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疑心(1/2)

加入书签

  ;

  血痕道人走了,留下了只剩下满腔怨念的许麟,更是留下了血魔的赫赫凶名

  正魔交战,围杀血魔,阻挡魔主!哪一件做成了?

  是痛彻心扉的痛!许麟怨恨着这里的一切,无能之辈,都是无能之辈!

  靠人不如靠己,只有自己,许麟忽然的站起身来,目光依然瞅着血魔消失的方向,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的他,再看向周围的修士之时,眸子里的色彩,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了

  一把锋利的宝剑,若是被一个庸才得到,只能让宝剑蒙尘,甚至还不如一把菜刀好用,可若是自己所得,就比如今天

  周围的一切,这些人,这些修士,他们就是用剑,而许麟必须成为使剑之人!

  对于血魔,对于他的强大的修为,这一刻的许麟在心里忽然有了改观,他突然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强大,真的不只是修为而已,关键还是在于心!

  这世间最为凶险恶毒的利器,不是锋芒毕露的宝剑,也不是劈山斩岳的宝刀,是什么?

  人心!

  人心之恶毒,是在落井下石,是在背后捅刀子,是在恶语中伤,是在居心叵测后的一击致命,那才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武器!

  许麟看着那正在被围攻的两具鬼面行尸,看着它们此时的垂死挣扎,又瞅了瞅那战的酣畅淋漓的几位真人境界的大高手,这就是人心能用在的地方,合适的时机下,许麟面前的这些人,也许就会成为血痕道人最为惧怕的武器

  比如今天,即使许麟仅仅是一个还丹之境的修行者,可血痕道人却险些栽在自己的手里,如是清羽和清茗两位真人,再强大一些的话……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就在这时,忽然的轻轻拍在了许麟的肩膀上,而后许麟一怔的回头,却发现不知何时,清茗真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连忙转身行礼的许麟,却是在仔细的观察着清茗真人的脸色

  “师叔!”

  “嗯!”了一声,清茗真人打量着许麟,眼前的这个望月峰最小的弟子,也是师兄极为看重的年轻一代,今天却是给了清茗真人一个很大的意外

  胆略过人,即使是在面对如血魔那般强者,也没有胆怯退缩,反而冷静的让人有些诧异,这是寻常的年轻修士所能具备的吗?

  但是,这明鈊在面对血魔之时,未免有点……

  想到此处,清茗真人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就是觉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是第一次见,在与血魔的对战中,从血魔看向许麟的目光,至少有一点清茗真人可以确认,这血魔似乎不认得许麟,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根本没将其放在眼中,所以才能让许麟的那一剑得逞

  可什么地方不对呢?

  “今天多亏了你!”清茗这句话说的很平淡,尽管在她的心里有很多的疑虑,可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听在许麟的耳朵里,却又是另一番的滋味,生性多疑的许麟,对于面前曾指点过自己,并对自己护持有加的师叔,已然生了警惕之心

  “弟子也是侥幸而已,如是血魔不是那么看轻弟子,想必也不会这么赶巧了”许麟的面孔上是一副笑嘻嘻的涅,而这话却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原因就在于,有些事情,你越伪装,越是惹人生疑,何不来的干脆点,有时候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清茗真人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动容也是许麟方才说话的方式起了作用,让清茗真人的思维认知忽然有了些改观,可这心中的怀疑心态,一时间还是无法扭转

  “你早就算计好了?”

  许麟讪讪一笑道:“也不是算计好了,只是赌了一把而已”

  清茗真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许麟,因为在她看来,以当时的紧迫状况,许麟竟然能心生算计,而且还是在算计一个天下间最为顶尖的妖魔,就冲这份胆气,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但最为可怕的是,他成功了,一个还丹修士,居然成功算计了一名真人之境的妖魔

  这份心机,这份胆气,清茗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昆仑的年轻一代弟子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许麟一样

  回想当时的画面,伤员聚集的所在,正门的那些受了伤的弟子,也包括昆仑的门人,只有他许麟站了出来,如果是毅然决然的不顾一切,当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