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化剑(1/2)

加入书签

  飘忽声息中,有着森然的冷笑,那是夺人姓命的狰狞!

  但是那哈拓也的面对,是坦然自若的严阵以待,手中长矛一晃,三角铁头,带着一点寒光,如转逝流星一样直刺许麟眉宇之间。

  可是血雾本就无实体,虽然那哈拓也对着是,许麟两眼之间的方位,然而随着血影幽身一阵的疾驰旋转,仿佛是一个螺旋一样的扎了过来。

  眼见着许麟的身体,错开了角度,那哈拓也手中的长矛去势不变,却是改变了长矛的方向,随着手腕往下一压,长矛犹如一道长鞭一样的就顺势抽打在了许麟的身上。

  不好!许麟心里暗叫一声的同时,附着在长矛外围的劲风罡气,在许麟身化的血雾中,用力的一搅,身形顿时砰地一声,溃散四周的同时,那哈拓也并没有接着的跟进一步,而是静立原地,眼观四路,留意周围的气息流动。

  “很强劲的对手吧!”许麟的脑海里响起了画僧的声音,而许麟也从兴奋中清醒了过来。

  代价不可谓不大,虽然分散身形,并隐藏在周围的血雾之里,但是身体竟然一时间难以聚拢散落周围的血气,因为许麟知道,面对感应特别强的武者,只要气息中有少许的变化,无疑是在暴露自己的方位。

  所以许麟在静观其变的同时,心里快速的思量着要怎样应对眼前的那和拓也,和武者交手,许麟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如此直面的生死搏杀,还真的是头一回。

  缓慢的游移着自己的方位,许麟试着让自己身子的气息,去主动聚合那些散落在血雾四周的血息,又如同一个伺机而动的野兽一样,紧紧盯视着依旧原地不动的那哈拓也,

  血神劫指,可以通过自己侵入到他人身体内的血息,来遥控对方的血液流动,但是可恶的武者罡气,紧紧的附着在那哈拓也的身体外侧,已经完全隔绝了许麟所有的感应,但是隔绝并不等于不反应。

  因为对手的面容上,那逐渐隆起的部位,是有温润的红,而在那薄博的一层薄膜里,是滚疼的汁液,这就证明了,血息正在那哈拓也的体内不停的反应着。

  等待,不是许麟最好的选择,如果周旁再无他人的话,许麟则会极其有耐心的看着对方被自己的血息,逐渐的折磨而死,这个过程也许会很有趣,但是遗憾的是,这里是战场!

  血雾笼罩的范围很广,这样的突然变化,早已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包括正在与金人首领对战的明翰,以及站在城楼上的明如等人。

  单人一骑,忽然的从血雾中冲出,发了狂的哭嚎着,那痛苦的嘶鸣不仅仅来自坐骑的主人,还有其胯下的战马。可还没奔跑几步,一人一骑便是突然的栽倒在地上,战马浑身抽搐着,直到这名武者也连同着一起颤抖之后,却是再无声息。

  然而让人诧异的一幕,忽然的出现,不禁让明如的眉头皱起,就连刚刚躲避了金人首领的狠戾一击的明翰,其脸上也出现了疑惑之色。

  只见地面之上的战马与那名武者,浑身冒起了一阵阵白烟的同时,蒸腾而出的,却是一股红色的烟气,然后如有灵识的一样,竟然飞向了那片浓重的血雾之里,紧接着这血雾,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向外扩张一分。

  除去方才的一人一骑,接下来,便是接连不断冲出的武者,呐喊与嘶鸣一起响彻周围之际,和方才类似的一幕,又是再次发生。

  而直到这时,金国的统帅,眼中先是微微一惊,然后又是闪烁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寒光,心里不禁有些不敢相信的思量道:“武者骑兵完了?”

  好不容易将身体聚齐完整,虽然依然如雾气一样的隐藏在血雾之里,许麟盯视着面前这个站立不动的人,很难相信,这人的意志力居然如此的坚强。

  燃魂血息,如附骨之疽,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着那哈拓也的肉身,并且随着血息同化作用的相应产生,其身体里的燃魂血息在不断的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