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生:念慕 第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想到在花园里偷看到的周念和楚慕的相处模式,周婷在心里道“年下忠犬攻vs温柔清冷受”,又可以去更新博客了。

          周念从楼上下去到一楼小客厅的时候,他的三婶也在了,三个女人聊天聊得火热,只是,楚慕夹在中间就非常痛苦了。

          周念进去,楚慕眼里明显突然放光,好像见到救世主一样。

          周念坐到楚慕身边去,伸手握了握他放在身边的手,然后和楚慕小声说些话。

          两人坐在一边说悄悄话,小团在楚慕面前的地毯上打滚,然后看到那只黄白相间叫小雅的猫咪从门口踱进来,一看到小团就突然扑过来,小团毫无防备,一下子被扑地打了个滚,呜呜叫两声,然后开始逃跑,楚慕一边看着两只猫玩闹,一边微笑着听周念说话。

          “你们两个别在自己小天地里卿卿我我,刚才秦姐说话你们倒是听到没有?”三婶笑着对周念道。

          周念抬起头来,点点头,“听到了,妈妈想做什么就去做就是,我是无条件支持。”

          “行呀,我邀亲家和我一起去,她不去,你来劝劝。”秦婉坐直身体,端起杯子喝茶,朝周念和楚慕笑着道。

          楚妈妈赶紧反驳,“家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呢,这么出去旅游,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事情耽搁了。”

          秦婉说道,“我一个人出去旅行也没有多大意思,正巧亲家你也一个人,那就两人出去嘛,有个伴多好。我们又不是现在去做环球行,等周念和楚慕的婚礼完了,我们再走,时间还充分嘛,到那时候,该做的事情也都安排好了。”

          周念赶紧附和,“妈,你就和我妈妈一起出去嘛,一个人在家多没意思。反正你也早退休了,在家也无事可做,还不如到外面去旅游。”周念说着又看到在厅里跑的两只猫,接着道,“小团你也不用担心,把她养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楚妈妈把目光投到楚慕身上来,应该是征求楚慕的意见,楚慕走到楚妈妈身边去坐下,说道,“妈,出去走走也好,要不,你就和秦阿姨一起出去,我的事情,你倒是不用担心的,小团,你就更不用担心,她会被照顾地好好的。嗯,你要是担心刘叔叔的事情,那你就得好好考虑了。”

          楚妈妈被楚慕这么一说,便对秦婉道,“亲家,那行。只是,我没有你见过世面,很多东西不明白,到时候估计会给你添不少麻烦,而且,一路费用,估计……”

          楚妈妈还没有说完,秦婉已经佯怪她道,“亲家说哪里的话,我是好久前就有计划要出去周游世界,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法实施,我不也是第一次出去,事情也不太明白,到时候,我俩是要互相支持才对,不过,一路会有人导游,估计一切并不难,费用倒更不用操心了,周念要走了你儿子,合该奉养你呢,亲家,你倒应该狠狠地用,你看你把楚慕养这么大这么好多不容易呀,周念就这么把他拐走了。”

          秦婉这么一说,大家都笑。

          周念已经坐到楚妈妈的另一边,紧挨着楚妈妈和秦婉,他握上两位母亲的手,道,“妈,你们就好好出去玩,注意安全玩得开心就行了。也算我和楚慕尽孝道。”

          秦婉笑着道,“周念,你是巴不得我和亲家出门去,你好和楚慕过二人世界,真是,儿大不由娘。我和亲家都是苦命的娘。”

          楚慕在一边笑,周念装可怜道,“妈,你可真是为难我,居然这样说。”

          楚妈妈也笑起来。

          三婶在一边道,“我要是也闲,我都要一起去。”

          “那也成啊,你有时间了,就赶上我们就行了。”秦婉笑着,心里却有些酸楚,以前做过周游世界的计划,不过,计划中那是在她还要老一些之后,和同样也老了的周骥一起……

          晚宴上,一大家人坐在长桌上,两家父母都在,然后还有周念的三婶与两个妹妹,饭桌上周骥还算亲切,加上两家人下午傍晚便聊天聊得很熟悉,便也没有什么拘谨陌生感了。

          只是,大家都太随便,已经将楚慕当成过门的媳妇的感觉让楚慕有些不习惯。

          “你们两个的婚期商量好了,定下来了吗?”周骥向周念询问道。

          大家都把目光定到饭桌上的这一对主角身上。

          周念看看楚慕,楚慕回给他一个微笑。

          周念便抬头对大家说道,“我是觉得越早越好,在国庆前更好,让风水先生来好好算算日子,什么时候是大吉,什么时候就办。”

