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颠覆(1/2)

加入书签

  “杀了你?”许麟嘿嘿的笑着。

  不过在看到吕娇容一如先前的坦然面对,许麟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掉,看着那毫无生气的眼眸,忽然间,许麟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或者是对自己的无视?

  又或者是嘲讽?

  面sè逐渐变得yin霾起来,好似一阵乌云笼罩其上,许麟贴近吕娇容的脸庞,闻着那馥郁的芳香,看着那已经不再明亮的眼眸,许麟冷冷的说道:“杀一个人很简单,但是要让一个人生不如死,那么就要让她活着。”

  相互对视,周围寂静无声,吕娇容感受着许麟周身的气息,脑海里似乎已经不能思考。目光穿过许麟的脸庞,看向高高的蓝天,云空还是一如往ri的样子,可在吕娇容的眼里,一切怎么都变得如此陌生?

  许麟起身,将自身的衣物整理好,而吕娇容从始自终都是麻木不仁的好似木偶一样,依着许麟的指示做事,彼此间没有多余的交谈。

  可当许麟将吕娇容的法宝剑器还给她时,有那么一刻,吕娇容的表情僵立,就是那么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长剑,不知其在想着什么。

  黑夜里,夜凉如水,二人依然走在路上,看着前面一路前行,而没有丝毫停顿意思的许麟,吕娇容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在想着什么。

  剑,就在手里握着,修为也没有被禁锢,吕娇容好多次都想一剑出,斩杀了这个害死自己师兄,玷污了自己清白的恶徒,可为什么,每当握紧剑身之时,自己的剑就是抬不起来呢?

  潸然泪下,不经意间,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睛,吕娇容恨这样的自己,懦弱而不堪。

  许麟忽然停下脚步,俯身蹲下,身后的吕娇容愣了一下,随即将眼角的泪水擦掉,面无表情的也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许麟。

  溪水旁,乱石堆下,一朵sè泽洁白的小花,悄然的绽放在那里。花瓣上有着一滴晶莹的露水,夜sè下,晶莹而透亮。

  伸手抚摸着那细嫩的花瓣,许麟的声音在夜sè下,如风一样的飘忽起来。

  “微小如花,独自在这乱石之下,傲然开放,花瓣sè泽鲜美,真是诱人呢。”

  吕娇容没有回应许麟,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听着,在她的内心里,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个恶徒为何要说这些。

  拿起一块石头,许麟一石落下,白sè不见,花也消失,只有一声余音在吕娇容的耳旁响起,却见许麟很是愉悦的一笑道:“世间众生皆如这白花,在天地面前,脆弱而无力,只有能拿起这块石头的人,才刚刚有资格谈论‘复仇’二字,就比如现在的你,想要杀我是不?”

  沉默便是回答,许麟走到吕娇容的面前,看着那一对儿明净的眸子,深呼吸一下,闻着其身的阵阵香气道:“但是你没有勇气,或许你也有勇气,但是你为什么不拔剑杀了我呢?”

  在许麟的逼迫下,吕娇容浑身颤抖不止,眼眸中终于有了剧烈的情绪波动,而后又听到许麟说道:“那是因为你在恐惧!那是因为你还有期待!”

  一把将吕娇容手中的利剑夺下,顺手扔到一旁之后,许麟顺势吻了下去……

  麻木不仁?吕娇容的心里忽然蹦出这个词汇,没有任何反抗的她,就这样任由许麟玩弄着自己。

  感受着许麟身体的气息,吕娇容的目光落到了方才那块石头上,白花已经不在,石头之下,该是有着它的气息,但是为何自己感受不到呢?

  我就是那朵白花,难道真的已经被石头的坚硬,彻底的碾碎了吗?

  吕娇容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问着自己,但身体上却被一阵剧烈的快感所征服着,不由得呻吟出声的她,在眼泪不断流出来的时候,竟然脆弱不堪的抱紧许麟的身体,紧紧的抱着,想要感受那一丝温暖的感觉,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天亮的时候,许麟想要起身,身体旁,吕娇容紧紧的抱着自己,这一夜她都是这样的抱着自己,好似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兽一样,似乎想要从自己的身体上,找寻着什么。

  歪着头看着吕娇容酣睡的脸庞,许麟突然露出一缕微笑。

  向自己的仇人寻求温暖?

  许麟有些不理解,目光里满是好奇的神sè,就这样的看着,直到吕娇容悠悠醒来的时候,沉默不语的两个人,依然紧紧的抱在一起。

  再相处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在经历过昨夜之后,吕娇容虽然还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