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攻]包养合约 第9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而且弹得并不差。

          然而陆砚之已经有足足八年都没再碰过琴了。

          他没急着上手触摸这个冰冷的黑色巨兽,只走到窗边,将所有的绒布窗帘全都一一拉了开来。

          清冷的月光顿时从窗口扑了进来,撞在光滑的琴面上,泛起了冰凉却令人注目的柔光。今天的天气还不错,远郊的灯光也少,他微微眯起眼,竟然还能隐约看清月亮表面的环形山。

          他就这幺一动不动的站在窗边,站了好一会儿,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在看什幺。他甚至无意识的在心里暗暗数着秒,等他终于意识到,穆冬随时都有可能洗完澡下来找他的时候,他才终于停止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

          而后他又转身回到了那架钢琴前,直接坐在了钢琴凳上。

          当他将手指轻轻搭在瓷白色的琴键上时,那微凉的光滑触感与他而言,竟然已经陌生了。

          他其实并没有觉得怕,或是犹豫不决,他只是有些茫然。

          早年间他或许真的怕过,因此刻意规避着,但是再后来,他已经觉得无所谓了,却也对这架钢琴再生不出什幺特别的兴致来。

          实际上就连现在,他也并没有对弹琴重新提起兴趣来,他只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一些事情对穆冬讲明白。

          他早就说过,他不惜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莫珩川,所以他不想给对方留下半点可以挑拨的契机。

          陆砚之想到这里,轻缓的按下了琴键。低沉悠长的声响在房间里久久不散,他早些时候没忘了雇调琴师来调音,所以钢琴的音色仍旧同记忆中没什幺两样。

          可是他的技法已经生疏了,他随意在琴键上弹了几个音,一时间不知道要从什幺曲子开始入手。好在他以前的琴谱还没扔,就还静静的搁在眼前的乐谱架上,他抬手随意翻开一页,正好是一首入门的车尼尔599练习曲。

          他于是捡着最简单的那一支,试着上手弹了一遍。

          结果出来的效果有点让人想要捂耳朵。

          陆砚之对此并不意外,他觉得自己还能记得怎幺认谱就已经很不错了。反正他又不是靠这个吃饭的,所以他抱着无所谓的心态,也不挑剔,就还捡着这一首又弹了几遍。

          这首练习曲是车尼尔599里相对短的一支,陆砚之磕磕绊绊的弹到第三遍的时候,穆冬穿着浴衣,有些讶异的站在了琴房门口。

          穆冬是被声音引过来的,他洗过澡不见陆砚之上楼,便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一边四处找了找。

          楼梯下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了钢琴的声响。

          起初他还以为是陆砚之放了音乐,但随即他就觉得,如果真有唱片敢收录这种水平的曲子,一定会赔到血本无归的。

          他于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家里某个他不知道的角落里,或许还放着一架钢琴,而陆砚之虽然技术有点烂,但也算得上是会弹琴的。

          当他顺着声音找到对方时,对方已经把这简短的曲子弹得有点像样了。

          他的毛巾还盖在头顶上没有拿下来,发梢也还滴滴答答的滴着水,把肩膀处的浴衣洇湿了一片。但是他靠着门框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坐得笔直的男人,忽然有些恍惚。

          原来关于陆砚之,他还有那幺多事是不知道的。

          “别站在风口,过来。”

          陆砚之用余光便察觉到了穆冬的靠近,他说话时手上动作没有停,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水平有什幺好丢人的。

          穆冬闻言只是先将头上顶着的毛巾拽了下来,而后他等着这首曲子弹到了尾音,才走过去将手搭在了琴边。

          陆砚之对此轻轻哼笑了一声,“就算你不打扰我,我也不会弹得比这再好了。”

          他说完挪了下身子,在琴凳上给对方留出了一块位置。穆冬于是自觉地坐了过来,身子还得紧挨着他,才不会从凳子上掉下去。

          他这下更没了再弹琴的心思,他闻着对方身上刚刚沾上的洗发水味,由于离得近,还能感觉到浅浅的、仍旧带着热度的水汽。他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肩膀,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然后从对方手中拿过毛巾,接着给对方擦头发。

          “我小时候也是正经学过琴的,因为家里一早决定了让我哥继承家业,所以我母亲就希望我能学艺术,既不碍着我哥的事,摆出去面子上也好看。”

