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妖身(1/2)

加入书签

  ;

  凝息成线,纤细到了一定的极致,在妖修手中的那柄残破的剑尖处,迸而出的时候,许麟的瞳孔微缩,这还是剑息化雾的路子吗?

  妖修使剑的方式,与许麟是截然相同的,都是走化雾的方式,然而妖修此时的这一剑,却让许麟的胸口有些快要窒息了的感觉。那是将剑意中的所有杀气,道力,巧妙的融入到一起,这还不说,最为可怕的是,妖修已将这一剑催的到了极致。

  应声而破,许麟以《灵犀亦剑真解》的两式剑意神通所成的这一剑,就好像一块豆腐落在了筷子上一样,穿了!

  无话可说!

  但是却不能束手待毙,就算这妖怪使剑的方式已经出了自己的估算,许麟必须全力拼杀,因为战下去,就有生的希望,反之,则是毫无悬念的绝望!

  那就没有了顾及!

  许麟的眼睛变红了,身体由实转虚,飘忽的如同鬼魅一般,而手里的剑,在一股青芒爆裂而出的时候,如同九幽的气息,瞬间便周围的一切为之冻结。

  妖修歪了歪自己的脑袋,有些诧异看着许麟的突然转变,忽然之间,他笑了,然后又是点点头道:“这还有点意思!”

  再无保留,许麟凝力全身的道元,于剑上,剑身的颤鸣之音徐徐而出之际,神识锁定在依然站在原地的妖修,许麟奋力的一剑斩出。

  迸裂而出的剑息,在瞬间凝现的时候,转眼之间忽然的又是消失不见,而妖修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中精芒一闪,身形忽然后撤,并且将手中的铁剑,在身前画了一个圈,于是一道无形之气便将其周身包裹。

  但还没等这道气息将妖修整个身体裹住的时候,突然而现的剑息,已经劈斩在了妖修的周身之上,这是许麟用了半吊子的虚空藏剑术才有的效果。

  一阵气息相交的响声,就好像炽烈的火焰与寒气直冒的寒冰相撞在了一起一般,一阵阵蒸腾的气息随之而出的时候,妖修手中的铁剑刚要再动之际,许麟突然喝道:“血灵!”

  一声尖利刺耳的蛇嘶之音,在响彻四周之际,一条狰狞的血色大蟒豁然出现,粗大的蟒身,就此紧紧的缠绕在妖修身体外围的剑息之上。

  可当妖修想要将这一剑,完整的挥出之时,脸上居然出现了愣然的神情,因为他忽然的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

  不止是视线一阵模糊,耳鸣之音更是不绝于耳,是蛇嘶?妖修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可这时,那缠绕在剑息外围的血蟒身体,忽然冒出一阵阵白烟,妖修更是现,护持着自己的外围剑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缩小着。

  这蟒蛇的全身,竟然在腐蚀着自己的护体剑息?

  脸上还是面无表情,没有惊愣与骇然失色,许麟紧紧盯视着妖修的脸上表情,心念催促着血蟒的同时,左手已然摸到了自己的储物锦囊,在光芒一闪的时候,手中忽然出现了一面古铜色的精致小镜。

  但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生了。

  妖修竟然突然的将气息一收,接着又是散掉了周身所有的道力,一下子撤掉了护持在外围的剑息圆圈,妖修此时就如同一个裸的大姑娘一样,裸露在血蟒的蛇口之下。

  许麟眉头一挑:“这是在找死?”

  但是紧接着,许麟脸上的神色不由得一呆,竟然有人可以将时机拿捏的这样准确。只见在妖修将身体的防御撤掉的一刹那间,周身突然的,由内而外的,又爆出好似奔腾的潮水一般的道力元气,将那已然快要临近的血蟒给震飞了!

  剑鸣崩音与血蟒的融合,本以为可以成为一道点睛之笔,却没曾想到就这么轻易的被妖修给破去了!

  许麟脑海里回想着妖修方才的作为,一收,是吸力,那么再次喷,便是爆射?

  用的是一股弹力,就能将自己酝酿已久的杀招给破解了?

  其实许麟不知道的,融合固然没错,以血蟒的蛇嘶之音,吐出剑鸣崩音的神通固然是好,可他这剑鸣崩音才刚刚炼成,根本就没什么火候可言,面对步虚级别妖修,这做的已经是很不错了。

  血蟒被弹飞,但是在许麟的操控下,只是在半空中翻了个滚,并借助着蛇尾的力量,又重现的奔向了妖修。

  手中的铁剑,随着妖修的修为恢复,开始铮铮而颤,对着血蟒又是一剑斩出,还是那纤细至极的剑息,凌厉如芒,根本就不给血蟒躲避的时间。

  于是不出意外的,当这剑息在穿透血蟒周身的时候,已经断成两截的蟒身,却依然疾驰而下,对准的,依然是挥剑斩杀的妖修。

  “剑意化形?”这次轮到妖修惊讶了 。

  以方才与许麟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