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变故又生(1/2)

加入书签

  许麟两腮露出兴奋的cháo红之sè,内视着丹田中的那把通体血红sè的小剑,不由得有感而发道:“郁气若甑炊,初阳如火红。”此乃大幸也。

  满脸笑意的他,微微闭上眼眸,沉下心来,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前次在李员外家,从生魂小莲那里第一次得到了血灵珠链的残宝碎片,许麟委实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而今天再次获得血魔遗宝的残片,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呢?

  半晌过后,许麟慢慢的睁开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神sè,心下暗想,难道仅仅是jing益了《血神子》的修为而已?

  在生魂小莲那里得到的血灵珠链的残宝碎片,在其里面最起码记录了化器融血这样的诡异神通,但这次却什么也没有。

  有些不甘心的许麟,再次细细体会自身的某些变化,其神识完全耗在了丹田处的那把血红小剑之上,但却与先前一样,一无所获。

  许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sè,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如果自己对自身丹田探查无误的话,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血魔遗宝碎片都记录了一种神通,那么自己先前从小莲那里得到的这块碎片,想想当时的景象,自己是何其的幸运。

  如果没有化器融血,自己怎么隐瞒身怀《血神子》功法的事情,不能隐瞒这件事情,又如何能加入到昆仑?

  嘿嘿冷笑一声,许麟抬起手来,剑指一凝,血光迸shè而出,却是快速的融炼出一道血光。眼角的余光瞟向某处,抬手一扬,血光shè出,转眼之间,李捕头的身体便是一阵青烟冒起,其身体仿佛是被高温灼烧一般,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不断的消亡着。

  空气中传来一阵火烧生肉的气息,许麟兴奋的看着李捕头的尸体,在快速的消融中,露出森森白骨之后。白骨的上面,开始有碎屑斑驳而落,在几息的时间里,这李捕头的尸体,竟然化成了一滩血水。

  “原来如此!”许麟微微点头。

  看来这块血魔遗宝的碎片,虽然其里面没有记录什么厉害的神通,但是在与自身的血sè小剑融合之后,却是大大的提升了《血神子》的功法属xing。

  外物多指器械,有的修道者常说,什么修道之人外物不足为凭,神通自成才是求道问索的至理,可是外物能够加持本身的神通属xing,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人与兽最大的区别便是有自身的想法和思考,比如人们为了方便种地,而发明了锄具,为了行走方便或者能够更快的到达某处,于是想到了如何驯养马匹代步而行,那么修道者的法宝也是这个道理,是为了助其在寻求天道永生的秘密上,更加一把力。

  这块血魔遗宝给许麟带来的好处,便是助其在《血神子》特有的属xing中,变得更加的浓厚了。

  就许麟原来对血神劫指的使用,完全达不到先前的效果。许麟将它最多的用在,是如何控制对方的血液流动上。

  对于《血神子》特有的腐蚀属xing来说,许麟一直不怎么用,虽然许麟知道这个腐蚀属xing,越到后来,随着修为的提升,效果越是明显。但因修为浅薄的关系,许麟虽然没有弃之不用,也从来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可现在不同了。

  看着地上那一滩散发着恶臭的血水,许麟眼中笑意越来越浓之际,却是同时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笑容消失,许麟的脸sè反而沉了下来。

  徐氏僵硬的尸身就仿佛是一个醒目的坐标一样,稳稳的屹立在那里,特别是那面容上安详的笑容,好像在时刻提醒着许麟,他是一个卑劣的人。

  信守承诺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外人看你,听其言,观其行,便能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你不是,那么谁还会与你交好,无外人交际,那么你还怎么安身立命?

  徐氏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许麟,这是许麟得到了徐氏的信任,但是他却利用这样的信任,杀死了徐氏的儿子,尽管许麟对于所谓的谦谦君子嗤之以鼻,但在他的内心里,想起徐氏临终的嘱托,在其心里还是很不痛快的。

  “我是一个骗子。”许麟喃喃自语道。

  这话说的很轻,好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好像是在对徐氏而说,许麟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很是苦涩,没有一点快乐的意味。

  俯视脚下,看着无为小和尚瞪大双眼,满脸扭曲,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许麟忽然一口脓痰吐下,正好吐在了无为小和尚的脸上。

  随即一道血光出现在许麟的指尖,在其将那指尖上的血光shè向无为小和尚的时候,许麟忽然讥讽的说道:“羊羔跪ru,乌鸦反哺,兽犹如此,人何以堪呢?”

  阵阵呛人的白sè烟气,在滋滋声中阵阵冒起的时候,许麟厌恶的走到了一边又是想到,方才在徐氏临终前最后看向无为的那一眼,许麟心想,这无为清醒着的事情,她该是知道的吧。

  龟息之法,既然是她的法诀,那么徐氏便最为清楚才是,当时的无为小和尚,虽然看似是与死无异,但是其却对周围发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