儿多待一秒。

          那天晚上,沈长宁终于做了一件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下了一部gv。

          他几乎是用喜极而泣的姿态迎接着由于画面上两个男人过于限制级的动作所带来的不适和反感,终于让自己放心的睡去。

          可是睡梦中再一次有人不请自来。

          沈长宁觉得好渴好渴,身边躺着一个人,他翻身覆上去,慢慢舔舐从脖子到耳后那一小块肌肤。

          身下的人气息渐渐变粗,偶尔漏出一两声细碎的呻吟,沈长宁觉得不够,还是好渴。

          可是不够,还是不够。

          嘴唇终于到达心念的地方,那人的唇软又冰凉,舌尖迫不及待地叩开唇齿,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终于找到水源,全身上下都发出了舒服的叹息,他忍不住想看看身下的人现在又是什么模样。

          沈长宁蓦地睁开眼,天光已是大亮,他坐起来,想到梦里最后出现的那张脸,还有此刻湿了的裤子,皱起了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