          楚慕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神情是温柔而且安然的,应该是同意周念的说法。

          楚妈妈倒有点吃惊,道,“时间这么紧?我们家里还没有做什么准备。”

          秦婉对楚妈妈安慰道,“不用做太多准备,这些让孩子们自己来安排就行了,我们到时候参加一下不就好了。”

          楚妈妈觉得就这么一个儿子,并且儿子也只有这么一次人生大事,再怎么着,父母也应该更加关注一些,不过,看周家的人大家都赞成这么早办的样子,她便也没有办法来反对了。

          用完饭,楚慕被秦婉和楚妈妈拉去说婚期和准备工作的事情。周念则被周骥叫到书房说事情。

          周念从书房出来,回房的时候,楚慕已经从母亲处回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翻一本书。

          “看什么书呢!”周念走过去在楚慕额上亲了亲。

          “喏。”楚慕指了指一边矮桌上的一大叠彩印的厚书,说道,“刚才秦阿姨给我的,全是婚礼方面的书。不过,你看,全是男女的,我们难道还真这样办?”

          周念坐到楚慕身边,拿过他手里的那本来翻翻,是一本按照英国传统来办的婚礼,图文并茂。

          周念翻完就笑了,把书放到一边,揽着楚慕道,“别管我妈,你喜欢按照什么方式来举办婚礼?”

          楚慕蹙眉道,“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过。我以前以为我和你结婚就只是交换一下结婚戒指,然后在神父面前发发誓言什么的……”

          周念笑,“也太简单了吧!”

          楚慕望着周念,目光温暖而平静,“反正只要我俩能在一起就行了。只要我俩是真心相爱,得到家人的赞同承认,不就行了。我心里,我们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了。”

          周念为楚慕的话,心里一阵暖意,将楚慕抱紧,“是的,我们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了。你是我的爱,是我的责任,是我的承诺,还是我一辈子的誓言。”

          周念低沉而富有磁性与爱意的声音,就像是读诗一样,煽情,听在楚慕耳里,却丝毫不显得做作,只让他感动莫名。

          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出来握住周念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辉映着同样的温柔的光,让这一刻显得非常动人。

          两人商讨,决定就按照一般婚礼来办,不想搞什么乱七八糟的花样。

          而且,应楚慕的要求,婚礼也想办得简单一些,除了家中亲戚和一些好友,并不邀请别人。

          第二十七章突然出现的儿子

          因为晚上和周念商量婚礼的事情说得太久,第二天早上楚慕便起得晚了。

          周念去了公司处理一件紧急事务,楚慕起来后,便给他来了电话,为自己离开道了歉,然后又说了不久就回去的话,又交代了楚慕一些事情,便挂了。

          楚慕起来洗漱收拾,佣人端来早餐他吃,他询问起楚妈妈的事情,才知道楚妈妈已经被秦婉拉着出门去逛街买东西去了,别的人也各有事做。现在家里只有他还在。

          楚慕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便出门到外面去走走。

          这天没有太阳,天气阴沉沉,感觉要下雨。时不时有风吹过,倒并不是太闷热。

          这栋巨大的称得上豪华奢侈的房子,楚慕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被佣人带着在里面稍微做了一圈参观,他就下楼出了侧门,在院子里转转。

          没有要佣人跟着,他从西边的侧门往后园走,然后又绕一圈到南边大门,将院子里好好转了转,里面常绿树修剪整齐,后院里还有假山和喷泉,更有好几个凉亭,甚至有一个修建精美的花房,楚慕进去和花匠聊了几句,又出来沿着小路往前走,然后走到别墅前方大门的时候,心里颇为感慨,想这个地方也算是寸土寸金,没想到花园都可以修建这般大而且华丽,楚慕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个灰姑娘,而周念是那王子,他居然遇到了一个王子,并且更加幸运的是王子的家人接受两人在一起,而且还待那生不出孩子来的灰姑娘亲切和蔼。

