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灭杀(1/2)

加入书签

  皇陵之中的气氛诡异难测,白衣老者身上的剑意飘忽如风,似乎不再似先前的那般坚定。至于四目怪人,两团绿火忽然的从额头上飘出,正对着白衣老者,后者的脸色冷峻,而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将碧玉酒壶拿起,喝了一口壶中佳酿,忽然一笑道:“你可知道这酒叫什么?”

  四目怪人瞅了一眼老者手中的碧玉葫芦,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一壶香!”老者似乎自问自答一般的说着。

  然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往事一样,默默的注视着自己手中的碧玉酒壶,叹了口气:“千余年前,我忘忧于江湖,醉生梦死,我那位曾经将整个人间界搅合的天昏地暗的师弟,以为我就此堕落,才自闭于琅琊秘境当中。”

  淡淡自嘲一笑,白衣老者的目光转向四目怪人,见其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表情,又是继续道:“在我那位心高气傲的师弟心里,这天下本就没有什么人能够有资格作为他的对手,包括你在内。”

  四团绿色的幽火忽然的晃动了一下,而四目怪人的嘴角也终于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

  见此情形,白衣老者终于忍不住哈哈一笑:“看来你也认同他。”

  四目怪人没有回应,白衣老者也不以为意,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当然除了喝酒之前的我。”

  这话说完,本是飘忽如风的剑意,霍然间在白衣老者的身上重新凝固,争鸣的剑吟,哧哧作响的同时,白衣老者脸上的笑容收起道:“一壶香。又叫忘忧酒,喝了千余年,我的确忘掉了很多事情,而酒醒的那一年,我又想起了很多事情。”

  被这股无形的剑意逼迫的,四目怪人终于缓慢的站起身来。其身形高大的竟然有两个白衣老者那么高,至于身后的那把九龙金椅,则是在其起身的刹那,轰然炸碎。

  “的确,包括气息,你已经不是那个在昆仑山上踏空而来,并与我一战的剑修,眼下你的身上虽然剑意凝厚,却又有尸气掺杂其中。已经不是全盛时期的你,如何※style_;再与我一战?”

  白衣老者冷笑一声:“那你呢?被我的师弟一剑斩落天际,掉落人间的你又能有几分实力?”

  四目怪人的眉头再次皱起,这是他第二次皱眉,沉吟一阵,然后盯视着白衣老者道:“我的主人当年倾尽生命而一剑斩天门,为的就是能够使两界不再有任何的牵扯,而我的使命就是维护主人的意志。即便我已经掉落凡尘,没有先前的实力。眼下你我,真要生死相搏,恐怕也是五五之数。”

  “你的主人啊!”白衣老者叹息一声,再次看向四目怪人高大的身躯道:“他以为一剑斩碎天门,便能断了人间连年不断的征伐?”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而后又看向四目怪人道:“这些年你在天上。看这个人间,你觉着你的主人当年的做法真的对吗?”

  四目怪人没有回答,白衣老者却是替他回答道:“不对,人总要有个念想,人也应该有所希望。而无论人族或者妖族,包括这世间万物,总要有个机会,哪怕是微乎其微的。”

  四目怪人似乎不能理解白衣老者的话,那四盏绿色火焰,有些变得游移不定起来,而白衣老者却是继续道:“作为你主人当年的剑灵,有些事情你始终不能理解,而在上古之时,上界是如何扰乱下界,我也未曾看到过,而我出身于洗剑阁,那么便要替宗门把最后一件事情给做了,也想看看,当天门重开的时候,这个人间,是不是会比现在还坏!”

  十万大山,战局迷乱,除了几位掌教真人还未亲自上阵之外,几乎所有的战力已经全部投入到战场之上,至于妖族一方,妖主却是始终还未出现,清宏真人神态平和的看向远方,直到那一抹赤红如血的云团忽然出现的时候,才脸色冷峻的眯起了眼睛,而在眼眸深处,却是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就在清宏真人所看的那个方向,三目巨猿无比凝实的双拳,却是狠狠捶打在那团突然出现在清虚真人身前的血云,然而血云之中,剑息如潮涌的气浪,居然硬生生的接下了三目巨猿的全力之击。

  三目巨猿脸色狰狞,头顶的怪目,再次微微闪烁,即将有黑白光柱再次喷出之际,忽然发现自身四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出无数的红丝细线,而在每根细线的头部,都有一颗獠牙遍布怪口的三角蛇头。

  三目巨猿猛然间,将头颅换了个方向,朝着身前一摆,额头的怪目之中,立时喷出一道黑白光柱,将身前的红色丝线蛇头纷纷湮灭其中之际,一道冰冷的剑意,突然从血云中勃发而出。

  暗叫了一声不好,三目古猿怒吼一声,周身的肌肉顿时霹雳啪啦的爆响不断,口中更是嘶鸣于天,发出一股股无形的音波,将那股即将斩向前胸的剑意阻隔其中,趁此机会,古猿身形一转,便消失在原地的同时,一个淡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