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一公里 第1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陆焜的死给江洺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那种撕心蚀骨般的痛让江洺夜夜不能安眠,一晚上连三个小时都睡不到,不久后他开始脱发,浑身无力,指甲没有血色,直到有一天晕倒在下班路上才被吴野强制送到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医生说他是伤心过度导致,还说严重者会引发心脏骤停,有生命危险。

          杨子文得知后赶紧从迪拜飞了回来,和吴野日夜轮班照顾着江洺,才得以让他平安健康地出院。

          江洺出院后跟单位请了长假,他跟着吴野的户外团队走了很多地方,去贵州苗寨看阿妈们织布种田,去云南大理看苍山洱海,去江南水乡看枕水人家,去西北大漠看落日孤烟。

          大半个中国走过之后他才有勇气回去继续之前的生活。

          。。。。。。

          五年后。

          电视里一个台湾籍的男歌手在唱歌,江洺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慢慢听着,歌名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男歌手的声线很好听,有种遗世天外的孤凉。

          “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与你分离”

          “以前忘了告诉你,最爱的是你,现在想起来,最爱的是你”

          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与你分离。。。。。。

          江洺在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乍然想起了陆焜,那一刻,他如孩子般泪流满面。

          这个人离开他多久了?

          五年,整整五年了。

          江洺颤抖地吸了口烟,五年里,他把生活过成了一条直线,没有交一个新朋友,没有去过一次酒吧,除了上班以外的时间大都呆在家里,他看书,看电影,去健身房跑步,游泳。。。。。。

          除了不快乐,其他的都挺好。

          家中的一切也始终保持着陆焜在时的样子,他所有的日常用品都摆放在原位,衣服整齐地挂在衣柜里,随着换季更替拿出来,再收起。

          就像他从未离开一样。。。。。。

          江洺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安静的人,可杨子文觉得,他的安静,是被现实打压着,挺不起来的模样,而不是真正的放下。

          也没有人敢在江洺面前提陆焜的名字,和“kun”同音的都避讳,第二年好了一点,偶尔他还会笑了,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

          江洺试着拿过去和陆焜的记忆去度过余生,可是那一段真的太短了,他回味了五年,其中很多场景都反复被想起过,直到今天江洺突然惊觉,他永远都忘不了陆焜,也永远没法再像爱陆焜一样去爱别人,于是,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结束这一切。

          。。。。。。

          陆远出狱当天江洺就带他去了陆焜的墓地,这之前江洺没有跟陆远透露过陆焜的死讯,只说他去南方做生意去了。

          陆远跪在陆焜的墓前涕泗纵横,这个孩子无法接受自己最亲的人就这么离他而去,比几年的牢狱之灾还要让他崩溃无助。。。。。。

          江洺站在一旁面色沉静,他嘴里叼着烟,望向远山的雪,山上的林,像极了多年前的冬日。

          那天,江洺没有回头再看一眼陆焜的墓碑,他心里生生念念的是:“焜哥,等我”

          谁都没想到江洺选择的结束方式竟然是。。。死亡,他自杀在家里,一整瓶安眠药吃下去,死得很平静。

          自从陆焜走后这几年杨子文每隔一两天就会给江洺打个视频电话,那天她打了好几遍都没人接的时候突然心慌得厉害,她放下电话赶紧定了回国的机票。

          只是她赶到家的时候江洺已经走了两天了。。。。。。

          他身上穿着一件带血的毛衣,是五年前陆焜离开时穿的那件。

          他,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两个月后,杨子文辞去了空姐的工作回到家乡,也许是江洺的死让杨子文顿悟了,她突然想明白什么对她是最重要的,于是她找到吴野,问他愿不愿意娶她。。。。。。

          吴野当然说愿意,这一天他等了太多年了。

          杨子文没有让吴野给她买任何一样类似钻戒的贵重东西,而是要走了吴野手上那串戴了几年的佛珠,杨子文说她很早之前就想要了。

          只是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杨子文和吴野结婚之后跟他去了很多地方,每到一处吴野都会把自己曾经的经历讲给她听,俩人一路欢笑,看尽祖国大好河山。

          他们的初见

          如果有人问江洺,过去二十几年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他肯定会思考很久,然后淡淡地回一句:“没有”

          其实也不是没有,而是那一段记忆是不能与别人分享的,因为记忆之闸一旦打开,心魔就会放出,那段过往,江洺曾经情愿至死都被它折磨,仍感乐此不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