          楚慕虽然不在乎周念的身家家世,并且对于身外之物一向也看得淡,但在此时,他心里也还是有些发酸,毕竟,怎么看,他都像是个飞上枝头当凤凰的麻雀,他多想要是周念只是一般人家的孩子那该多好。

          楚慕走了一圈也出了一身汗,准备进屋去洗洗澡,然后也该是午饭时间了,周念估计也该回来了。

          从几株绿树后转出来,站在较为宽阔的前院里,看到那扇雕花黑色大铁门自动打开来,有黑色的轿车开了进来,楚慕不仅认人成问题,认车也有问题,他一看那车是黑色,而且都那个样子,以为是周念回来了,便站在那里等着,一脸柔和微笑。

          车停在楚慕面前不远,然后车门打开,楚慕正想上前去,却见从车上下来的人并非周念,而是一位身穿简单白色衣裤身材修长消瘦的人。

          楚慕看到,就有些发愣,主要是那人五官实在太过漂亮耀目,在这样的阴天,他一身白,就像一道光,闪耀着,照得看着他的人大脑瞬间短路。

          楚慕一向对人相貌没什么意识,只要不是太丑,他就认为那是大众的,而且,他分辨不出人相貌之间的差别,但是,这个人,却让他这个患有相貌辨认综合症的人也为之惊叹。

          他的眉眼太过艳丽,像是精细描绘出来的一样,而且五官精美,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而不是人能够长成。

          虽然一看就知道是男人,但是看到他身后束起来的长发,楚慕又不敢肯定这个气质潇洒飘逸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女人。

          林小齐一下车就见一个人看着他发呆,虽然的确经常遇到人看到他回不过神来,但是,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主要是这个人的目光温柔而清澈,神情也柔和温暖,即使被他看着,也不会让人产生厌恶的感觉。

          林小齐于是朝他点点头,然后笑了笑,之后转身弯腰从车里抱了个孩子出来。

          那孩子白白嫩嫩一张脸,一双眼睛灵动非常,黑黑亮亮的像两颗黑葡萄,声音嫩嫩的,“叔叔,到家了吗?”

          林小齐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到家了。”

          “那我要自己走路。”那孩子乖巧又懂事,脚沾到地上后就自动伸手拉住林小齐的裤腿,林小齐弯腰伸手把他的手牵着。

          后面跟着进来的一辆车上又下来了两个女人,看样子是照顾孩子的奶妈,手中提着箱子跟上来。

          有管事此时前来迎接,那被周念唤作余妈的干练的妇人上前对林小齐笑着行礼,还说道,“您怎么亲自送横横小少爷回来了,快进屋歇息,别热到了。”

          林小齐看向楚慕,问道,“这位先生是?”

          楚慕上前友好道,“你好,我是楚慕。”

          “楚慕?”林小齐目光在他身上好好打量了几遍,显出兴奋与赞赏来,道,“周念哥哥眼光很好呀。”又对他伸出手,“你好,我叫陈然,送小横横回来的。”

          那孩子听到林小齐叫他的名字,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楚慕,声音又嫩又乖巧,“我叫周横,叔叔,你好!”

          楚慕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道,“小朋友你好!”

          “大家都叫我小横横,还叫我乖宝贝,叔叔也这样叫我吧。不要叫小朋友。”小孩子柔柔嫩嫩的声音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

          楚慕此时还不明白这个漂亮的男人到底是哪位,也还不清楚这叫周横的小孩子是谁的孩子,但是,从这个家里的佣人待两人的态度明白,这两人应该在这个家里金贵无比。

          楚慕从窗户望出去,窗外开始刮起风来,院子里的绿树晃动着枝桠,天更加黑了,突然一道闪电过去,让人觉得那黑压压的天被劈开了一样,让人心里一颤,心底渐渐弥漫起一种不安,心跳的频率都变了。

          才走几步,雷鸣声在耳边炸开,楚慕觉得窗户的玻璃都颤抖了,而在风里的树晃动摇曳得更加厉害。

          看来,雨马上就要下下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