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画卷(1/2)

加入书签

  “办案?”王大柱有些发蒙。

  而这时不待许麟回话的时候,圆通和尚忽然驻足一幅画卷之前,双目射出两点金光出来,在黑暗中尤为显眼。

  许麟与王大柱同时回头看他,见这大和尚神通突发,也不由得看向那墙壁上的画卷。

  “一沙一世界啊!”圆通和尚这话说出的时候,许麟眉头皱的更紧,因为在他的感应中,这只是一幅画,一幅普通再普通不过的画而已。

  “大和尚发什么神经?”王大柱有些不满的嘟哝一声,随后走到圆通和尚的背后,伸手就要摘那幅画,却被圆通和尚伸手拦住道:“摘不得!”

  王大柱眉头一挑,圆通和尚双目中的金光这时也黯淡下来,重新恢复到先前的样子,转过头来:“佛宗圣品,不可玷污!”

  许麟看向这幅画,画中有山有水,墨迹尤新,淡淡几笔却能描绘出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水之景,不由得赞了一声道:“该是出自大家之手,大和尚识得此画?”

  “当年万佛宗有一画僧,以山水为情,再以心意佛法寄情其上,能画出一宝。”

  王大柱有些惊愣的看着圆通和尚,然后又瞅了瞅墙壁上的画卷,嗤笑一声道:“法宝凝练,不单单是千锤百炼,更是要以灵物为根,再以道法凝聚其上,方可得之,你说那万佛宗的和尚,一画就能画出个法宝来?你真当我们哥俩是傻二?”

  圆通念了一句佛号,抬眼再看墙壁上的山水画,脸上荡漾出一抹笑容:“这山好,这水好,却也是有着善恶的,就如当年的画僧一样,善恶在心间,一面呈现为善,一面再显的时候,就是凶厉狰狞了!”

  许麟抬眼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幅画,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初始之时,还是什么也没感应到,但是看的久了,许麟的神情突然的为之一怔。

  只见画卷中波澜起伏的大山中间,有一道清泉,好似一条盘山大蟒一般,卧伏在山脉上,而在清泉的最高处,有一颗苍翠的青松,但是问题也就在这颗大的出奇的青松之上。

  那是眼眸?许麟仔细的端量着,注视了许久,则越加的清晰了起来,那就是一对儿眼睛,躲在青松的枝枝蔓蔓的树叶之间,窥视的目光,是这样的真实,就仿佛黑暗中一对儿索命的眸子一样,在狠狠的盯视着你。

  许麟心中一凛的同时,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狠戾的目光之上。

  贪婪,狰狞,狠戾,许麟几乎想了心中所有能想到的词汇来形容这对儿暗中窥视的眼睛,却不足以说出,那目光中给人的感觉。

  “大和尚你说那画僧可成就了佛子之身?”

  面对许麟的质问,圆通和尚微微叹息一声道:“这画僧是一个天才,佛性自然,生活在俗世之时,已是名动天下的一名画师,然入了佛门之后,画作的功夫更上一层楼,可谓百年罕见。”

  “回答我的问题!”许麟有些不耐道。

  圆通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之后道:“如此高的悟性与天分,不知何故,这画师却没有成就佛子之身,最让人惊奇的是,他消失了!”

  许麟转头看向圆通:“消失了?”

  “嗯!”了一声,圆通和尚又继续道:“金轮法寺可谓是继承了万佛寺的衣钵,对于寺中僧人的记载,大多都有文献,但是这画僧当年在万佛寺可谓是名动一时,但却不知何故,只有前半生的记载,至于后面如何,却是短缺了章时,没有了!”

  许麟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然后又注视着墙壁上的画卷道:“大和尚是怎么看出这画卷是出自画师之手的?”

  圆通和尚一笑道:“贫僧能说自己也是对佛性有浑然天成的领悟吗?”

  “呸!”了一声,王大柱有些嗤之以鼻的说道:“我就看你那脑袋圆的是浑然天成,像个大西瓜!”

  圆通和尚不生气反而笑了笑道:“佛法自知,佛法皆通,如海纳百川,本就是水,为何不能融为一体?画中有佛意,贫僧自然识得。”

  许麟点了点头,继续看着画面中的那对儿眼睛,顺手一指道:“那画中所画,又是何人?”

  “谁?”王大柱惊疑了一声,然后抬眼看向墙壁上的画卷,顺着许麟所指的方向,仔细看了半天,才“妈呀”一声的后退一步道:“这画活了!”

  许麟与圆通和尚这时各退一步,只见随着王大柱这一声喊叫刚刚结束的时候,画卷的颜色忽然有了变化。

  原本是黑白分明的画卷之上,特别是那颗青松的颜色,竟然在其它的颜色渐渐淡去的时候,它的色泽却是浓重了起来。

  一阵冷风吹来,王大柱包括许麟在内,都不自然的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