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入山(1/2)

加入书签

  目光所及,一片苍茫,雪线连天际,峻岭屹立之处,犹如天之尽头的擎天巨柱。云雾如白sè的巨龙一样,盘旋在山腰处,群山连绵起伏,雪峰突兀林立,一片的波澜壮阔,这就是昆仑,这就是道门之首的所在之处,确实如这世间的顶梁巨柱。

  许麟心中感慨,这昆仑山带给自己的震撼,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自然敬畏,然而当真正的来到昆仑脚下,许麟这才真正的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在这昆仑面前,何敢言其自身?

  驾轻熟路,由陈婉茹在前一路引领,经过一片空无的大地,许麟忽然发现这里的天地是这样的宽广无际,而那远处的高山,正如一位绝世巨人一样,似乎在俯瞰苍穹一样的看着这世间的一切。

  踏上青山,路过清泉,看着两旁的峭壁悬崖,一路上各种许麟从未见过的珍奇景象,一幕幕的充实着眼帘,心中有的只能是赞叹,如此仙灵之地,能有昆仑这样道门宗派,也不足为奇了。

  不知何时,陈婉茹忽然捡起一根细长的树枝,轻轻的摇曳在身前两旁,而枝条在挥洒间,周围雾气聚合离散,有条有理,好似那雨雾受了咒法驱使一般,真是神奇。

  路途险峻,可跟在陈婉茹的身后,一路走来,却是轻巧快捷,丝毫不因路途险峻有所延误。心中有些疑惑的许麟,仔细观察前方陈婉茹的脚下,忽然发现,每每在那手中枝条挥舞的时候,便有一条隐匿小路出现在脚下,而顺着这条路径的人,如履平地,没有任何的阻拦,那么,关键便在那枝条的挥舞上。再细细观察,许麟忽然发现,枝条的舞动间,如有韵律时差,无论是上还是下,左还是右,节奏似乎配合着陈婉茹脚下的步伐,而那周围的雨雾,更如一层层白纱幕帘一样层层的打开,这便是奥妙所在了。

  许麟轻轻的点了点头,脑海里也是回忆起血痕道人曾对自己说的,每个宗门大派都有着自己的护宗大阵,此时走在陈婉茹的身后,不觉得怎样,但是如果孤身一人,并且无人引领的情况下,这昆仑山怕是要像一座巨大的迷宫一样,将自己彻底的吞噬在山中,而寻不得出路。

  忽然想起一句诗句的许麟,这时心有感慨,当初在书院的时候,先生每念此句,自己如街旁呆愣的阿瓜一样,不知其意,此时想来,用在此处却最为恰当,不由得轻念出声道:“峰外多峰峰不存,岭外有岭岭难寻。”

  “确实是好词句,用此词来形容这昆仑山,再适合不过。”清玄真人这时听到而赞许道。

  许麟本想谦虚一下,却又听清黎道人紧接说道:“听这词句,你似乎有感而发,可看出什么玄妙之处?”

  这是考量?许麟暗暗猜想,心中把先前所看所感,再回想一遍,觉得没有什么偏差,便是回道:“昆仑山中,应有一座大阵,就好比军中行军的奇门阵法一样,看似一处生还之地,却也只是个死绝之门,而门在哪里呢?”许麟将手一指前方的陈婉茹道:“手中的枝条如有韵律规则而动,脚下便有路而走,雾雨自散,路途自显,但其中的真正道理,只因小生对于道法一途,始终是个门外汉,实在是看不清楚,所以也只能悟到这里而已。”

  清黎与清玄真人对视一眼,眼中均有意外之其是清黎真人,缓缓的点了点头之后,心中想法最多,看此子眸子中的轻灵亮光,越加存有了爱惜的心思。

  而这时,前方正一直前行陈婉茹,忽然停下了脚步,扬起左手,轻轻的擦拭额头上的汗水,闭目养神,似乎极为劳累,又好像在恢复气力,许麟不由得装作担心的模样,要上前问候一声,却被身旁的清玄道人一把抓住道:“无须担心,只是气力将尽,恢复一下便好,何况吃了本门的养气丹药,她这身子一路上已经完全恢复了,完全应付的来。”

  许麟点头答应,心中也是清楚,在血魔荼毒的四人当中,数陈婉茹所受伤害最浅,这也和她是四人中修为最低的缘故,所以清玄所说,也是属实,许麟也就静下心来,静静看着前面的陈婉茹,等待其恢复气力。

  不过在许麟身后的黑毛驴,似乎有些不愿意,自从来到这昆仑山以后,这毛驴竟然很意外的安静下来,刚才行进的路途上,也是不发一声,这时也不知是饿的还是有些疲惫,扬起那张长长的驴脸,就是嚎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