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离去(1/2)

加入书签

  潮湿的黑色土地上,是一种单调的让人有些心烦的颜色。许麟目视着双膝之下的泥土,感受着阵阵的冰冷意味,那才是许麟原有的本色,潮湿中的冰冷,有着一股腐朽的气味。

  清虚真人头也不回的走了,连带着的还有许麟的原有的暖色,都已不再。

  周围的人很多,指指点点的人也很多,都是昆仑的同门,而在他们之中,有许麟认识的,也有从未见过的,不过许麟这个名字,他们都是知道的。

  “你们都知道许麟这个名字,可你们是否知道这个名字背后的故事?”

  许麟抬头,他看见了谁?

  一群陌生的人和陌生的面孔。

  原来,自己始终是一个人而已,这是许麟的心态,可是他忽略的,却是那些真正关心着他的人!

  至始至终,就是一个冷酷的卑劣者,是无法体会别人的关怀,许麟就是这么一个人!

  明如被明远拉扯着,她想要过去,去扶起那个无助的人,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所有的争取,都是无力的,于是她走了,被明远和王大柱拉扯着的走了。

  许麟还是一个人,跪在那里,感受着耳旁的轻风,发丝的柔软贴伏,空寂的心灵当中,是一种悬浮着的感觉,却没有悬多久,因为他不是一个无助的存在,因为他知道他一直要的是什么,那么别人的看法,那么所有人的同情。还是嘲讽,对于许麟来说。一切都不似那么重要了。

  骗子不需要怜悯,卑劣者的弱势,只是为了某种利益而特别展现给人们看,那么许麟就是这样的人,既然知道自己目的性,就一直装下去吧!

  下雨了,也不是雨,但是连绵细雨。轻洒雾中之时,确实是不能称之为雨,只是水分很足的空气里,有着潮湿的冰冷,在透过皮肤的时候,一股更冰的冷感,在不知何时起。却从自己的额头传入体内,于是许麟抬头。

  看见的是那美丽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最为亮丽的艳色。

  “真是狼狈啊!”若浵对着许麟眨了眨眼睛。而在她身后正走过的人当中,许麟看到了妖主,还有几个气势截然不同的人物。

  “是来送行的?”许麟的声音里有些沙哑。

  “既然都是同盟了,你们要走。怎能不来送送?”若浵的眼眸里全是兴趣盎然之色,因为她忽然发现这个新结实的朋友,原来是这样的有趣。

  前一些的时候,许麟还神态自若的与她坐在山谷外的坡道上,净说些没用的废话。那时候的许麟。悠游自在,甚至没将自己这个已经有了妖王实力的妖修放在眼中。而在此刻,他就跪在自己的面前。

  “看来在昆仑里,你不怎么受欢迎。”若浵打趣的说道。

  许麟脸上露出了颇为尴尬的颜色道:“我这辈子最悲催的几天,都被你看见了,也算是比较倒霉了。”

  这话说完的时候,许麟忽然发现一道目光,扫了自己一眼,那是眼角的余光,而许麟的面无表情,让对方立即收回了目光,但是许麟却在其中发现了不一样的味道。

  那是鄙视者固有的神态,来自妖主,十万大山的主人,一个许麟无法攀越的高峰。

  于是许麟认定这个人,是有资格嘲讽自己的。

  “有没有兴趣来玩个倒戈的游戏,十万大山这里可是能包容一切的?”若浵嘴角一笑道。

  许麟目视着妖主进了小木屋,然后才又重新打量着眼前的蛇女道:“你身上的气味真好闻。”

  若浵脸上的笑容一僵,这看似暧昧的话语中,却透露出太多的信息,不由得让其想到先前的一幕,那个所谓的绿色的。

  脸色一红,对着许麟的脑门子,就是狠狠的来了一下,若浵“哼”了一声的斜眼打量着许麟道:“死不悔改,你就不怕我吃了你?”

  脑海中突然回忆起白蛇渡劫中的一幕,那庞大的妖身,穿梭在劫云中的白光,凌然不惧的煞气中,透露出一股逆天而上的倔强。

  许麟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角:“倒是不错啊!”

  “啊?”若浵完全有些不明所以,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在想着什么,然后冷笑一声道:“这张美丽的面皮背后,可是狰狞的狠!”

  “我倒是觉着很美!”许麟的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坦荡的气息,但就是这种磊落的眼神,竟然让若浵一时间难以接受的愣在原地。

  自从有了灵智以来,白蛇妖身,就一直被若浵自己视为最为丑陋的存在,也是她内心深处的一个自卑的来源,尽管现在她已经化形成功,但是对于妖身,她还是从心底里抵触着的。

  “疯子!”若浵丢下这么一句话以后,抬脚便走,而许麟看着她的背影,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