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说网恋没好结果 第2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离场时,许晴天和苏学真留到了最后。苏浩对苏学真说:“你让我觉得恶心。”

          苏学真拉紧了紧许晴天。许晴天一样拉紧了苏学真。

          苏学真站在苏浩身后,四人静默对视。

          “我知道你们讨厌我。觉得是我毁了苏学真。”许晴天开口打破平静,“可我仅仅是爱他而已。其实上帝并没有让你们厌恶身为同性恋的苏学真,只是你们难以接受和你们不同的我们而已。”

          “你们这群恶魔……上帝总有一天会降罪与你们,你们等着和所多玛一样变成盐柱吧!”苏浩气得发抖。

          苏学真上前鞠了一躬:“爸爸,谢谢你对我的养育之恩。如果今后你需要照顾,能力范围内的,我会尽一份儿子的责任。你讨厌我,我充其量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就行了,别再徒劳想拆散我和晴天了。

          如果不能再听到喜欢的人的声音,听再多的赞歌又有什么意义?天堂虽美,我爱的风景在人间。

          还有你所说的上帝……你为什么不读一读约翰福音13:34、35: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

          司柏晨探过头,看着正在整理行李的许晴天和苏学真,有些不舍:“晴天,你们想清楚了?你们……真的要移民?”

          许晴天:“嗯。大老板给我提供了一个aaaoaaa伦敦分部的工作机会……等你家文物让中国同性婚姻法通过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干脆,直接移民吧。”

          “你们怎么这么不爱国?”司柏晨感慨,“放弃国籍容易,想恢复国籍可就难了……你家里人也不阻止你?”

          “我并没有想那么多。爱国这事……到哪里我都有一颗中国心啦。我只是想和苏学真结婚而已。我咨询过梁律师,如果我生病了,需要动手术,苏学真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权利都没有。苏学真的家里人那边永远是个隐患,移民去英国结婚虽然不一定就能绝了这个后患,但至少比留在s市继续忍受无尽的骚扰好。”

          司柏晨沉默着。

          现在这个世界显然已经越来越开放了。可是,又开放到了哪去?

          中国说到底,还是没有容忍同性的结合——许晴天他们想要的不是那一张结婚证,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能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权利、一个能大大方方称对方为另一半的权利。他们不想一辈子都只能是“拼住的伙伴”而是家人。

          许晴天趁着工作移民到国外。苏学真还要考中医职业资格证,所以,许晴天先去英国安顿下来,一年后,等苏学真考完试,他就回来把苏学真以未婚夫的身份接去英国。

          而苏学真父亲那边——为了防止这一年再出什么岔子,苏学真找梁律师收集了一堆爱家协会进行非法宗教活动的证据,拍在了苏浩面前,以此警告苏浩,要是再来找他麻烦,他不会顾及父子之情,直接把证据交上去,到时候爱家协会只等着关门歇业吧。苏学真也是会发狠的。

          ——当然,苏学真这边的证据迟早是要交上去的,如果一年后苏学真离开时这爱家协会还没什么改变,苏学真肯定要“大义灭亲”。

          ******

          s市p国际机场。

          许晴天把行李办好托运,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坐回了苏学真身边。

          一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苏学真毫不顾忌周围目光地搂住了许晴天——离别将近、还顾忌的了什么。苏学真按了一下手上的手环,一个机械的女声说:“现在距离:001米。”

          许晴天安抚苏学真:“没事,半年后圣诞节我就会回来看你,明年春天还有复活节,我都能回来,而且现在微信啊企鹅啊多方便,到哪都能随时随地聊天。别太难过。”

          “嗯,我不难过……”苏学真说着,眼睛里还是泛起了泪花。

          “别哭了。”

          “没哭,眼睛里进沙子了。”

          “嗯……q航空公司很高级,飞机上都有网,我上了飞机就能继续和你保持联系,别难过。真的别难过……”

          “嗯……你去了那边,要注意身体。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老熬夜,听说英国的东西特难吃……你周末一定要给自己做点丰盛的。”苏学真碎碎念着,“一个人生活,别画画一画就画通宵,改代码一改就改通宵,每天到12点了就别继续熬下去了,乖乖睡觉。”

          “对了,岳华也在伦敦,到那儿了,你……”

          “我不可能出轨的你放心!”

          “不是出轨……”苏学真拍了拍许晴天脑袋,“我是说你可以联系他,两人做做伴。免得太孤单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