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斯城堡的玫瑰[精修版]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被动地承受一次比一次强硬和热情的撞击,青年一腿抬高搭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曲起挂在男人臂弯上,他根本没有后悔的余地,强烈的痛感和异样的被填满的饱涨感令瑞尔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他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柔软的身体弯曲成一个艰难的弧度,下身向男人敞开,几乎毫无保留的。

          青年眉头皱着,手指用力按在男人肩膀上,他们彼此相贴,小麦色和浅白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

          瑞尔觉得撒切喘气的样子性感极了,这让他像被蛊惑了一样抬高手臂手指插入男人汗湿的发间:“好疼但是好舒服——”

          撒切性欲更浓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坦然地说出这些,真的是第一次的小处男?于是更加用力地操弄身下这幅清甜的身体,直把人逼得脚尖绷直,嘴唇微张露出深红的舌尖,眼泪静静地淌下。

          到达高潮的那一刻,青年就像见到了上帝——这么说或许太夸张了,但这就是第一次尝到欢爱味道的小处男真实的想法。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或多或少的有青年主动求欢的成分,他们在床上来了场漫长而甜蜜的性爱,缓慢抽动的频率让他们能清晰地感受到彼此身体的反应。

          撒切很满意,瑞尔也很满意。

          第二天,撒切很早就醒了,神清气爽。

          拉上窗帘的卧室黑漆漆一片,微弱的光线照不清房内的景象,但可以清晰感受到被子里属于另一个的体温。撒切当然不可能忘记昨晚发生了什么,他十分清楚的记得在最后一次到达高潮时,青年答应了他的追求。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撒切这般问道。

          “我——”瑞尔被逼的发疯,他从灵魂深处逼出一声沙哑细长的呻吟,撒切险些听不清他紧接而来的答复,“我当然愿意。”

          男人将身边睡得沉的青年抱住,静静看了许久,看青年在梦中格外乖巧的睡颜,深情地亲吻青年微撅的嘴唇。

          番外4故事之外下

          撒切和瑞尔交往已经有一年了,他们的恋情对外公开后,不仅没有像某些媒体恶意评价那样只是一时新鲜而相看两厌,反而越来越好。

          可以举个栗子。

          瑞尔搬进撒切家里住后,生活几乎充满了粉红的泡泡。

          昨晚瑞尔从外地坐飞机赶回来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回到家倒头就睡。

          早上六点,撒切准备起床跑步,这时一旁的瑞尔会搂住他的腰不让人走,撒切拉了拉他的手臂,没能成功。瑞尔将脸埋在他腰上,蹭了蹭,说:“陪我睡一会……”撒切躺回去,纵容地将他搂住,手掌轻轻拍他的后背。

          瑞尔睡醒时已经八点半了,撒切这时也跑完步回来了。瑞尔掀开被子探出个头,被撒切按回枕头上。

          瑞尔裹住被子蹭过去,被子底下的身体是赤裸的,什么也没穿,估计是撒切昨晚替他脱的——他太累了,倒头就睡着了。

          “怎么了?”撒切靠在床头,手里拿了本杂志,见瑞尔靠过来,手臂一揽将他勾到身上,“起来吗?”

          瑞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去厕所刷牙洗脸,然后回来继续裹住被子,用冷冰冰的手去捂撒切的脸,撒切躲了下,没躲开,笑着任他玩:“怎么那么冰?”然后握住瑞尔的手塞回被子里,“别冷着了。”

          瑞尔将他手里的书扯掉,跨坐到他腿上,被子捏在手上,手臂一圈男人的脖子,被子完全罩住两个人的身体。

          撒切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亲一个。”瑞尔撅了撅嘴,他们接近一个月没有亲近了,他忍不住了。

