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卫溪[父子] 第1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卫溪看谭允文端了水来,便爬起来靠着靠背坐起来,接过水杯喝了水漱口,谭允文已经拿了漱盂来,卫溪苦着脸将水吐了。

          谭允文收拾好东西,又拿了纸巾给卫溪擦嘴,这才端了百合莲子粥来,卫溪瞥了眼谭允文,伸手要接过来自己吃,谭允文却不给他,一勺一勺自己慢慢喂。

          卫溪闷闷地不说话,谭允文喂到嘴边来就张嘴吃下去。

          吃完了一碗粥,卫溪甜得发腻。

          谭允文用纸巾又给他抹了嘴,问道,“还要吃一碗吗?”

          卫溪咬着牙不说话,不理他,又埋进被子里要睡。

          谭允文神色也有些黯然,张了张嘴想解释两句,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沉默着将托盘端了出去。

          不一会,谭允文和家庭医生一起进来了,卫溪头此时仍然埋在被子里,谭允文怕把他闷坏了,也不介意有外人在场,坐在床边去将卫溪蒙着头的被子拉起来,劝道,“宝贝,别闷着了。李医生再给你看看,把手拿出来了。”

          卫溪心里苦得很,听到谭允文这样的温言细语像是安抚小孩子的话,心里更苦了。把被子打开,谭允文眼神温柔地望着他,李医生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李医生又给卫溪做了简单的检查,说没有事了。

          谭允文知道卫溪不喜欢打点滴,既然已经没事了,便让医生把针头拔了。

          谭允文拿酒精棉球捂着卫溪手背上的针眼,李医生向两人点头示意后就出去了,出去时还顺手将房门给带上。

          “宝贝,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别生气。”谭允文握着卫溪的手,说着请求原谅的话。

          卫溪看着他,眼眶有些红,心里堵得说不出话来。

          星期一早上,谭允文突然给他说要去美国处理事务,卫溪便觉得奇怪,谭允文以前要离开,总会提前好几天就和他说,这次也太急了点吧!没有预兆的就要突然离开。

          卫溪担心谭允文是不是公司出了事情,忐忑不安,给谭允文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以为谭允文是在飞机上,卫溪便也没有怀疑,然后给他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去了电话,接电话的人是他的助理,以前谭允文去美国的时候,这位助理总会跟着的,这次却没有,听对方说谭允文只是去处理很简单的事务时,卫溪便放了心,但又想到谭允文是不是要故意离开几天,所以才走了。

          卫溪想到前一天傍晚和关遥在公园遇到的事情,之后谭允文就有些反常。

          卫溪还不会认为自己是万人迷,随便谁就该喜欢他,加上他处的环境相较单纯,一直就是在学校里,所以,他并不会对同性或异性有特别重的警惕,但谭允文不一样,他经历的事情多了,而且太了解人心,一眼就知道关遥对卫溪打了什么主意,加上前段时间,他和卫溪之间的年龄问题让他更加有了警惕和危机,他虽从不缺乏自信,但对于感情的事情,谁又能有完全的把握,想测试一下卫溪对他的忠诚,他故意离开了,花重金请了顶尖的侦探,希望能够在他离开的这一周时间里好好观察卫溪并给他汇报。

          只是没想到他才离开一天,卫溪就和关遥走到一起去了,而且还去郊外吃烧烤,还喝醉了,还上了同一辆车。谭允文心急如焚,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为什么要耍这样的心计,给卫溪和别人机会呢,要是卫溪真的变心了,那他该怎么办?

          谭允文给卫溪打电话,手机语音提示一直是关机,他给侦探下了命令,让一定不能让这两人有更进一步的关系,而自己便马上坐飞机回来了。

          卫溪(父子)美丽时光(补充番外)第十四章七年之痒(十四)

          章节字数:2218更新时间:09-04-1515:26

          卫溪从周一开始手机信号就有一点问题,开车时候,他会戴上耳机,用手机接听广播,以前效果总是很好的,这两天总有一点杂音,卫溪觉得奇怪,想手机是不是出问题,应该换一个新的。

          那时候,他还不会去想身上被人安装了监听器的问题。

          到关遥公司,空调开得太足了,卫溪将外套脱了下来,和老师打了一个电话,此时手机信号就特别好,卫溪也没有特别注意,只想着手机信号怎么一时好一时差。

          工作讨论中,卫溪将手机关了,之后就没有开。

          讨论完后,卫溪穿好外套和关遥一起下楼。

          确定自己被人监视,是在到烧烤店里吃烧烤的时候,那里已经接近郊外,房屋稀疏,道路也比较窄。

          卫溪和关遥上三楼吃烧烤时,在卫溪他们到之后还来过几批人,有一个人就特别奇怪,有谁会一个人到全羊烧烤店里吃烧烤呢,卫溪当时看到坐在离自己桌不远处的那一个人,也只是觉得奇怪,可是,每次当关遥给他倒酒,或是给他拿肉拿纸巾的时候,卫溪就会觉得那人给他的感觉不太好。

          卫溪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为了看那人的反应,关遥给他倒的每一杯酒都不经意喝了,他酒量奇差无比,才喝了八九杯头就昏了,加上也吃得太撑了,两人便结账离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