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明如的眼泪(1/2)

加入书签

  大猿王目视上苍,看着那雷光无情的如同一把利剑一样,即将落于头顶之时,他仰天咆哮,捶胸而起,一股股毛发从全身生长出来,体态变高变大之际,吼声震天响。

  脸上更是扭曲变形,尤其在其下颚处,嘴角伸长,尖牙利齿遍布满口,更是锋芒毕露的闪烁着刺眼的寒芒。

  那是一只巨大的古猿,身高数丈不止,结实的肌肉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双臂捶胸犹如雷响战鼓,对天地叫战不休,是暴怒中的不羁与逆天而行的狂暴。

  大猿王的记忆有些模糊,他已然忘记了他最后一次化为真身时的情景,但是此刻他必须这样做,因为那雷罚之光,因为那愤怒的一剑,因为那个疯狂的女子,所以他必须这样做!

  化为真身,上古妖猿,大猿王便可无视一切,因为他的本能就是战!

  不休不止,无论何种结局收场,战他一场酣畅淋漓,才最为惬意。

  来吧,雷罚!

  双手举天,怒吼一声,双臂的爆发力,冲掌而出,一股黑色的妖力,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屏障,与那九天之雷落到了一处。

  轰然四响之际,飞沙走石,大猿王的双脚深陷脚下的土地之中,但其双目中的战意,依然滔滔不绝。又是愤然的一力,双脚狠狠地踏于地上,力量从腰腹之间上传于手臂之上,紧接着愤然一举之际,这黑色的屏障竟然将交织在其上面的雷光给弹开了。

  嘿嘿然的咧了咧嘴,大猿王的眸子里出现了一抹得意之色。

  即使这雷劫因为那个女子的突然转变,吾真人之境的妖身,即使是贼老天,你又能耐我何?

  冰花雷雪舞。是雪缠绕在雷光之力,在刚刚呈现出的时候,雷火化之,于是变成了水滴,轻落而下,却是滴在了大猿王的脸上。透过了黑色的妖力屏障,于是大猿王怔住了。

  那是水滴吗?大猿王怔怔的看着,那一滴滴透过黑色妖力屏障的水滴,就那么自然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雷火之中,还有雨露?

  他不明白,也想不明白。

  可这世间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

  古人曾说,冬雷可阵阵,夏亦有雪,天地有合。山也无棱,只是不能与君别。然而明如的诀别,是那么的凄然,与许麟,与明远,即使在下了必死的决心之下,最为关心的两个人,还是因她而亡。明如不能原谅自己,更不能原谅这无情的天。还有这个看不懂雨露为何轻落的大猿王。

  即使是妖力屏障,雨露亦可透得,因为那是真情,因为那是出自本心,因为人间亦有真情在,天可无情。却能被情字所感化。

  大猿王不明白,明如也不明白,而她的不懂是事实的无常,即便在此刻,她的人已不再。但是那真情还在,她的怨念也还在。

  雷光中,冰莲碎落点点,终于因为明如的离去而离去,却在为她的怨念而做着最后的努力。

  雨,微凉,落势缓慢,一滴一滴的,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上,在雷光缠绕的天空上,雨又在下了。

  那是明如的泪,不甘的泪。

  王大柱哭了,嚎头大哭,躺在地上的他,满脸的泥土,伸出手来,想举向天空,想要抓住他们的身影,却早已灰飞烟灭。王大柱知道,他们不在了,所以他哭泣,为了他们,为了他们而放声大哭。

  撕心裂肺的哭着。

  大猿王听不见王大柱的哭声,此时的他满心的疑惑,抬头看天,看着那雷势不断汇集的天空,但在这雷光即将而下的时候,这雨的轻落,到底是为了什么?

  恍然间,大猿王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突然发现,由妖气汇集而成的黑色屏障,不知在什么时候,竟然有了细小的孔洞,而那雨露,就是透过那些穿孔而过,滴了下来。

  是方才与惊天雷劫撞击造成的?

  大猿王想不明白,可在恍然间,他的神念一动之际,突然回头,看向了一个角落,那个气息极为微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