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剑意(1/2)

加入书签

  “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寒。”在望月峰的ri子里,许麟的生活有了一定的模式化,几乎可以说是三点一线。

  每ri清晨烧水做饭,送饭,洗涮食盒中的碗筷,然后便是忙里偷闲的修炼《道元根本气法》以及《灵犀亦剑真解》,对了,还要以天罡地煞之法祭炼冷玉剑,这样的生活是忙碌的,但是许麟过的很充实,也很踏实。

  有那么一刻,许麟似乎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心中各种yu望,有的只是简单的生活。可潜意识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许麟,生活的表面本就是一场虚幻,而现实里,有的只是实力,利益,权利,仇恨。

  每当听到自己内心中的那个声音时,许麟发现这才是自己要成为的人。正因为有了实力之后,才会有本事去计较利益;有了利益之后,才会有相对的权利;而有了权利之后,才会有仇恨一切的资本,所以许麟很确定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是好是坏,只有真正站在巅峰的那一刻起,放眼看去,世间一切尽在脚下,还有什么不能去踩的呢?

  有了目标,那就该有为之奋斗的努力,所以许麟对于修炼的执着,是旁人难以想像的。至少王大柱知道,这连霞峰上除了九师姐明如之后,又多了一位修炼猛人,许麟。

  要说这连霞峰上,许麟跑的最勤的地方,那就要属清虚真人所在的大殿了,而看到有天份,又肯上进的弟子,清虚道人的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对于许麟的指导也就格外的耐心。

  在清虚真人看来,许麟这个弟子极有灵xing,一点即通,这是清虚真人最为高兴的地方。因为对于一位导师而言,在教授的过程中,如果自己所讲解的东西,立即被听到的人消化掉,这是一个很快乐的过程,无论是许麟亦或是清虚真人,都陶醉在这个过程中的。

  勤奋刻苦,一心问道于剑的许麟,在不断的努力下,终于开始有了自己的剑意雏形,这不是在“黄”字门廊后所悟的剑息真意,而是《灵犀亦剑真解》的剑意。

  要领悟一种剑意,就要忘掉之前所感悟的剑息,就好像当你腹中的食物,只有消化掉以后,才会再次的感到饥饿一样的道理。每一位专修一剑的剑修,都是如此,在其身上只能真正存在一种剑意,而其它的只是单纯的模仿,有其表,无其内而已。

  但是修炼《灵犀亦剑真解》的许麟却不同于其他的剑修,这似乎是一门很奇妙的剑诀,之所以说它奇,就是奇在《灵犀亦剑真解》的剑意上。

  纯粹,是剑修追寻的至理,正是因为纯粹,而有了一剑破万法的神奇。任你有千般妙法,我只有一剑而破之,因为我相信我手中的剑,我相信只要剑在我手,便天下我有,这是一种心态,一种纯粹的心态。

  那么《灵犀亦剑真解》的纯粹呢?许麟曾经为这个问题苦思了很久,也找不到问题的答案。所以他一直不得其法,便入不了门道,也就领悟不了《灵犀亦剑真解》中的剑意,直到许麟实在憋不住跑去问了清虚真人之后,才明白了自己究竟是哪里想不明白。

  当ri,许麟夜晚悟剑,清晨去找的清虚真人,而清虚真人却让他晚上再来。当许麟夜晚来的时候,清虚真人不说一句话,而是带许麟来到了一处古井旁边。

  那是一口很大的井,成四方形,井中的水清澈而无鱼,放眼看去,水静如镜,一轮冷月映shè在水面上,清冷的光辉,闪烁着冷冷的光芒,倒映在许麟的眼中。

  来到这井水旁,清虚真人只是让许麟观月,不是天上的,而是这井中之月,如果想明白了为什么井中有月,那么这《灵犀亦剑真解》中的剑意,也就自然而明朗了。

  三天,许麟每ri除了做饭打杂之外的事情,便是如一颗小树一样静静的坐在井旁,看那一轮水中之月,清冷而悠远,想伸手去碰触,但每当手接触到那水静如镜的井水,表面上便会有一道道涟漪而起,这月也就不再了。

  剑意是要靠自己去悟才会真正的领略其中的要义,如果旁人告知你其中的真意,那么你未必就能真的领会,这似乎是一个很难解的问题,可悟剑就是这样,要不何来这个“悟”字呢?

  井中望月,月在井中,许麟在井上,可真正的月却在天上,许麟看得见却摸不着,这是何解呢?

  轻轻的将冷玉剑抽出剑鞘,冰冷的剑身上泛着冷冷的光辉,许麟看着,就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