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道元根本气法(1/2)

加入书签

  “绝对不行!”柳氏盯视着正在自己面前哭泣的陈婉茹,斩钉截铁的呵斥道。

  “这次你娘的看法是对的!”清玄真人站在柳氏的身后,义正言辞的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若是他只是一心一意的为你,娘立马可以为你做主,可他犹犹豫豫的,分明心里有着别人,你还这样的死心塌地,你不是傻吗?”

  “你们不明白!”陈婉茹撕心裂肺的哭泣着,却被柳氏立即打断道:“有些事情,你现在不理解,等到将来的时候,你会明白为娘的苦衷。”

  说着头也不回的,拉着清玄真人就是走出门外,并将房门关好,转头瞪了一眼清玄真人道:“今日起,不准她再私自下山!”

  望月峰上,许麟这时正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他刚刚入门时的情景,至于王大柱,想起这位师兄,许麟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自那日,王大柱将所谓的“秘闻”告知自己以后,他和许麟的身份就彻底的颠倒了过来,思过崖上现在闭门练剑的,已经变成了王大柱,而许麟则恢复了自由之身。

  最为好笑的是,清虚真人这次似乎是动了真怒,只允许王大柱在思过崖的洞府之内静心打坐,至于外面,那是一步也不允许踏出的。

  为此,清虚真人还特意从闭关中出来,在王大柱一声声忏悔的惨嚎声中,在洞口外面做了个封印。许麟有些怵目惊心的看着一脸怒容的清虚真人,而一众弟子,则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别说替王大柱求情了,那绝对找死的行为。

  恢复自由后的许麟,这日程上也就重新有了安排,除了每日做早晚饭之外,还有就是要到明如师姐的桃花园练剑,但是这一日,在将各位师兄的饭食做好之后,许麟却是跟明如请了假,因为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藏经阁,三个金黄的大字,映入了许麟的眼帘之中。推门而入,没有任何的结界或者符阵的阻挡,许麟小心的将门关上,这一处是望月峰放置典籍剑诀的地方,当然也包括一些基本的入门道法。

  看似不大的藏经阁之中,却是摆放了密密麻麻的让人有些眼花缭乱的典籍秘藏,许麟转头看到对面的墙上,却是有着一份目录刻画在那里。

  从上到下的将目录大致看了一遍,许麟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想到找的东西,然后将两本秘籍从书架上拿出来,许麟坐到地上便迫不及待的翻阅起来。

  第一本书,是写有《道元根本气法》的书籍,许麟将典籍从前至后的大致翻阅了一遍,发现这跟陈婉茹给自己的那本似乎有着不一样的地方,最为本质的区别,就是道元的阐述和形成。

  但是将思维反转,许麟又释然的一笑,修剑与符道阵法怎能一样?

  所以在许麟手中的这本《道元根本气法》是主要描述,作为一名剑修,该怎样凝聚自己的剑息道远之力的,至于陈婉茹给自己的那一本,则是讲述符法阵道要怎么入门的。

  两本典籍虽然本质上有所区别,但究其根本,却都有一句,凝天地之精,行于体,汇于元的话。而在最后,却是教给修士如何将自己的身体,修炼成能够承载这天地元气的法子,两本书虽然有些出入,但是大体上是一样的。

  那么是不是这《道元根本气法》有四本呢?

  昆仑四峰,各自一本?许麟皱了皱眉头,之所以如此看重这本昆仑最为简单的入门法典,原因就在于《血神子》和《灵犀亦剑真解》的融合上。

  因为每一次许麟试着将两种功法融为一体的时候,都会切实的感受到,承载这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元气,就是《道元根本气法》这本秘籍。所以许麟必须研究明白,这也是在许麟下山之后发现的,当时就有打算在回山以后,必要了解个透彻清楚,可今日,许麟又有些糊涂了。

  沉思一阵以后,许麟将手中的《道元根本气法》放下,反而拿起另一本秘籍,上面写有《炼器初解》四个大字,无奈的叹息一声,许麟便一头扎进了字海当中,并埋头苦读起来。

  当黄昏的阳光,斜斜的透过纸窗射入到许麟近旁的时候,抬起头来,许麟有些郁闷的看着窗外,合上手里的书,将两本典籍放到原来的位置,许麟便急匆匆的奔向了厨房。

  挥舞大勺,舞起菜刀,许麟顿觉一股舒适之感弥漫全身,看《炼器初解》时的抑郁立即一扫而光,许麟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果然没有炼器的天赋,什么阳气午时最佳,什么控火驭火之术,什么材质阴寒属性的,让许麟看得眼花缭乱,只有现在,许麟才觉着舒服了很多。

  将众位师兄的饭食送过去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