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分歧(1/2)

加入书签

  血影幽身之术悄然运起的时候,许麟化作一团模糊的,好似云雾一样的影子,小心的潜行过去。在距离那人影的不远处,许麟打眼一看的时候,不由得一怔。

  只见在漫天血sè之下,一个身穿鹅黄罗裙的女子,好似风雨中颤栗的蝴蝶一样,在周围布满了电弧与火光的天地之间,艰难的躲过一阵又一阵的风火雷电。

  许麟静静的看着,没有丝毫伸以援手的意思。

  这画面很美好!这是许麟此时的想法。

  残酷不也是一种美么?

  风雨中,花朵摇曳间,脆弱不堪,无奈而落寞,却有雨水洗涮之后的亮丽之sè。

  雷火中,蝴蝶轻舞之时,漫无目的,急于求生,却有动态之后孱弱美感。

  有些陶醉于这样画面中的许麟,隐然间目光中竟然又有了兴奋之sè。

  曼妙的身材,在飘舞中是这样的婀娜多姿。可爱的脸庞在急切中,才会有着毫不做作和掩饰的纯粹美感。

  这是最原始的美丽,对于生命的渴望,这是最真实的她,在求生yu望的催生下,不会再顾及任何的礼义廉耻,哪怕是如蛤蟆一样的趴在地上,只要能躲过周围的雷火,想来,她也会这样做的。

  当手中的符文护盾之术,已经无力再支撑之时,女子坚毅的目光下,仍有不屈不挠的坚定。

  咬紧牙关,脸sè已经极度苍白的她,看着又是一道雷火袭击而来的时候,已经颤颤巍巍的手掌,仍然努力的举了起来,难道就这样完了么?难道不能再见他一面之前,就这样的死掉了嘛?

  她很想哭,泪水已经湿润了眼角,可在雷火之下,又能怎样呢?

  泪水落下之际,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忆着那暖暖笑容的同时,却是静待着那最后一刻的到来。

  许麟眼中的兴奋之sè,已经变得有些迫切起来。

  将美丽湮灭,将美好撕碎,那是一种怎样的刺激,就好像一件古意花瓶,在破碎的那一声脆响之时,是何其的美妙。

  又或者,在一幅有美丽风景图画的页面上,狠狠的滴上一滴浓浓的墨水之后,那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人都有破坏的yu望,将完整变得残缺,将美丽变得丑陋,将神圣变得堕落,这便是一种残酷之美。

  脑海里忽然想起在学堂之时,先生所讲的古代刑法,凌迟、腰斩、五马分尸。

  那么眼前的美丽女子,如果被这一道雷火击中,身体在触电之后,全身发丝直直立起,脸上焦黑一片,嘴中也会吐出一阵青烟,那么这时的美丽,是否还会继续存在呢?

  对了,雷光中还有火焰呀!如果被电击之后,再来一阵烈火焚烧,先是火焰灼烧发丝的焦味儿,之后是燃烧的糊臭味儿,最后是一对如黑sè炭火的尸身,那时的她,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

  许麟突然很失望,失望不能看到这样的画面,因为这个女人还不能死!

  她的父亲可是昆仑的一峰首座,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这对于许麟在昆仑的生活,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以许麟动了。

  冷玉剑在空中夹带着一声尖利的剑鸣之音,呼啸而过之际,猛烈的就是与那雷光对撞在一处。

  一道无形的剑气,忽然扩散开来,将陈婉茹紧紧的包裹住的同时,冷玉剑自身剑身之上的剑息,却是异常的厚重,犹如山岳一样,稳稳的屹立在那里,将扑之而来的雷火,重重的挡在外面,丝毫不得前进一步。

  豁然睁开眼眸的陈婉茹,惊喜的看着这一幕,而当再看到那柄冷玉剑之时,脸上更是惊喜交加的转身看去。

  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温暖如一阵chun风一样的拂过心海之上,荡漾起一道道涟漪,全是幸福的滋味。

  一步一走的许麟,这时已将不动血心收起,全力运行着剑心通明之术,感应着四周的空气中,是否还有这样团在一处的电弧和火光形成的小雷火。

  而当与那含情若水的眸子相对之时,许麟的眼中哪还有先前想看残酷之美的兴奋之sè,有的却只剩下了一阵清明与灵动。

  这是一个他这样年纪该有的单纯之sè,于是他伪装着,将自己变成那样,也许本来他也有着这样的一面,人不都是有两面xing的么,正或者邪!

  快速的跑到许麟的身边,陈婉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这是一种喜极而泣,更是一种劫后馀生后的喜悦。

  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许麟感受着陈婉茹身体的柔软与弹xing,一丝笑容轻轻的挂在嘴角。忽然想到,这书中所说的一点不差,难怪淑女窈窕之后,好逑的都是君子。

  “怎样?是否受了伤?”许麟这时轻轻的将陈婉茹推开,然后从上到下的仔细打量着,看起来是许麟装作关切的样子,目光在陈婉茹身体上下的游走着,其实不然,许麟此时所看,多是刚才让之浮想连篇的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