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三年(1/2)

加入书签

  三年,风雨来了又走,花开了又谢,看着远处飘忽的云景,许麟有些懒散的坐在厨房门外。院落里飘着淡淡的饭香,已经长成一个翩翩少年的他,脸上的淡然神sè,给人一种老成持重的感觉。

  将立在身旁的冷玉剑轻轻拿起,一声剑吟在心底轻响,许麟能感受到的是一种亲切喜悦的情绪。

  ri以继夜的运用天罡地煞的法诀祭炼,冷玉剑与许麟终于达成了一种默契与依赖。

  这种奇妙的感觉,就好似一位老友一样,在一次次寂寞中,在一次次绝望中,将自己从纠结和苦闷中摆脱出来。

  心魔jing进之法就如附骨之疽一样,狠狠的咬在许麟的心底,另有一个声音在时刻的提醒着他,血痕道人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你呢,你许麟为什么不提起那三尺青锋去手刃敌人?

  在不断的焦虑和等待中,许麟的心总是无法安稳,但每当手里握着这冷玉剑的时候,冰凉的触感,心底深处特有的一份联系,让许麟才能真正的平静下来。

  三年,许麟逼迫着自己用剑,三年,许麟爱上了用剑。

  这是因为许麟要将《灵犀亦剑真解》与《血神子》融合的缘由,也是许麟可以真正换成另一个身份的缘由。

  而这样的做法,似乎已经看见了曙光。至少,两种功法,已经有了融合的初态。

  感受手中的冰冷的触感,将冷玉剑不知觉的抱在怀中,许麟的目光落在望月峰外,飘忽起伏的云层上,心下也安定了不少。

  一张俏丽的容颜,在落ri的虹光中,那个身影,犹如飞舞的蝴蝶,灵动的靠近着。

  许麟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陈婉茹已经是一位美丽的少女,成熟婀娜的身影焕发着青chun的活力,靓丽的脸庞上,也荡漾着一份喜悦。

  这几年,陈婉茹一有空便会悄悄的溜上山来,与许麟相互陪伴并排解着心中的寂寞。后来让王大柱撞见,虽然取笑二人,但是目光中却有羡慕的神sè。

  帮助许麟将食盒装好,陈婉茹陪同许麟一起将食盒,给诸位师兄师姐送去,望月峰上的诸人也早已知道二人之间微妙的关系,虽然形态各异,心中都有不同的看法,但不管怎么样,修道终究是一人的事情,还是各扫门前雪,管好自己吧。

  明如的住处,一如先前那样的美丽,桃花朵朵绽放的同时,香气弥漫四周,这也是陈婉茹最愿意来的地方。不过令许麟诧异的是,冷如冰雪的明如师姐,似乎很喜欢陈婉茹,每当看见她时,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好似冰雪融化一样而荡漾出一抹笑容。

  两人坐在明如的屋前,看着许麟在桃花林中,飞舞着剑息,不时的传出一声声笑语。许麟完全忽略这样的声音,一剑剑刺出,一股股剑息弥漫周身,全神贯注的练着。

  有时候,王大柱也会跑来,虽然见到明如后有些拘谨,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放得开了,总是有些嘲笑着许麟剑息的稚嫩。

  在这桃花盛开的园林里,四个年轻人就这样的度过了三年。

  生活里似乎有了些生机,在王大柱看来是这样的。从前的生活,是那样的枯燥无味,可现在呢?

  看着已经满脸汗水的许麟,看着身旁两位美女不时的笑语,感受着园中淡淡的清香,生活似乎一下子美好了起来,这样的生活王大柱是喜欢的。

  而许麟却还是生活在纠结里,曾几何时,对于这样平淡的生活,经历过重重苦难的他是何其的向往。特别在范阳城内刚遇到陈婉茹的时候,同坐在一家酒楼里,身旁陈婉茹的那一桌四人的感情和生活,自己是怎样的憧憬和羡慕着,可如今自己也同样拥有了之后,却另有一番苦楚。

  心魔jing进之法是现在的许麟无法抹掉的,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许麟,自身对于仇恨的执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妄念开始偏转加深,似乎对着周旁的一切,许麟都有着说不上来的恨意和愤怒。

  剑息忽然变得有些凌乱无章,王大柱哈哈一笑,不管许麟此时的烦闷心情,一个起落间,已跳到了许麟面前,右手一抬之时,光华闪烁间已经将许麟的剑息挡下,一柄宽长的重剑忽然握在手中道:“师兄我来陪陪你!”

  许麟一剑再次刺出,这便是最好的回答,而坐在屋前的二女也是有趣的看向两人。

  “嘿!”了一声,王大柱手中大剑一转一划间,便轻松将许麟的进攻化解,而且随着王大柱连连挥舞,一股股风声如雷云炸响一般的力量,好似重锤一样就是砸来。

  许麟所修《灵犀亦剑真解》对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