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下情人 第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毕华然这样千里迢迢跑来投靠他,这份心,林嘉铭也觉得自己应该感动,再说,对毕华然,他其实没有他想的那样无心。

          毕华然来了之后,林嘉铭就从家里搬出来住了,没去住单位分的房子,而是在距离他家比较远,距离单位也不近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住。

          当时文革时候搜走的一些东西,也都在返还各家了,林家的那个大宅子也给返还了回来,还有不少古董。

          那时候,很多家庭还是怕出事,家里又缺钱花,就把很多古董都拿出去卖了,林家也是。

          林家得的钱母亲拿了一大部分,其他就分给了子女。

          老太太有些凉薄,在二儿子和女儿结婚后,就让他们都分出去了,她自己住在老房子里,雇了个乡下妹子照顾。

          林嘉铭有了不少余钱,加上在单位里,突然空降了一个领导,对他有些看不上眼,而且毕华然的事情,也让他提心吊胆怕曝光,就辞了职,下海做生意了。

          最开始是投资做运输,但是他没经验,而且被坑了,亏了些钱,他就做起了律师来,一边还是做些投资,依然是运输,慢慢地就有了起色。

          是毕华然无怨无悔地陪着他过的这段艰苦创业时期,他像个家庭主妇一样,每天在家里为他做饭收拾家里,但是他是个大老爷们儿,做什么都笨手笨脚,想做好也不行,而林嘉铭又不能找个保姆来照顾他和自己,怕人看出什么来。

          毕华然没有什么大的追求,不过是吃饱穿暖和林嘉铭在一起,其他都不会多想。

          林嘉铭渐渐地有钱了,有派头了,给买了个好房子让毕华然搬过去住。

          不过,他三十出头了还没有结婚,这实在让人诟病,而且家里母亲也会提起这件事,在外面也会有人提起。

          于是,他就找了个女人结了婚,结婚之前就说好,只是结个形式,将她养着,每月给她钱,让她听话,女人是个父亲欠债,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漂亮女人。

          就这样,他结了婚。

          他结婚的事,没给毕华然说,觉得没有必要,毕华然便也不知道。这件事一瞒就是两三年。毕华然也没有一点怀疑。

          直到有一天,毕华然去医院里拿药,因为他觉得林嘉铭这阵子有点上火,就去买下火药,在医院里,看到林嘉铭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女人怀里抱着个漂亮小孩儿,一家三口的模样。

          毕华然和他们无可避免地对上了,忍住了没有闹起来,之后林嘉铭回到家,毕华然却没忍住和他吵架了,两人这是第一次吵架。

          因为以前林嘉铭无论说什么,毕华然都能笑呵呵地忍着,两人吵不起来架,这次是毕华然发作,林嘉铭受不得气,两人当然就吵了,不仅吵了,还打了起来。

          林嘉铭一时生气,带着伤跑去了老婆肖婕茹那里住。

          这时候的林岚还没到两岁,什么都不懂。

          肖婕茹问林嘉铭今天遇到的那个男人是谁,林嘉铭还是满肚子火,直接骂道,“你别管我的事情,当初是怎么和你说好的,现在又要来反悔吗。”

          肖婕茹也是个懦弱的人,被他一说就不吭气了。

          毕华然和林嘉铭的日子开始不和谐了,毕华然害怕自己被林嘉铭抛弃,总是会想他要去和他老婆过日子,而且还偷偷去看过他老婆几次。

          肖婕茹知道自己被人跟踪,而且也意识到林嘉铭是和男人搞在一起的事,之后她就和林嘉铭时不时提这件事,林嘉铭的生意变得很红火,他的自信心和脾气随着地位和金钱不断膨胀,所以在家里脾气变得很不好。

          还在林岚面前打过肖婕茹,和毕华然打架,则是基本上一月一次,哪个月不吵架打架了,反而奇怪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直到肖婕茹突然扔下孩子跑掉。

          对于她,那个日子,也许是能够忍下去的,但是不知为何,那时候就不想再忍了,就跑了。

          林嘉铭对于奶娃娃林岚没有办法,他不喜欢孩子,觉得麻烦,就把孩子扔去给了他母亲。

          他的弟弟也因为忙于生意,而且和老婆吵架,把孩子扔在了他母亲那里,因为他们都把孩子扔过去,他妹妹也把孩子送过去了。

          于是他母亲,一个矜持的老太太,就要给他们养孩子,她很不情愿,脾气就变得不好。

          幸好大家给的钱多,她也就忍了,让保姆给孩子洗衣收拾。

          林嘉铭正是四十岁出头的年纪,男人四十一枝花,年富力强,风度翩翩,有钱又有地位。

          愿意跟着他的人不少,而他也受到了漂亮年轻男孩子的吸引,觉得毕华然索然无味了。

          毕华然没有文化,长相一般,脾气也没有以前那么好,在家里除了看电视,什么也不会,除了在他面前讲当年他当知青时候的事情,便和他没有任何共同话题了,这些,都成了林嘉铭嫌弃他的原因。

