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纵迷欲 第1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夏亚泽神情冷若冰霜,“夜霖,你又想逼我吗?”

          “哥,这真是一个恶性循环,你说我在逼你,你何尝又不是在逼我?”夏夜霖淡淡一笑,“你用你的双手伤害了我,让我受到海洛因的折磨。而我却一再拒绝你,伤害你的心,也让你痛苦。”

          “夜霖,别胡闹!”

          “你别说话。”夏夜霖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夏亚泽脸上的冰冷,一点点瓦解。

          夏夜霖无法原谅他对他所做的一切。而夏亚泽又无法放开自己对夏夜霖的爱。

          但,夏夜霖不会爱上他。他也不会因夏夜霖不爱自己就舍弃这份爱。

          在这无尽的彼此伤害中,夏亚泽早已迷失了方向,走近了黑暗深渊,再也走不出来,甚至将夏夜霖一起拉入了不见底的深渊。

          “夏亚泽,放了林维渊。”夏夜霖重复著。

          夏亚泽冷冷地看著他,心里有些挣扎,“为了他,你甚至可以去死?”

          “四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我就爱上他了。”夏夜霖的神情越渐平静。“如果他死了,我就自杀,绝不让他孤独。”

          “你敢!”夏亚泽阴狠地说。

          “夜霖,乖乖的把枪放下。”林维渊沈稳的声音带著紧张。

          “没有什麽敢不敢的。”夏夜霖轻轻笑了,眼泪也忍不住缓缓流下。“其实,最该死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他早该去陪父亲了

          眼前的两个男人,至今仍爱著的林维渊,更有为了他失去理智,陷入迷途的夏亚泽。

          好不容易与林维渊重头开始,似乎再次看到光明,但在夏亚泽的纠缠下,以及未完全戒去海洛因的情况下仍无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林维渊,你听著,我不想你死。”他不想,一点都不想。

          t

          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时,夏夜霖看见他们同时向他狂奔而来,都想去抢他手里的枪。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还能说什麽?夏亚泽不奢求了,也不想强求了,只希望夏夜霖能听见,他爱他。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希望用恨,用这样一个结局来结束这一段爱。

          “砰”的一声,枪声震响了夏夜霖的耳膜,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夏夜霖记得很清楚,父亲死的时候,脸上满是悲怆和绝望。

          梦里,太深,太暗。

          父亲对著他悲伤的微笑

          尾声

          雨淅沥地下著,机场大厅内,清亮的女声从广播中传出。

          飞机要起飞了,夏夜霖刚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记得他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头很痛。

          最後一刻,是夏亚泽抢下了他手上的枪。

          只要当人尝试到嫉妒的滋味,有时候就会迷失方向。当人无法够再拥有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人死了,就什麽都没了。夏亚泽要夏夜霖好好地活著,不许忘了他,一直记著他。

          一抹人影不知不觉来到夏夜霖身侧,指关节分明的手覆上了他的眼睛。

          夏夜霖唇角染著笑意,宛如天籁的声音轻轻吐出,“飞机就要起飞了。”

          耳後的呼吸似低哑的轻吟,“放心,我们不会延误的。”

          轻轻拉开蒙在眼睛上的手,夏夜霖转过身,明亮的眼瞳直直望著他,除了他还会有谁

          “不是说快要迟到了吗?怎麽还在发呆?”他在夏夜霖耳边轻声笑说。

          夏夜霖眨眨眼睛,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

          “该登机了。”林维渊眼底温柔如水。

          “我们走了,那夏氏怎麽办?”

          “不要了。”权势,金钱,都不要了

          彼此间静静凝望,似有千言万语。清晰的女声透过广播再次响起,在淅沥的女声中,以及人群的吵杂中,被林维渊牵著登上飞机。

          飞机飞上云霄,望著窗外淡淡的云雾,夏夜霖知道,这次他是真的离开了。

          离开了父亲,离开了夏亚泽,离开了那个奢华的囚笼。

          唯一不变的,就是他身边的这个男人。

          全文完

          番外:依然忘不了他(上)

          夏氏企业,办公室内,夏亚泽正在看文件。

          “亚泽,这是你要的资料。”一身黑色套装的唐紫蔚打开门,将资料呈到夏亚泽面前。

          “麻烦你了。”

          “不客气。”唐紫薇抬起手腕,笑道,“快下班了,一起走吗?”自从林维渊与夏夜霖离开後,她与夏亚泽解除了婚约,并成了他的秘书,她相信近水楼台先得月,夏亚泽总有一天会被她的真心打动。

          “晚上有点事。”夏亚泽口吻冷淡,“你先下班吧。”

          “好。”唐紫蔚在心中撇撇嘴,担任夏亚泽的秘书已有一段时日,但夏亚泽依然说一不二,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分得清清楚楚。

          当初父亲坐牢後,夏亚泽被警察传讯前去调查,她也没逃过被巡查。失了市长之位,却接手了夏氏的夏亚泽。夏亚泽本不想让她成为他的秘书,但唐紫蔚父亲在入狱前一再要求他好好照顾唐紫蔚。

          做夏亚泽的秘书并不好受,现在的夏亚泽就像一个工作狂,工作机器,从不体念他们过去的感情而,不过,她并不怨他,夏亚泽仍是她心里最爱的人。只是不明白,夏亚泽为什麽要放夏夜霖走,更不明白那天她被人带走之後,他们之间发生了什麽事。那一天之後,夏夜霖就走了,但她知道夏亚泽在暗地里偷偷寻找过并深深自责。

          唐紫蔚从没见过夏亚泽这副模样,明明心里想得紧,也知道夏夜霖的消息,就是迟迟不去找他。

          根据资料,夏夜霖现在在挪威,而夏亚泽每隔三天便飞一趟国外,也让仆人在别墅内种满白玫瑰,时常对著相册出神,更喜欢站在窗前看著玫瑰园抽烟。

          他一定在思念著夏夜霖。这让唐紫蔚更不明白了,既然这样放不下他,又为什麽要放他离开呢?

          书房内秒锺滴答滴的声音,提醒她该下班了。唐紫蔚回过神,看著夏亚泽翻开适才送来的资料,看样子,他又准备加班了。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真的好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