          撒切含住他的嘴唇亲了亲,故意在他张嘴时又离开一些,随后又立刻亲回去,把舌头伸进他嘴里。

          屋子里有暖气,撒切扯掉被子扔到一边,一把搂住对方的腰将他按在身下。

          瑞尔身上光溜溜的,摸起来又腻又滑,撒切忍不住掐了几下,又安慰般的轻轻摸过去。

          一个月了,再一次感受到男人侵入身体的饱涨感,瑞尔张嘴无声的喘息,说实话,感觉真的不赖。

          撒切温柔地做了一次,体贴他刚刚回来还不是很有精神,但是在他要退出去时,瑞尔抱住了他的腰,十分热情地缠了上来。

          于是乎,天雷勾地火。

          等到两个人都满足了,已经接近中午了,瑞尔懒懒地躺在床上,没有盖被子,撒切从背后抱住他,温存地亲吻他的发顶,两人的小腿交在一起。

          “还好吗?”撒切问,刚才都有些太激动了,没忍住大力了一些,最后一次还试了不带套的感觉,“要不要去洗个澡?”撒切摸了下瑞尔后面,因为没有射在里面,所以还好。

          瑞尔摇头:“待会儿,想再躺一下。”他又累了,刚刚不该去挑对方的,现在后面还是微微张着,撒切一摸就别扭。

          撒切也由着他,只是扯了被子替两人盖上。瑞尔翻身从正面抱住撒切,亲亲他的下巴,又亲亲他的脸。

          在一起一年多了,撒切早就清楚瑞尔黏人的个性,在片场还收敛一点,平时在家里瑞尔也爱这么贴着自己,有时候勾起火了,两人也顾不上别的就这么做起来,客厅,厨房,浴室。都有过。

          只是事后受罪的还不是他,瑞尔不肯收敛,所以撒切只好做自控的那位。

          “我看到新闻了。”瑞尔说,“他们说你要和我分手去跟别人好了,照片拍的不错啊。”

          最近撒切拍新片时,被爆出和同片场的女演员关系亲近,肢体行为暧昧,还传言撒切和他的小情侣早就分手了。

          撒切心想,这是秋后算账了?

          “我没有,那只是为了宣传。再说,她只是个小新人,没兴趣。”撒切说,手掌放在瑞尔腰上,捏了捏。

          “少来,当初你不也借着教我的名头天天献殷勤,我对你清楚的不得了。”

          “真没有。”

          “是吗?”想起之前自己也还是个小新人的时候,不也被传出绯闻,最后假戏成真,所以……现在他们俩不就活生生的例子?!

          ……原本只是开玩笑的瑞尔突然黑了脸。

          不高兴。

          瑞尔瞪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掀开被子,下床进浴室,甚至锁了门。

          撒切笑了笑,他就是故意的。

          然而玩笑似乎有点过大了,瑞尔从浴室出来看也不看躺在床上的人一眼,自顾自找了衣服换上。撒切看着他劲瘦的腰和白白的臀,从床上下来过去将人抱住。

          “生气了?”

          瑞尔没说话,撒切察觉这回真生气了,莫名有些苦恼。

          “我说过不想听你这些玩笑,你还每次拿这个来逗我。”瑞尔十分认真,猛地回身紧紧盯住撒切的眼睛。

          之前也有过一次,也是撒切在片场和电影的女主角传出绯闻,虽然没有什么,撒切却故意逗他,结果把一向听话的青年惹怒了,当晚就收拾行李走人,第二天直接坐飞机拍外景,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和他说话,即使接了电话也是沉默在那里。

          这次撒切怕了,连忙承认错误:“我只是想看你吃醋的样子,别生气了,我当然不会和别人好的。你别听那些记者乱写,你也干了一年了,还不懂吗?记者写你的时候我多相信你啊,你怎么就总怀疑我?有没有良心了?”

          瑞尔还是憋着嘴,他也知道自己很幼稚,占有欲太强:“你当然得信我,反正也是你先追的我。”

          这就算是不生气了,撒切还是懂他的小情人的,很好哄。

          撒切失笑,用力亲了亲他的唇:“是,我追的。穿衣服吧,去趟超市,去买点菜做给你吃。”

          撒切克林,瑞尔布莱尔感情如初,牵手逛街秀恩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