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乱战(1/2)

加入书签

  那是一条很大的蛇,穿梭在山涧的溪涧里,白色的鳞片,白色的蛇头,以及猩红的蛇信,莹莹辉动着的,光洁的亮色。

  陈婉如的身体上有很多血,她的,以及别人的,而在此刻,她却一动不能动的躺在那里,和这条白蛇一起,任由溪水不断的冲刷着。

  那一刻里的意识,是模糊的,那一刻里的心里,想着的,也只是一个人。

  在他离开的她的时候,他从未回过头,可她还是想着他,在这一刻里。

  徐州的战事一直在持续,已经不是人间的刀剑拼杀,而是仙去仙来的天上大战,尽管那座城池始终就在那里,可方圆的千里,也都是一座战场,不断的有修者死去,不断的有修者从高空坠落,就像繁夜里的那些灯市里的烛火,一盏盏的,渐渐的开始熄灭。

  妖主力战的疯狂,偌大的城池,只剩下了残墙断壁,原本草原铁骑过境后,所遗留下来的残破屋舍,也在纵横来去的真元里,化为了灰烬。

  而在此刻,妖主的四边,魔宗的四大宗主,各个面色如土的站在那里,一向自诩风流人间的天魔门的门主史逸才,更是一头乱蓬乱的散在肩头,嘴角挂血,目光阴沉的正盯视在妖主的身上。

  “魔宗四主,北邙十二大鬼王,一个城南徐州,魔主的手笔,本座还真是看不懂。”妖主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外围时而浮动的森然鬼气。

  “此言差矣!”史逸才小心的凝视着妖主,然后又是说道:“魔宗再无四主,如今,只有一位大魔宗主。”

  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妖主周身的妖气浮动如白雾,渐渐的淹没了其身体的本身,而只有声音,从白雾的弥漫里传了出来:“当年的魔宗也是一位大魔宗主,却杀尽了魔宗高手于一役。”

  不加理会众人的脸色变化,妖主嘿嘿的冷笑一声:“大魔宗主还是原来的那个大魔宗主,那你们这些人的下场又会如何呢?”

  黑煞凝刺,一如千百利箭争鸣掠空而过,黑煞门的门主鲁峥鸣,再也不愿与这人多费口舌之争,倒不如来个一决生死来的痛快,而至于其他三位魔宗高手,更是兼有默契的一并而来,妖主置身于白雾,冷笑着看着这一幕,掌间却是横出一面令牌,上面隐约可见两个笔走龙蛇的古篆,天殊!

  王大柱的剑很重,昆仑山上的时候,许麟曾问过王大柱,剑客求剑,多走轻灵,一剑有重锤之重,如何能凝刺搏杀?

  当时王大柱的大嘴一咧,嘲笑着许麟的见识短浅,修者之剑,怎能拿来与世间武夫相比较,不过那时候的许麟,也的确是刚入山门不久,所以对于这位师兄的话,则是信以为真。

  而在今天,王大柱的剑,仿佛是要在证明当日曾对许麟夸下的海口,这剑很重,犹如山岳,碾压过处,一片血水铺路,更有零星的肉星迸溅,王大柱快意的大笑道:“师弟,男人用剑,犹如胯下铁杵,要大,再大!”

  明翰冷哼着王大柱的各种不着调,而其后者,满不在乎的用剑当斧头一样的,好像在劈山,正打的对面修者手慌脚乱,而明翰的出其不意,一剑过胸,硬是断了那人的全身的生机,不理王大柱的不满,就好像一名暗杀的刺客一样,飘然而至,又忽然消失,不一语。

  明礼一击火系道法,炸开了一处山口,王大柱刚好赶到,但是精神头仍是在方才二师兄的那一剑上,眉头拧成个“川”字,这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