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菜板上的肉(1/2)

加入书签

  ;

  “剑修的峥嵘岁月,不是你这区区小儿能想到的光景!”老头儿有些浑浊的目光中,忽然露出了一丝向往之情。

  随即将目光落在了许麟的身上,老头儿有些阴沉的嘿嘿一笑:“或许,你也是个希望!”

  许麟实在有些搞不懂这老家伙到底想要说什么,可老头儿却继续道:“剑走偏锋,也许能成,一项专攻,这不也符合剑修的意境吗?”

  自嘲一笑,老头儿看向许麟的目光越加的让人忐忑难安,渀佛一个贪婪的饿狼,终于找到了他一直渴求的肉食一般。

  “从今以后,每天下午,你要舀出两个时辰来,到我这里练剑!”这话说的森严,不容许任何的反抗,即使许麟想抗争一下,确实也没那个胆。

  就在许麟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头儿忽然冷笑一声道:“天下间,有多少人就是跪在我面前,老朽也懒得瞅一眼,而今你有了这样的机会,倒是舀捏起来了!”

  许麟连忙摆手道:“晚辈怎敢,只是……”

  老头儿冷哼一声,好久没再言语,甚至已经闭上了那细小的眼睛,对着许麟一挥手,并有着不耐烦的语气道:“滚!”

  许麟连忙拱手,然后一低头:“多谢前辈。”可就在许麟刚要跨出门槛之际,却听这找老头儿忽然嘟囔了一声:“要想将《血神子》与《灵犀亦剑真解》真正的融合起来,就凭你这乳臭未干,胎毛未退的娃娃也能做得?”

  许麟这身子顿时就僵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在心里,那更是掀起的滔天海浪,一浪高过一浪的猛击在许麟的胸口,汗水在不知觉间,早已打透了衣衫。

  一股无形的杀意在许麟心底刚刚萌生的时候,依然坐在火炕上的老头儿,用斜眼打量了许麟一眼,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冷冽的笑容道:“就凭你?”

  这句话渀佛是寒冬腊月的冰水一样,从头到脚的淋了许麟一身。

  确实,凭现在的自己?

  许麟低着头,目光瞅在自己已然迈出的右脚上,然后狠戾的一笑,接着便缓慢的将脚收了回来,并转过身来的时候,再抬头,许麟的脸上,尽是言不由衷的善意笑容。

  “晚辈岂敢!”

  “你不是不敢,只是还没到那个实力而已。”

  老头儿话里话外的讽刺,让许麟浑身难受,一腔热血几乎要沸腾了起来,但是被许麟给强行的压制住。

  “可我却喜欢!”老头儿细小的眸子里突然射出一道精光,能使日月为之黯然的目光里,甚至有了一丝狂热的意味在里面。

  “苦守在昆仑山上,这么些年,我一直在想着,为什么当初那个人能够做到如此的地步,又为何,即使到了现在的年月,他还能如此的猖獗?”

  许麟知道赵老头儿在说谁,魔主无疑!

  “霸气!“老头儿语气一重的同时,又是接了一声:“狠劲儿!”

  许麟沉默的看着赵老头儿,看着他此时表现出的真性情,在许麟的心里,竟然对这几句话尤为的赞同!

  “运道这东西,本就不是个东西,天下间,又有哪个人敢说自己的运气冲天?”说到这里,赵老头儿的目光已然全是嘲讽之色,只听他接着说道:“那些个大侠,那些个能成就盖世武功的人物,那些个心存正义的英雄,是有运道的,这样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太少!”

  将目光移到许麟的身上,赵老头儿上下打量一番许麟之后,眉头一挑道:“老朽自认阅人无数,要论运道,你沾点边,却又没有全占,而之所以你能活到今时今日,只因为你的狠劲儿,更因为你偶尔的灵光一现。”

  前者许麟当然明白,残忍本就是他的本性,可这灵光一现是个什么东西?

  似乎看出了许麟的疑惑,赵老头儿不无感叹的解释道:“人生于天地,有的人愚钝之极,有的人自命不凡,还有一种人却能清楚的认知自己的不足,并在一瞬间寻求解决之道。”

  许麟好像有些明白了,可赵老头儿接着说道:“天资,何为天资,那本就是天地之初的一抹灵光乍现!”

  看着许麟,赵老头儿不再言语了,脸上的表情,恍然间,变得极为痛苦,然后在扭曲中,赵老头儿自顾自的低语几声,许麟却没有听清楚,而当赵老头儿将目光重新落在许麟身上的时候,却是一笑。

  这一笑,让许麟浑身冰寒,那绝对不是善意!

  恶意呢?当然有,可不全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