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宁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全身难受,逸宁在床上躺了一阵,还是艰难地爬起了床,周横明天就要来家里,那么金贵的孩子,可不能让他在这里磕磕碰碰到了。

          也没有去打扰周延,逸宁自己拿了一大叠毛巾,将客厅里所有有棱有角的家具都用毛巾把棱角包起来,那些放在矮柜茶几上面的可能会让孩子伤到的东西一律收起来,又检查了墙沿插头电路,孩子能够碰到的地方,全都用绝缘的胶布给贴起来,虽然难看了一点,但是只要孩子不碰到不被触电到就好。

          趴在家庭影院旁边的地上贴胶布,腰酸痛得不好受,都怪周延不知道节省力气,每次都要做到他几乎腰断才知道罢休。

          逸宁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勤勤恳恳做事。

          周延从书房出来倒杯水喝,看到客厅里的大灯居然开了,他正奇怪呢,就见逸宁跪趴在地上。

          逸宁害怕将衣服弄脏,便穿着打扫时候穿的棉t恤,下面穿了内裤,连长裤都没有穿,这样撅着屁股的样子,周延看到,几乎鼻血都要喷出来,一瞬间又要化身为狼。

          好在理智还在,看看客厅里被包了棱角的家具,他算明白了逸宁从床上爬起来是在做什么。

          周延心里气得要死,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的宝贝,他如此心疼爱怜,而周横那个臭家伙,就让逸宁在床上累完了还要来做这种事。

          周延心里的疼惜之情如潮水汹涌,上去一把将跪趴在地上的逸宁拦腰抱起来,逸宁惊呼一声,看到是周延,道,“做什么?我腰难受呢!还有一个插头就贴完了,还要看看饭厅与洗手间里有哪些地方要处理……”

          周延黑着脸把他抱进了浴室里,放了热水,湿了毛巾就开始给逸宁擦脸,擦了脸又开始擦手,然后是腿,逸宁非常不好意思,羞窘地站在那里。

          周延抱着处理干净的逸宁回到卧室里,放他在床上,道,“睡吧!剩下的我来做好了。”

          “你不是还有工作没做完,我来弄就行了。”逸宁道。

          “工作做完了,你睡,我来做,我力气比你大,比你做得好些。”

          “那好吧,做完了还要用消毒水把家里再消毒一次,小孩子来染上病了就不好了。”

          周延也应了。

          家里的狗狗前一天就被送到宠物店里去了,周延心里还想着逸宁怎么舍得将狗送走,原来是早就想要把周横接来了。

          逸宁实在是又累又困,还腰酸背痛,也不强求了,裹着被子就睡过去了。

          周延坐在床边看了逸宁良久,摸了摸他熟睡的脸颊,又亲了亲他的额头,才出门关了卧室的门,将房间里需要贴胶布的插头贴好,将饭厅与洗手间里需要包毛巾的地方包好。

          回到逸宁身边睡觉的时候,逸宁已经睡得脸上晕上了一层粉红,嘴角上钩带着笑意,那样美好而恬静。

          周延细细亲吻他的额头脸颊,道,“别人家的孩子你就这样,你说,我怎么敢要孩子,要是有了孩子,每天都围着孩子转,我哪里还能够完完全全拥有你呢?”

          逸宁的睡梦里,他抱着周横在房间里玩,于是嘴角弯地越发厉害,周延在他脸上的细细亲吻,睡梦里是周横那小娃儿在亲他,只是梦境一转,又变成周延抱着他,他高兴地笑起来,伸手也同样揽上周延的身体,在他怀里睡过去。

          第二天,周延开车带着逸宁去周家主宅里,在那里接了一切准备就绪的周横到自己家里做客,因为这个孩子实在一个人不好照顾,接回家后,周延也不去公司上班了,就陪着逸宁带孩子。

          周横是很识时务的,不哭不闹,自己玩自己的,写字的时候,便不断笑着问逸宁各种让逸宁开心的问题,例如,“逸宁叔叔,这个撇,我写不好,你教教我。”

          逸宁被他哄得笑颜如花,高高兴兴捉着他的手写字,黑着脸在一边看足球赛的周延完全被无视了。

          逸宁给周横做他喜欢吃的小点心,周横就在房间里玩玩具,玩具丢得到处都是,看到逸宁过来,他便要逸宁陪他一起玩,用一整箱恐龙做了个恐龙乐园,周横玩得开心,逸宁收拾起来就很麻烦,一会儿小恐龙被摔到沙发下面去了,逸宁就要趴在地上去掏出来,一会儿玩具遥控车撞到柜子下面出不来,他也要趴在地上去拿出来。

          周延笑嘻嘻对逸宁说自己来陪周横,让他去做饭去。

          逸宁自然高兴周延愿意陪周横,说着好,就进了厨房。

          周延一脸不怀好意地笑,周横看得心惊胆颤,赶紧拿着玩具车去讨好周延,蹭到坐在沙发上的周延身边,道,“大伯,我们来玩车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