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终章,大战罗睺(1/2)

加入书签

  见到罗睺果然如同自己所想那样,被自己激将出来,张寒脸上不由的带起了一抹笑容,看着罗睺,好似是许久不见的老友一般的道:“魔主,好久不见了。”

  “桀桀桀。”

  见张寒好似老朋友的跟自己打招呼,罗睺忽然狰狞一笑,笑声难听无比,骤然之间,笑声停止,罗睺语气森然,言语之间透露着一股森然寒气的道:“玄清小儿,莫要装模作样,你激将本座出来,无外乎就是想要本座的命罢了,不过,想要本尊的命,就得看看你的本事如何了。”

  “哎。”看到罗睺一脸狰狞的样子,张寒忽然的叹了叹口气,然后好似失望般的对着罗睺开口道:“魔主,你本已是死去之人,你为何不安息,而要跑出来再次的搅风搅雨呢!”

  “哼,玄清小儿,多说无益,今日既然你来了,那本尊也就不客气了,今日,你我二人,不是你死,就我是活,只能有一个人离开这里。”听了张寒的话,罗睺冷哼一声,森然的杀意腾然的自体内弥漫而出,让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

  “魔主,你这么有信心,莫非你忘记当年太阴星一战,魔主你是何等的凄惨?”看着罗睺一脸杀意弥漫的样子,张寒忽然的对着罗睺刺激的道。

  一听张寒提起太阴星,罗睺的脸色立马的一变,变的难看无比,当年在太阴星上面,他被张寒打的差点丢了性命,要不是邪恶之源的救助,他罗睺早就被张寒给镇压了,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罗睺的耻辱,每每想起,罗睺亦是对张寒恨之入骨,现在又被张寒当着面子揭露他的伤疤,这顿时是让罗睺大怒shubaojie无比。

  “玄清小儿,今日的本尊可不在是当日,今日本尊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本尊的厉害。”罗睺冷冷的对着张寒道。

  “拿命来。”话语之间,罗睺浑身气势腾然的暴涨,轰隆隆之间,一股浓郁的黑气森然的从罗睺体内弥漫而出,黑气滚滚,邪意滔天,每次滚动之间,天地都为之一震,一股让人麻的杀意降临世间。

  “呵呵。魔主却是着急了。”见罗睺暴怒shubaojie,张寒却是轻轻的一笑,好似云淡风轻一般,不过,虽然语气之中是云淡风轻,但张寒心里却是重视无比,毕竟,罗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对待这种人物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那说不定就阴沟里翻船了,所以,张寒对于罗睺可是重视无比。

  “轰!”

  一股惊人的气势腾然的自张寒的体内爆,对着罗睺的气势轰然绞杀而出。

  “轰隆隆!”

  随着张寒的出手,两股惊天动地的气势逆天而上,刹那间,风云倒卷,大地崩裂,一块块好似龟壳一般的裂缝在大地之上浮现,周围的一座座高山巨岳被这强大的气势给震成粉碎,周围那些正在交战的太古联盟修士和妖族修士更是直接被轰击的**粉碎,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化为飞灰而去。

  “咔咔咔!。”

  咔咔咔的好似玻璃破碎的响声出现,周围的空间在这两股无匹的气势下,竟然破裂开来,形成一股恐怖的空间风暴,这空间风暴一出现,就好似是一只贪吃的巨兽,疯狂的对着周围吞噬起来,霎时,周围的一切都被吞噬,就连这片空间的阳光都被绞碎,让天空变得有些昏暗起来。

  “轰隆隆!”

  这股空间风暴虽然恐怖无比,但无论是对于张寒,还是对于罗睺来说都是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只见张寒和罗睺站立在战场虚空之中,隔空凌立,强大的气势在其周围轰隆隆的作响,天地为之震动,渐渐的,二人周围竟然周形成两道接天连地的龙卷风,不断绞碎周围的一切。

  两阵强烈的威压好似那天威,降临在整个天地之间,周围的天地此时此刻都仿佛是被强行的脱离了天道的管辖,被这张寒和罗睺这两位大能的气势给控制,那些原本应该是主角,正在交战的太古联盟和妖族两方大军,此时在张寒和罗睺这两位级大能如此惊天气势之下却是被被压得抬不起头。

  整个战场的妖族和太古联盟的修士们此时皆是看得目瞪口呆,心里也是疯狂的咆哮着,“我擦,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猛了,这别说是咱们,就是准备在他们的面前,那也是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玄清小儿,接本尊一击,邪神斩。”

  罗睺猛然的大喝一声,那犹如血眸一般的双眼骤然的怒shubaojie睁,两道鲜艳如血的血色红光轰然射出,腾然之间,邪气滚滚,翻滚之间,眨眼便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剑芒,森然冷寒的杀意弥漫而出,周围的空间骤然降低,好似那寒冬之日。

  “刷。”黑色剑芒随之对着张寒激射而出,顿时,剑芒所过之处,好似是光点的极限,瞬间将空间破碎,划破虚空,只是一个眨眼之间,已然是出现在了张寒的身前,轰然落下,对着张寒一斩而去。

  “哼。”面对罗睺的这一剑斩来,张寒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冷哼一声,脸色冷静,不见丝毫的惧色,那修长而又有些洁白的右手却是突然的抬起,虽然张寒抬起右手看起来很慢,但其实却是闪电般的度,大手猛然的探出,一股紫色的光芒骤然在大手之上浮现,迅的汇集,汇集成一层保护膜般,将大手给保护起来。

  “给我碎。”张寒双眼猛然的一瞪,两道神光骤然激射而出,那探出的大手对着罗睺斩来的那一剑猛然的一握,霎时,伴随着咔咔咔的声响,罗睺的那威势不凡的邪神斩居然被张寒给生生的捏爆。

  “吼!”

  见自己的一击没有取得丝毫的建功,罗睺也不气妥,他知道以张寒的实力,要想轻易的对张寒造成威胁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见邪神斩不能建功之后,罗睺怒shubaojie吼一声,向着张寒一指,天地灵气迅的汇集,一道鲜红如血的血红色光芒骤然出现,对着张寒直射而出,而令人惊恐的是,那道血红色光芒所过之处,竟然好似那断水之流一般,直接将空间给生生的切成了两半。

  面对罗睺再次的袭来,张寒却是面色平静的再次的伸出右手,虚空一抹,紫色的光芒骤然出现,迅的在虚空之中化作一个紫色的阴阳太极图,大手微微的一旋,紫色太极图上面顿时开始轻轻的旋转,一股无上的卸载之力出现,不断的磨灭着罗睺激射而来的血色红光。

  “魔念苍生。”

  罗睺突然的仰天咆哮,声音似是凄厉,似是狰狞,好似是在对天地的控诉,又好似是在对邪恶的召唤。

  “轰轰轰!”

  徒然之间,罗睺身上的黑气突然的暴涨,黑气滚滚而动,好似如有实质一般,弥漫而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很快就将这一方天地都给遮掩的一片的黑暗,这时候,天地猛然的震动起来,一股无形的韵律在天地之间缓缓的蔓延而出,轰隆隆之中,好似是世界末日一般,压抑,无尽的压抑徒然的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吼!吼!吼”

  骤然,一声巨大的好似兽喉的咆哮徒然的在天地之间响起,这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好似是起了引导作用一般,更多的咆哮声响起了,很快,天地之间仿佛咆哮连连,怒shubaojie吼阵阵,而随着这阵阵咆哮声的响起,“啊!啊!啊!”哀嚎声出现了,好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