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一场雨(1/2)

加入书签

  星夜之下,一抹血色忽闪而过的同时,更有一阵阴风随即刮起,在一处高岗上落下之后,一位面貌俊逸的年轻公子,从黑暗的高处,俯视着半腰山间的点点灯火,半边脸面上的红色疤痕,却是显得更加丑陋狰狞。『≤『≤,

  人有一张脸,他却有两张,人有一颗心,而此刻的他,却是易于常人的有着两颗心。那心在跳动,半张脸上的阴郁,半张脸上的冷笑,纠缠一起,扭曲如坟头的恶鬼,飘然无声里,确实有着一丝不浅不淡的杀意。

  蜀道上,一波百余人的队伍,驻足在距离一个破庙不远的地方,直至前方探查之人回来,当首一位浓眉大汉,身背巨剑,这才率先走了过去,身后的一位面冠如玉的年轻俊秀,和一位身姿丰满的中年道姑这才紧随其后。

  入蜀不久又出蜀,一路上的蜀国风情没看上几分,这雨倒是淋了几场,而此刻的王大柱席地而坐以后,便不再出声,只是呆呆的望着门舍外的绵绵细雨。

  裴姓女子坐下以后,先是安顿了一下门中的诸位弟子,这才坐到相距李剑生不远的地方,也不做声的一起望向门外。

  “师傅,听说昆仑三代弟子当中,若论修为,当属望月峰的明远师兄,可是当真?”

  说这话的是门中一位极为好动的弟子,心里面本就对执道门之首的昆仑有着无限的向往,此刻无聊不仅又想起修行界种种关于昆仑的传闻,说是问向自己的师傅,其实目光早已看向了那几位身穿昆仑道袍的几位昆仑门人。

  王大柱没有出声,而那几位昆仑弟子亦是没有更多的言语,相对先前,听完那人的问话以后,反倒是不易觉察的皱了皱眉头。

  “王安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位身穿鹅黄长裙的年轻女子立时说道,然后又看向了那位坐在最中央的高大男人,最出彩的,好像是叫什么许麟的。”

  “许麟?”被唤作王安的年轻弟子,似乎对这个称谓有些陌生,而那位女子则是嗤笑道:“见识短了吧。”

  但还未等她把话接着说完,坐在寺庙大堂最中央的王大柱,忽然站了起来,立时把小姑娘吓了一跳,而紧随其后的,便是自己的师傅,和一众修为较高的弟子,纷纷做出拔剑御敌的姿态,紧张的气氛不由得让小姑娘直咽唾沫。

  “快走几步行不,这雨眼看就要大了。”声音由外面传来,说的有些急迫,却清晰的听在已然在寺庙里的诸人之耳。

  裴姓女子轻轻的皱了皱眉,至于那位蜀山的李剑生,则是星眸微眯,目光如剑的盯视在门口的位置上。

  不多时,只见一位年纪不大的小丫头,身穿一件已经淋湿了大半的红布素衣,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却立时被眼前这一波人的形态吓了一跳,原本还要对身后人的喊话,也不由自主的咽回到了肚子里。

  王大柱没有瞅向这个冒冒失失的小丫头,反倒是如临大敌一般的望向小丫头的身后,却迟迟没有人影出现。

  小丫头好像有些害怕,频繁的回头张望,已经有退出寺庙的打算,但看看着天,又将脑袋缩了回来,嘴里嘀咕了几声,就在门口坐了下来。

  但王大柱没有坐下,站在他身后的诸多众人也没有坐下,依旧是严阵以待的姿态,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出现,而这雨却是真的大了,原本还有些微亮的天空,早已是乌云密布,层层堆叠,只有那闪电雷鸣时而的迸射,才能让这寺庙亮堂一些,但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