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生魂(1/2)

加入书签

  空气中有一种发霉的腐臭之味,似乎对这种味道习以为常的许麟依然面无表情,相反,李员外与那家人倒是显得极为难受。走进屋内,空间不是很大,四周只有一扇窗户透着光亮,所以有些许麟看着眼前并列的六具棺材,皱了皱眉头。

  这屋内的更重,明显超过了许麟的想象,这几年许麟随着血痕四处游走,虽然没见过几个修真人士,但是这乱坟岗子倒是去过几处,眼前的只有六具棺椁横卧,却能比拟这坟场的可见此鬼怨气之深,实属罕见。

  “道长可用我唤人前来开棺?”李员外这时有些忐忑的说道,此处实在不是他愿意呆的地方。

  许麟看了他一眼,随即伸处苍白手指,只见其上凝绕着一缕红光,随着许麟轻轻一挥,红光直接附在六具棺椁盖上,许麟轻喝一声:“开!”

  红光大亮的同时,直接向上飘开,六具棺椁盖也是飞了起来,并且伴随着钉子起开的声音,落在一旁。

  这时的李员外与那家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出现了惊骇的神其是那家人,他本就是个练气级别的修行者,如果换成是他,那是根本办不到的,此时看见许麟不过是十五六的年纪,已经有这样的修为,心中如何不惊?

  没有在意两人的想法,许麟走到六具棺椁旁边,一处处的仔细观察,越看越是心惊,只见六具尸首全身无伤,但是面部灰白的同时,都是双目向上圆睁,嘴大张口,面部扭曲,而且双手做爪状,这不仅仅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才能出现的表情,而是在被吓到的同时,人身上的神全被强行吸走时,极度痛苦挣扎才会出现的神态。再联想先前那小姐头上缠绕数量不多,但极为的黑气,可以断定,这绝不是一般生魂所能办到的。

  鬼道一脉,血痕给许麟介绍过,鬼者,人死灵魂不入轮回者既是。鬼者,偶有意外,或天灾而死者,不入轮回,而成其鬼,谓之生魂。生魂只是鬼中最低一级别,无强懂得些迷幻小术而已。其上有厉鬼,厉鬼者无是不含有莫大冤屈,不得伸,或死前有股怒气不能泄,既死不入轮回者成。此厉鬼,略懂五行之术,也懂幻化小术,既能迷人心智,又可上前厮杀,是为其上者。

  上述无论是生魂还是厉鬼都是小道,再二者之上还有凶煞,煞之形成,又有说道。

  煞之形成,必须有厉鬼形成之因,比如怒气不得而泄,莫大冤屈不能伸张,而死者,这是其一。其二,便是死之地,比如二地水横行之所腐烂不堪之湿地,任其一,皆可成。煞之威能,可白ri见人,可白ri施法,法术有五行,有幻化,更能凝气化形,端得狠辣。

  再者上为大煞,大煞因为懂得吞吐月之长久而成聚其形,已有神通,不是法术可比。

  大煞如果吸得月之又有奇遇,乃成王,号称鬼王,此中王者更是有行云布雨,移山倒海之能了。其人间已经是千年未见,除了北邙山外。

  所谓鬼帝者,此道中之王者,一令出万鬼朝拜,天地变物齐哭,究竟如何而成,只有传说。其说所成之地必有一龙脉所在,借助龙脉之气,凝成自身阳二合,帝成之。

  观此间六具尸首,许麟敢断定必定是厉鬼以上的凶物才有此威能,所以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惊吓李员外,心中的疑惑也越大,这个圆滚的中年胖子,话中必定有所隐瞒。

  看完尸首后,许麟手腕一翻,落在地上棺椁盖,忽然翻飞,重新落到棺材上,许麟转身看着脸sè苍白的李员外道:“小姐与这里的事情我都已经看完,待我禀报师傅后,看师傅怎样安排,员外便不必去了。”说完行了一礼转身便走。

  李员外还想说点感激的话,可是看着许麟已走,又瞅了瞅四周,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在家人的搀扶下,也赶快的离开了。

  “你是说李员外有所隐瞒了?”血痕道人有些懒洋洋的问道。

  许麟抬头对上血痕的目光:“徒弟仔细查看了那李员外的女儿以及六具尸首的情况,再联想师傅以往教授的鬼道一途的事情,可以断定事情必然有所蹊跷。

  “蹊跷是有,但是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有,或者绝对的无,都是相对而言,所以以后遇到事情不要马上便断定是与非,你明白么?”

  许麟知道这是血痕又在教授他一些所谓的道理,尽管心中有些不愿,还是装成恭顺的模样,道了声:“是。”

  “你也先下去吧,为师要为晚上做些准备,会会这厮,看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血痕随即道。

  许麟躬身一礼,缓身而起便往门外走去,看着自己这个绝对“恭敬”的徒弟,血痕嘴角微微翘起,果实还是很干涩呢,心中也越发的期待,它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