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享受(1/2)

加入书签

  血息透体而入,许麟咧嘴笑了,清楚的感受到,浑身的血息已经侵入到明执的血液之中,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舒畅!

  然而明执呢?

  恐惧的想要回头张望,可是他转的了么?

  冰冷的感觉,从里到外,明执觉的很冷,冷的他浑身直打寒颤,可是除了冷之外,他又觉着自己的身体发烫,但是仿佛是被火焰燃烧的身体,为什么又会发冷呢?

  明执想要动一动,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一直驱使着他不断的尝试着,但哪怕是一根手指,明执都觉着难以控制,这让他很是抓狂。

  许麟微笑着,笑容中透露着残忍的意味,一个还丹,一个受了重伤的还丹啊!

  抬眼瞅了一眼,四周的火光在青灯被毁之后,好像是被截断了的流水一样,终于在缓慢的干涸之际,这甬道内还是光火通明的。

  只有王天宇最后激发全身,甚至不惜燃烧自己的幽火,已经开始散落并散于四周。

  一阵红,那是明执的光火,一阵蓝,那是王天宇的幽火,两相辉映间,煞是好看。

  一剑入体,却是从丹田而入,金色耀眼的光芒已经掩盖了血液喷涌而出的红色,这让许麟很不高兴的看像陈婉茹。

  “放下你的剑!”

  陈婉茹不说话,沉默中透露出一股冷酷的意味,这剑还在深入明执的身体之际,明执的脸上已经满是恐惧与求饶的神色,但是陈婉茹看着的却是许麟。

  “他是还丹修为,即使你有千般办法,你还是个灵动,现在你能制住他,并不代表几息的时间之后,你还能这样的轻松自在。”

  许麟笑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然而侧头向前,却是与明执几乎是脸贴着脸,而许麟整个人已经从后面抱住明执,有些阴森的说道:“是了,我几乎忘了,明执师兄的修为可高我一大截呢!”

  说着许麟猛地往后一站,然后在明执怨毒的看向陈婉茹的时候,许麟双手化为一道道残影,在明执的背后连连打击,每一次打在明执身上的时候,都有一道血光闪现,足足的打了三十六下,然后许麟悠闲的走到明执的正面。

  “封住了你的经脉,即使师兄是还丹修为,想要破禁而出,想必也要不少时间的,但这些时间对师弟我来说,却是够用了。”

  这句话一说完,许麟拉住陈婉茹的手然后向后一拉之时,刺入在明执腹部的金色剑芒猛然爆散开来,最后化为一把小小的剑符,重新落入到陈婉茹的手中,许麟羡慕的看了一眼那金色的小剑,随即又将目光移到明执的身上。

  那眼神是贪婪的,那神情是饥渴的,就好像一条许久不曾吃过肉食的狼狗一样,目光灼灼的盯视在明执的脸上。

  伸出手来,许麟摸到了明执的腹部,那一道剑伤极为的平整,却没有一丝鲜血溢出,许麟赞叹着,抚摸着,直到明执脸上恐惧之色越来越浓郁的时候,许麟忽然转身对着陈婉茹说道:“方才的一路上,你杀过人么?”

  明执的瞳孔微缩的一瞬间,陈婉茹却皱起了眉头,然而许麟再看向明执的时候,点了点头并喃喃的说道:“那么最后的一剑留给你吧!”

  稍稍用力,不管身后的陈婉茹是如何的表情,许麟现在完全处在忘我的状态下。

  杀人,是一种愉悦,杀人,是一种爽利,那么就开始享受这个过程吧!

  无为小和尚,许麟忽然想起这个人,因为那是第一个被许麟开膛破肚的人。

  人体是最为奇妙的构造,每一个部位都有着它的功能,许麟至今还记得无为身体里的构造。

  真想再看一眼啊!

  许麟抿着嘴,眼眸中满是兴奋的神色,然后在陈婉茹异常震惊的神情中,许麟双手用力,缓缓的将明执腹部剑伤外部的皮肉给向上拉扯着,但让人惊讶的是,还是没有一点鲜血流出,因为许麟在控制着。

  《血神子》中的血神劫指,可以控制对方的血液流动,许麟正是利用这一神通,而抑制住了明执体内的血液,这倒是一个开膛破肚之时,最好用的神通啊!

  明执快要崩溃了,因为他能清楚的看到,许麟正一点点的拉扯着自己的皮肉,而露出里面的肠子,那种钻心的疼痛一的直冲大脑,可明执却不能昏过去,因为他发现连这个权利仿佛也是被许麟给剥夺了。

  那是一张

章节目录