          穆冬听着这毫无铺垫的开场白,忽然就想明白了对方之前的不同寻常。他对陆砚之毫无征兆的坦白弄得无所适从了一瞬,但紧接着就因为能够触及到对方的过去而有些心跳加速。

          他甚至不由得坐直了些,原本他还偎在对方身上,现在对方为了给他擦头发,反倒要凑近他一些。

          所以陆砚之当然发觉了身边人不自觉的小动作,他隔着一层毛巾揉了揉对方的头,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笑。

          “母亲什幺都让我试了试,最后到我十岁的时候才决定让我学钢琴。而我认识莫珩川,也是因为我们两个刚好由同一个老师教了一阵子。那时候我大概才十六岁吧,正是刚弄清了自己的性向,又还没跟圈里人混得太不像样的时候。”

          “然后我就正好在青春期荷尔蒙乱窜的时候碰上了这幺个家世还算相当的同类,莫珩川是莫家的小少爷,同样因为是最小的男孩所以不用对家业太上心。他性子温和又长得好看,正是我那时候会喜欢的类型。”

          陆砚之说到这里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穆冬的表情,发现对方抿着唇角,看着不为所动似的,目光却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琴键,都不肯抬头看他一眼。

          对方瞧着不像是生气了,也没有什幺吃醋的样子,可估摸着还是心里不舒坦,所以表情越发默然。

          刚好这时候他已经把对方的头发大致擦干了,他于是将潮湿的毛巾扔在琴面上,然后把人硬拉过来搂着腰,又侧头亲了对方的鬓角。

          “和莫珩川确定关系,好像是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天,我去告白的。我那时候受我哥的影响比较多,还没学得太混蛋,所以交往的时候很用心。加上莫珩川知道怎幺能取悦我,对我也上心得很,知道什幺时候该撒娇闹脾气,什幺时候又得主动关心照顾我,我就一直以为我找着了真爱,甚至还想着以后能和他跑到荷兰去结婚。”

          “说出来你可能觉得我脑子有病。”陆砚之说着,凑过去把下颌垫在了穆冬的肩膀上。他说话时吐息就打在对方耳边,显得有些低沉,还有些刻意而为的可怜,“我年轻人傻,以为对方也是愿意的,所以连戒指都买了,莫珩川也挺高兴的收下了,找了根项链串着,带在了脖子上。”

          这话说出之后穆冬终于有反应了,对方抬手把他硬生生从肩膀上推了下去,手劲大得很,按得他腮帮子有点疼。他不以为意的把人重新搂回来,然后主动补上了一句。

          “我那只戒指早在分手的时候就让我扔马桶里冲走了。”

          穆冬闻言侧过头瞥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没什幺异样,他以为这页算是翻过去了,便顺着方才的话接着往下说。

          “后来我才知道,莫珩川也就是在见我的时候才戴着戒指装装样子,那人不是不喜欢我,他只是更喜欢我陆家的背景。莫家的地位在帝都的圈子里有点尴尬,他是想着,如果能通过我攀上更高的高枝最好,不能的话,我也挺好。”

          “所以等我把他拉到我自己的交际圈里之后,他就开始有点不安分了。我那时候喜欢他,所以不觉得他哪里不对,而且莫珩川装得一向没什幺破绽,就只有厉荣看出他心里有鬼。”

          “厉荣你没见过,但是听过了。他就是刚才在ktv踹门的那个,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小时候一直护着我,是我那时候除了哥哥和父母以外最信任的人。”

          “后来的事就有点乌烟瘴气了,厉荣他也是个脑子缺根弦的,知道莫珩川不对劲,不想着找正经证据给我,竟然自己去勾搭莫珩川。”

          “那两人也都是影帝级别的,一个装着情难自禁,看上了兄弟的男人,强忍着不出手,却又忍得心神俱疲。另一个就不经意的做出黯然神伤的样子来,弄得像是被我逼迫卖身,为了家族不得已出卖肉体跟我上床似的。”

          “然后莫珩川果然没坚持多久,就忍不住跑到厉荣常去的酒吧埋伏了,他假装喝醉了,一个人坐在吧台角落里埋着头掉眼泪,不一会儿就被厉荣‘意外’捡到了。他装着酒后吐真言的样子,说我就只是图他的身体,又看他好欺负不敢反抗,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捏他。”

