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风起云涌,看我敢不敢(1/2)

加入书签

  “哦,还好没死。”虽然此时冥河的话让张寒有些不爽,可是仔细的瞅了瞅,现冥河真的是完好无损之后,张寒在心里不由的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只要是没死就好。

  不过,虽然心里是松了一口气,可是面上张寒仍旧fqxs是面带着讥讽的对着冥河道:“呵!没想到你小命还挺硬的吧!”

  冥河本来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张寒的话宛如是一把锋利的刺刀,深深的刺激在了冥河那本来就具有强烈自尊心的心灵之上,顿时,冥河是大怒shubaojie,怒shubaojie喝的道:“本座早已将这血海炼化,只要血海不枯,本座就是不死的,玄清,你又能奈本座如何?”

  说完,冥河也是强自的压下自己心里的愤怒shubaojie,眼神带着一抹讥笑的看着张寒,现在冥河也是反应了过来了,反正自己打是肯定不可能打的过张寒的了,既然没办法打赢,冥河索性就灭了最初心里那摸想要跟张寒势均力敌的小心思,而是打算靠着这血海为根本,拖住张寒,最好是让张寒知难而退。

  冥河此话一出,倒是让张寒微微的一愣,这个时候,张寒倒是想起了,在后世之中,这冥河也是将这血海给炼化了,好像是弄成了什么六亿多血神子分身似的,具体多少张寒也是忘记了,反正只要是没有一次性的将冥河的这六亿多血神子分身给干掉,这个冥河就能无限的复活,无限的存在,这也是这冥河让洪荒诸人觉得难缠的地方,毕竟,面对一个杀又杀不死的对手,这样的敌人任谁也会头疼。

  而想要一次性的干掉冥河的六亿多血神子分身,这别说是对于那些普通修士们来说是不可能的,哪怕就是圣人,他们也是头疼不已。这也是后世冥河为什么能够在诸多大事件之中,仍旧fqxs是能够安稳的活着的原因。

  想起来之后,张寒不禁将目光看向那冥河,细心的查看之下,还真现这冥河只是一个虚体,其本质乃是一团血气所化,根本就不是实体。现这一情况之后,张寒也是觉得有些的头疼,这家伙有六亿多的血神子分身,哪怕就是一个个的排着队让自己杀,这也难啊!

  冥河站在张寒的对面,在加上修道之人的视力又极其的出色,张寒那眉目之间的棘手自然是让冥河给看了个清楚,待现张寒难受之后,冥河自然是大喜,要知道刚刚他跟张寒的战斗一直都是张寒在压着他打,冥河是早就在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了,现在他能够见到张寒吃瘪,冥河顿时大感心情愉快,不禁得意洋洋一笑道:

  “哈哈!玄清,你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告诉你,没错,本座是打不过你,可是你也别想在本座的面前讨得好处,你还是带着后土滚蛋吧!哈哈!”

  听道冥河那洋洋得意的大笑,张寒眉目不禁一皱,微微的思索之后,忽然冷冷的对着冥河开口道:“冥河,本尊也不在多言,本尊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答应后土在这幽冥血海之上建立六道轮回,在将那十二品业火红莲交出来,本尊就答应放过你,饶恕你先前所犯之罪,要不然的话,本尊必定让你后悔莫及。”说道最后,张寒的话语已经是冷寒无比,好似那万古不化的玄冰,让人闻之而一抖。

  冥河在听了张寒的话之后,那原本有点的高兴立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乃是无尽的愤怒shubaojie,而且简直是肺都要气炸了,这玄清道尊着实是欺人太甚,不但要让自己乖乖的让出这幽冥血海给后土建立六道轮回,居然还想要自己的十二品业火红莲,这真是姥姥可以忍受,而姥爷都不能忍受了。

  而且,一想到张寒居然要自己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冥河就不禁想起了自己那可怜的修罗血海旗,自己自从开天辟地到如此,辛辛苦苦的一共就得到了这么几件宝物,现在居然被张寒这个家伙给强行的得了一件去,这简直就是让冥河的心在滴血啊!

  心恨加旧fqxs恨,冥河顿时的忍受不住了,嗷嗷的大叫道:“啊!啊!啊!玄清匹夫你实在是欺人太甚,想要在本座的血海之中建立六道轮回?还想要本座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呸,你做梦去吧!门都没有。”

  说完,冥河却是一个唰的一声就化作一道血气窜入了那血海之中,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大笑。

  “哈哈,玄清匹夫,有本事你来找本座啊!哈哈!”很快,冥河的声音消失,整个血海之上却是变得一片的平静,冥河隐藏其中,哪怕就是张寒将神念展开,也是不能在找到冥河,看来冥河是大定主意要做那缩头乌龟了。

  看着这眼前的血海,张寒是知道这冥河是不会那么乖乖的头像了。想到这里张寒徒然的冷冷一笑,开口道:“冥河,你以为你龟缩在这血海之中,本座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说道这里,张寒的语气骤然的一变,变得冷酷无比,冰冷如冰的接着道:“既然你这么相信的你的血海不枯,你就不死,那今天本尊就将这血海给你蒸干了,本尊看你还怎么猖狂。”说完,张寒却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血海,他要给冥河最后一个机会,最后一个投降的机会。

  张寒的话语在这血海之中似是那波浪一般的,徐徐的回荡着,响彻整个血海,隐藏在血海之中的冥河自然也是听到了张寒的话,虽然对于张寒口中要蒸血海这件事,冥河有些心虚,可是冥河在想了想之后,还是咬了牙,认为张寒是在忽悠自己,毕竟,自从开天辟地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听说有谁能够蒸血海的,哪怕就是你玄清道尊也是不行,对于自己的根本,幽冥血海,冥河抱有万分的自信。

  有了决定的冥河自然是不会出现,只是静静的隐藏在血海之中,眼中闪过一丝的讥笑,想要看看张寒的笑话。

  张寒站立在血海之上,看着那血海血浪升起,落下,可是冥河却是没有出现,张寒也是知道冥河是打定主意做那缩头乌龟,是不可能出现的了,想到这里,张寒眼中不由的冷色一闪,“既然冥河你给脸不要,那本尊就让打你的脸,蒸干了你这血海。”

  说完,张寒浑身气势猛然的一暴,不过,这次从张寒身上出现的不在是那紫色狂暴的法力了,而是那神秘的天地玄黄功德之气。

  张寒之所以胆敢放言说要蒸这血海,靠的就是这天地玄黄功德之气,要不然张寒也是不敢放言了。

  当然,张寒也不是真的要蒸干这血海,毕竟,这蒸血海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先不说将这血海给蒸之后,那后续会出现什么未知的情况,反正张寒相信自己要是真把这幽冥血海给蒸了,这天道绝对是会来找自己麻烦的,到时候自己可就惨了。

  而且,蒸这血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说这天地玄黄功德之气的消耗,张寒也是心疼啊!

  毕竟,天地玄黄功德之气乃是天道之下,甚至是大道之下最珍贵,真神秘,也是最厉害的一种能量,可谓是持者万法不侵。这种能量除非有莫大机缘,平常人士根本就不可能有丝毫的所得,哪怕就是张寒亦是因为自己乃是盘古元神四分之一,得开天之功,得大道赐予天地玄黄功德之气,后面又因为一些特殊的机缘张寒亦才得到了一些天地玄黄功德之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