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道途(1/2)

加入书签

  屋舍很近,天际的阳光,穿过层层的枝叶,斜斜的映照在那里,有光,是亮的。

  许麟的脸色很难看,在瞅向明远的时候,在看向明如的时候,许麟露出微微的苦笑,可心底却是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是对于自己过于拙劣的表现,还有先前的愚蠢,竟然将之前的一切都毁于一旦。

  怎么会这样?许麟不停的问着自己。

  脚步很沉,许麟甚至有些挪不动它,虽然它是自己肢体上的一部分,但是依然沉重无比。

  树林有沙沙的响声传出,许麟转头凝望着,心底居然还在回忆着先前发生的事情,恍如南柯一梦。

  推开屋舍的门,许麟收回颤抖的双手,并且凝视着屋中的景象,最先入眼的,竟然是透过窗纸的光,很暖。

  玄德老祖就盘坐在炕上,旁边有一个破铁炉,还冒着青烟,但这屋里居然很冷,在迈入门槛的那一刻,许麟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将屋门关上。

  玄德老祖睁开神光四溢的双眼,一股冷色让许麟心里一哆嗦的同时,自然而然的双膝下跪,竟然跪在了玄德老祖的面前。

  打量着许麟,体味着许麟周身的元气波动,玄德老祖不禁皱起了眉头。

  “剑者,持剑而立于世间,心有所依为剑,是一也,再也无它。”

  许麟不敢出声,心思却是快速的活跃着。

  沉默半晌,玄德老祖又发出一声叹息。然后再次注视着许麟道:“我与老赵相交百年,无数个年月里。自以为彼此知心,直到魔主再临之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不知他。”

  许麟抬头,泪眼朦胧,这是他此刻该做出的样子,因为玄德老祖提到了赵老头儿。

  “心魔成就人魔,人魔就再也不是人了!”

  玄德老祖这话说的许麟微微发怔。确是不知这老头儿在说什么,可再想想又有些恍然大悟,但是许麟的脸上依旧是茫然一片。

  “他传你剑术,是个约定,当年连霞峰上,我在他的屋舍之时,老赵对我说想收个弟子。算是给洗剑阁留下个香火,本以为是笑话之言,直到你出现的时候,才算是明白,当日之言,却不是虚言。”

  许麟重重的磕了个头。是为了玄德老祖的话,也是对赵老头儿,由心底所生出的敬意,这是真的,而不是做作而已。

  玄德老祖点点头。然后再看向许麟道:“但即使是如此,你依然是我昆仑门下。只不过身怀洗剑阁的传承而已。所以同门之义,师长之敬,门规训诫,还是有的。”

  这话说的许麟心里一阵无力,可并生的还有一阵窃喜之意,但是脸上依旧有着惶恐不知的神色。

  因为有一线生机。

  “先前你与明如比剑,心生杀意,歹念布脑,是为可杀!”玄德老祖的眼神渐渐转冷,而许麟却是发现了,原来这屋子里的温度,竟然是从这个老头儿身上发出的,相对比较之下,玄德老祖所说的话,更让许麟犹坠冰窟。

  “弟子知错了!”许麟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一次玄德老祖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许麟,在这种未知的沉默中,许麟越加的感到害怕恐惧的时候,玄德老祖缓缓的闭目,然后再次睁开双眼之时,许麟有些惶恐的说道:“弟子也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在和明如师姐比剑的刹那间,心底想着的,竟是取胜之道,并且还有……”

  许麟抬起头,然后哭丧着脸,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继续解释道:“好像是赵老儿的声音,在脑子里回响着。”

  玄德老祖嘴角一翘,然后又是冷笑一声道:“魔念,执念,心魔精进之法!”

  许麟睁大了眼睛,这嘴也半天没合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玄德老祖,这厮竟然也知道心魔精进之法?

  “那是什么?”许麟小声的问道,这个问题有些弱智,但是许麟必须问出来,因为他不能装作知道。

  “以执念侵蚀道心,继而改变心性,变得执拗不堪的同时,衍生魔念加身,并精进修为,是为心魔精进,却不知如饮鸩止渴而已。”

  许麟装出满脸惶恐的样子,看在玄德老祖的眼里,只是有着讽刺嗤笑而已。

  “过往的洗剑阁,这一式心法,是促进剑修精进的一个不变的法则,所以剑修者,多为执拗之人,仗剑天涯,也只为了寻求一个能与之比肩之人,来作为磨剑之石而已。”

  顿了顿,玄德老祖打量着许麟,然后继续道:“持剑者,不能久立于世间,是为天地不容,执着于一剑,便求天下第一,是为难比登天,但是如果能跨过那道门槛呢?”

  “但是洗剑阁却屹立于世间千年而不倒,这不也是一种道途?”许麟这时的话语又引起了玄德老祖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道:“但是它还是倒了,并且很彻底。”

  许麟无言以对。

  “可还是有人跨过了那道门槛,旷古绝今。”

  说到这里,玄德老祖不禁又是叹息一声,很是无力的,但是脸上还有着一股阴沉的意味在里面,而许麟不禁想到了一个人。

  “魔主!”玄德老祖无奈的笑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