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甬道(1/2)

加入书签

  第一次,在清茗真人的冰魄莲花绽放开启的那一刻,许麟的剑,却也是凝指刺出。

  依然是无剑,只是单纯的以心发剑意,只是这一往无前的劲儿,匹练四方,锐不可当。

  许麟的身体直射而出,再无清茗真人的庇佑,再无退路可言,但是许麟眸子里闪烁的,竟然是无比兴奋的疯狂。

  生死一剑,搏命拼杀的刹那,那种全身毛孔,霍然绽放时的一刻,已经不能自已的许麟,头脑里是无比清醒的。

  他从不是一个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更不是那种让人能拿捏自己性命的人,想要的,想得的,就得自己亲自去取,于是他毫无顾忌的去了。

  在拓跋熊惊讶的目光里,在苦厉略微皱起的眉头,许麟的剑到了。

  剑鸣崩音的二次连环,再以重新体悟的挥剑手段,许麟的一剑,无比精准的刺在了那一个金色的光点之上。

  许麟快,清茗真人更快,但在这接连两声的犹如轻吟浅唱的剑鸣声中,那一朵白色的莲花,在恍然间,猛然崩碎。

  剑光纵横穿越,亦有许麟的剑息穿插期间,而他的身形更是不止于眼下,依然的一往无前,在大笑声中,猛的扎进了冰魄白莲所激起的乱流之中。

  那一刻,时间也仿佛停止了它的流动,万物俱静中,只有那猖狂的笑声传遍四方,而那个瘦弱的身影上,猛然间再次勃发而起,却是一如清茗真人的冰魄白莲的剑意,恍如一体。

  至此,清茗真人的瞳孔微缩,这家伙竟然临摹出了自己的剑意,而不远处的拓跋熊更是看的心头一跳,却是抿着嘴不说话,苦厉早已见怪不怪,还是紧紧的扣着眼前的气场所形成的壁垒,和拓跋熊一起,将那些想要涌入到三人周围尸鳖,给狠狠得挡在了外边。

  一声清脆,仿佛涟漪遍布的水晶,那一道道的清透纹理,就在许麟的眼前,破碎间,变成了湮灭的灰烬。

  于是这漫天的黑色漩涡一样的黑色甲虫,霍然间,齐声悲鸣,而许麟的身影早已是一同消失在了那一道微弱的金光之下,在不曾后退半步的身前,许麟仿佛已经冲脱了世间枷锁的束缚,迎来的,是一道灰暗的光,那里面没有他的影子,只是一片虚无的光,映射四周。

  凝目回望,那光很淡的天空上,灰蒙蒙的一片里,漩涡依然,在缓慢旋转间,能清楚的看到一片如潮水涌动的黑色潮汐,却是在中间,花开了一点白,那是清茗真人的身影,在许麟之后的第二个身影。

  张开手指,低头看着掌心间,被剑息包裹的一点淡金色,那是一只虫子的尸体,却是货真价实的一只王虫的尸体,随手将其收进了六宝指环的储物空间之内,许麟的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看向已经站在自己身旁的清茗真人道了一声:“师叔。”

  清茗真人没有理会这个胆大包天的师侄,但在其心间却是还是方才那活脱脱的一幕,自己的剑意,居然能被这家伙在短短的时间内所掌握,确实有些骇人听闻,可发生的事情,却是无比真实的存在着。

  许麟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清茗真人,也不再说话,而是抬头凝望接连而出的几道光芒,在黑色漩涡与灰色的天空中,异常的醒目耀眼。

  两边站定身形,苦厉和清茗真人倒是没什么异样,而拓跋熊也是一样,只有尚知礼略显狼狈,谁让他在方才队伍中的最后呢?

  双方立在两侧,中间好像有了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一般的,让两边泾渭分明。

  “接下来怎么弄?”感受着两边剑拔弩张的气势,许麟默不作声的想着。

  舒缓了一下上下起伏的气息,尚知礼一指自己前方两侧由砖石垒成的门廊说道:“前面就是仙府的入口,咱们还不至于在此地就分个你死我活吧。”

  拓跋熊狞笑了一声,一脸凶相毕露的打量着苦厉,这家伙似乎对苦厉极有兴趣,却是没有说话。

  苦厉面无表情,毫不在意拓跋熊那豪无善意的目光道:“仙府之中怕是已经进了不少人,如是不想失了宝物奇珍,在这之后如何?”

  “大善!”将折扇轻巧在手掌间,尚知礼却是豪迈的一笑:“尊驾之心,正合我意,一切皆在这之后,却是不急于一时。”

  苦厉点了点头,拓跋熊依然只盯视着苦厉的脸上,而清茗真人至始至终都没发一言,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绝对已经被众人忽视掉的许麟,显然对于这样不咸不淡的说法,没什么兴趣,只是盯着远处的那两道黑黝黝的门口,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既然基调已经定下,接下来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