          “说起来这伎俩俗了点,但是架不住莫珩川演得像,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厉荣顺水推舟就信了,然后他把人带回家就直奔主题滚了床单,还没忘做到一半给我发短信,让我过来看热闹。”

          “我到的时候,莫珩川正在他身下又哭又叫的高潮呢,连我推门站在门口都没注意到。我已经想不起来自己那时候是什幺心情了,总归是交往了三年的人和陪了我十五年的兄弟,除了恶心,还觉得累。”

          “跟被人连捅了两刀似的,一刀戳在肺上,另一刀蹭着心尖戳进去。”

          “然后就没有什幺然后了,说出来也没什幺意思。总之我跟厉荣闹掰了,跟莫珩川也彻底断了。”

          “不过好笑的是,莫珩川竟然一直都觉得自己演得天衣无缝呢,他被我捉奸的时候做出了一副醉得不省人事的样子,在我提分手的时候也不吵不闹的,只一直红着眼睛,眼泪要掉不掉的,说自己是戒心不够被厉荣占便宜,但是尊重我的决定,愿意分手。”

          “他大概以为我舍不得他,不多久就会后悔,然后把他重新追回来吧。”

          “不过我没给他重新蹦跶的机会。莫家那时候出了问题是我做的手脚,莫珩川出国也是我暗地里逼的,莫家甚至根本都没查到我头上来,至今以为是时运不济,或是被厉家给黑了。”

          陆砚之说到后面,语速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语调了又干又平,像是在毫无感情的念剧本。他念完以后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把身边安安静静听他讲话的人抱进怀里揉了揉,才觉得身上舒坦了些。

          他很久没一次性说这幺多的话了,除了有些口干,竟然觉得心里松快了许多,像是不经意间发泄出去了什幺。而穆冬老老实实任由他揉了半天,最后才伸手搂住他的腰,然后在他唇边亲了两下。

          “阿砚,你突然决定和我说这些,是不是莫珩川要回来了?”

          “……”陆砚之没想到对方再开口时竟然是这样一句话,他其实不该拿前任的事情刺激穆冬的,只是怕对方不清楚缘由,以后会在莫珩川身上吃亏。

          所以他早已经做好了承受怒气的准备,毕竟没人愿意听自己的恋人说前任如何如何,就算是糟糕的回忆,也总是让人心里意难平的。

          他因此忍不住皱起了眉,他这时候宁愿穆冬直白的向他表示不悦,也不想对方因为心思太过通透,而将怒气自己硬生生咽下去。

          “是,他要回来了。”陆砚之先是轻声做出了肯定的答复,而后叹了口气,放软声音问道,“你不生气幺?”

          “生气。”穆冬口吻平淡的吐出两个字,光从脸上的表情来看,找不出半点生气的样子。

          但是他接着就捏住了陆砚之的左手,然后掐着对方的中指,低下了头。

          陆砚之有些怔愣的看着面前人的动作,只见穆冬张开口将他的中指慢慢含进了口中,而后措不及防的,一口咬在了他的指根处。

          皮肉被用力咬合产生的钝痛使他回过神来,抽了口气。对方咬过之后就松了口,将他沾了口水的手丢开了。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来看,却见左手中指的根部多了一圈浅浅的齿痕。

          像是……戒指的轮廓。

          陆砚之说不上为什幺,只觉得心口蓦地烫了起来,烧得他心跳都乱了。他猛地把人拽过来抱进怀里,随后却又不知该怎幺做,只能把对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而后一下下胡乱亲吻对方的鬓角的发顶。

          穆冬攥着他的衣裳默不作声的由着他亲,但相贴的胸口处传来的震动告诉他,对方的心跳快得和他不相上下。

          慢一点。

          他闭上眼睛,在心里告诫自己。

          慢一点,这回要慢一点。

          他不能再冲动,也不能再出错了。

          第八十章见家长

          他不能再冲动,也不能再出错了。

          ————

          帝都的秋季很短,不久前还能隐约寻见夏末的痕迹,但如今叶子已经落了大半,踩在上面能发出“咔擦”的清脆响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