          所以,他在外面又养了小情儿,这下毕华然和他就更是矛盾多多了。

          但凡毕华然有点谋生手段,他就不会依附于林嘉铭了,但是他没有,所以还是只能靠着他过日子。

          在林嘉铭的心里,肖婕茹不算他老婆,毕华然才是他的糟糠之妻,无论他怎么嫌弃毕华然,但是他心里还是只把和毕华然的房子看成是家,还是每周大部分时间会回家里。

          在林岚奶奶过世之后,林岚没地方去了,林嘉铭只好把这个独子接到毕华然那里去,在他眼里,毕华然是正房,理应帮他照看孩子,再说,毕华然每天什么也不做,看看孩子又能怎么样呢。

          而且林岚也有那么大了,就要上中学了,不需要他喂饭把尿,不会碍着他什么事。

          毕华然却没有任何准备,就要马上接纳一个孩子。

          当时林岚长得胖,不过眉眼倒是看得出漂亮的轮廓,这个孩子沉默寡言又自闭,但是骨子里又傲气得很,这股傲气,大约是从林嘉铭身上遗传来的。

          林嘉铭不管林岚,把林岚扔给毕华然。

          毕华然也不知道怎么管,不过是每天给他收拾衣服和房间,叫他吃饭。

          但是林岚开始并不理睬他,而且还冷冷瞪他。

          毕华然不会和一个孩子计较,对林岚,开始不想管,后来也起了一些怜悯之情。

          林嘉铭扔下孩子在家里后,他回家的次数少了许多,因为有一次和毕华然在客厅里办事,半路上林岚回来了,站在门口看到了,毕华然在事后就闹得很厉害,让他滚出去,去找他那些年轻孩子去,别回来找他了。

          林嘉铭也是气不过,他到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让他受气了,几乎都是他让人受气,所以他忍不了,就真走了。

          林嘉铭的新欢是师范学院的大学生,才十九二十岁,长得漂亮又很嫩,还很会说话,喜欢屈原,出口文雅,不像毕华然那样,在t城待了十几年了,依然一口乡下方言,林嘉铭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个小年轻身上找到了真爱。

          他为了讨他欢心,很舍得花钱。

          送房子送车子,毕华然很快就知道了这事,和林嘉铭闹起来。

          毕华然不是傻子,他手里管着林嘉铭的一部分财产,在他眼里,林嘉铭的财产,即使他不能得,那也得是林岚的。

          轮不到一个年轻孩子来花林嘉铭这么多,房子车子,那可不便宜。

          这时候林岚已经去读住读了,没在家。

          毕华然也不怕和林嘉铭闹,反正孩子不在听不到。

          两人这次打得最厉害,林嘉铭说了非常多恶毒的话。

          他本就是做律师的,嘴巴厉害,毕华然哪里说得过他。

          他说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毕华然,只是觉得他可怜收留了他,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知道感恩,还要来管他和别人的爱情。他有什么资格管他和谁在一起呢。

          他毕华然已经老了,即使没老,以前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多国色天香,难道还要他守着他这样巴巴地过一辈子吗。

          他说完,还说给毕华然一笔钱,让他走。

          林嘉铭说完没想太多,就到了新欢那里去。

          毕华然却陷在死胡同里爬不起来了,他哭了大半晚上,突然觉得他这一辈子就像是个笑话。

          一这样想,就完全受不了。

          他写了一封遗书,只是说了两句如果回到以前的日子就好了。

          然后他就走出了门,再也没能回来。

          林嘉铭知道他死了,还是之后从新闻里听到护城河里捞起来尸体,看到像毕华然,他才如被雷击了,跑去看了,发现果真是他。

          林嘉铭没想到毕华然这么想不开,他守在停尸房里,长久地回不过神来。

          总觉得毕华然的死是个梦,只要梦醒,毕华然也就活过来了。

          毕华然的那封遗书,倒是没有错别字的,林嘉铭拿在手里,却伤心得连眼泪也流不出来。

          回到从前,回到哪个从前呢。

          要说两人感情最好的时候,反而是在他当知青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他的世界里,除了毕华然,也找不到别人了,环境所限。

          毕华然的死,让林嘉铭伤心了大半年,大半年里,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致,之前他认为的他产生了爱情的师范学生,他也没有了兴致,和他分开了。

          毕华然死了,林嘉铭再也没有了家。

          他的儿子林岚也渐渐长大了,离开了他,他也渐渐老了,人越老的时候就越喜欢想从前,他时常想起毕华然,听到他叫自己“铭哥”。

          他甚至也很想和林岚说一说毕华然,说两人的过去,但是总是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

          甚至没有勇气问林岚,“你还记得以前你的毕叔叔吗?他照顾过你一年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